搜索
 找回密码
 新兽注册
发新帖 回复

陆荒瑾发布过的帖子

收起左侧
发新帖

羽龙

时间:2017-4-28 22:14 4 453 | 复制链接 |
作品信息

侵权投诉 本站规则 联系站长

作品类型: 其它创作 » 小说

创作类型: 写作类

种类: 龙类 » 龙(综合/其它)

内容: 幻想 

风格: 综合 

版权:


没有登录的兽兽都是流浪的兽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兽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陆荒瑾 于 2017-4-30 14:48 编辑

夜雨刚过,泥土的腥气夹杂着青草的香味和在晨雾当中。淡黄色的麻衣披盖在辙雨的身上勉强能抵御一下晨间的微寒。好在作为一只白狼皮毛还算厚实,从小到大都没有生过什么病。
山上并没有为通往龙井的路铺上石阶,只能通过伏倒的草丛依稀辨认,因为昨夜小雨的滋润,不少倒伏的草丛已经重新竖立焕发生机使得去路更难以辨认。辙雨站在山脚,紧了紧手里用油纸包住的一束檀香,今天他是来还愿的。传说,山上有龙盘踞着,并立下一石井作为行宫。龙乃是传说中拥有种种神秘力量的生灵,操纵云雨,解惑消灾。
龙井山自依山而建的龙井村建立之初便存在着一口神秘的井,这口井在大地干涸之时向村中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井水,无数村民都认为是龙神的造化,于是大家便带头要在井周围建上一座庙殿用以供奉龙神。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当建筑用的材料被搬上山时,一阵白雾弥漫,村民们被送到了山脚下,而后来又村民上山去探查时,材料也不见踪影。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山上的确有着真龙,而且这条真龙并不喜欢有谁去打扰他。山上建庙的事就不了了之,众村民遂决定在山脚建一个龙神庙。
雨后的山路更显湿滑,辙雨扶着沿路的树干小心翼翼地向上走着。逐渐时间推移到正午,越往上林木越显得茂盛荫蔽,阳光透过层层枝条剩下斑驳的光点为山中显出一种澄澈的宁静。微风拂过凉爽而又舒适,原本因为晨露而沾湿的毛发此刻也逐渐干燥变得蓬松起来。
微泛青绿的石井淹没在深草中。
终于到了,辙雨微微喘着气,粉色的鼻头有些发干,脚步变得稍微急促,脚下一个不稳一鼻子磕在了石井的边缘。狼的鼻子是万族中嗅觉最为敏锐的所以说可谓是神经丰富。
“嗷呜~”辙雨发出可怜的呜咽声,爪子捂住鼻头埋着头弓着身子,尾巴止不住的颤动。温热的东西顺着爪缝流淌。
“有趣的小家伙。”年轻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谁?”辙雨捂着鼻子微仰着头颅,目光四处打量,周围的雾气渐渐变得浓厚随后聚在一起雾气骤然消散,浑身披散着青羽,头上长着青玉角的四足龙显露出身形。
“我?我没有名字,不过你可以称呼我羽龙。”羽龙稍稍变换了一下身形,雾气在其身上凝结了一套蓝裳。
“很久没有谁上来了,记得前天来的就是你吧。那时我刚刚睡醒,实在不想动。等等……”说着,羽龙摊爪虚握,一道雾气在他爪中不断飘荡,弹射向辙雨,随后这道雾气在辙雨的鼻头爆发出一片水雾,伴随着丝丝凉凉的感觉辙雨觉得鼻子不疼了。连带着沾染上血的毛发也变得干净。
“好厉害……”辙雨实在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对他来说这奇迹般的一幕。
“小家伙,你这次上来又是干什么呢。这里可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羽龙随意地坐在石井的边沿上。
“龙神,我,我是来还愿的。我在这里挖到的山药,一定是龙神您留的。”辙雨说着,将油纸打开就要点燃檀香插在井前。
“别,我可不是什么龙神,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羽龙罢了,算不上正统的龙。更何况是龙神。”羽龙打了个哈欠,一挥手,香火俱灰飞而散。
“对了,你会取名字吗?我睡了这么久都忘了以前的名字,总是羽龙这样称呼实在不喜。”羽龙睡意绵绵,一双青灰色的眸子盯着辙雨。
虽然羽龙并不承认自己是龙神,但辙雨依旧认为羽龙就是龙井山上的龙神。而且龙神似乎并不如想象中那样高高在上,反而如同邻家哥哥一样同他畅谈,让辙雨感到亲近和放松。
“井渊,井渊可以么。”辙雨仔细地思索了一整。
“不错,这个名字。”井渊显得心情很愉悦的样子,“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下民辙雨。”
“辙雨。”井渊仔细地重读一遍,“辙雨,记得那天你说过你母亲病重对么。”
“是的,多亏了龙神的帮助,现在好多了。”辙雨想到家中气色好转的母亲,尾巴都不自觉上翘。
“呐。”井渊伸手一握,一颗白色雾气凝结而成的珠子出现在掌心,“回去给你母亲喂下就能全好了。”
“敢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哪里都是真理。
“我只有一个要求,每天你的正午到午夜的时间是由我支配的。”井渊笑了笑。
辙雨思量了一阵下定决心:“好。”
龙与狼的故事从现在开始。
————————————
PS: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这个故事不长。我自己都看不下眼了,还是发出来吧,不要辜负自己牺牲的时间。
【4.29】更新:
“我走了,母亲。”辙雨整理了一下毛发。母亲常年卧病与床,现在却能自行起身熬煮汤药全归功于昨天带回来的那颗神奇的珠子。
根据请来的郎中说法,现在只需要用些食补的方子滋补几天便能恢复到最佳状态。
“是上山侍奉龙神么,雨儿你一定要握住这个机会。寻常可没有谁能接触到龙神。一定要对龙神尊敬。”狼母扶着门框佝偻着,细细地咀嚼出一段话。对于遇见羽龙之事辙雨并没有隐瞒,简单地同母亲说了一下经过。
昨天井渊的表现对于辙雨来说完全没有威严可言,他也不知道该以哪种态度对待井渊:“嗯。”
小声地应答后便一路小跑着来到山脚。
不知是不是错觉,山上的草木变得比以往更加茂盛。辙雨循着记忆的方向看向上山的地方。旺盛的草丛,完全看不出昨天踩过的样子。辙雨向前迈出脚,山上微微震动,草木在他面前左右倒伏让开伸出一条直达山上的路。
“上来。”声音恍若在耳边。
相比起昨天,辙雨稍稍表示出一种惊诧随后很自然地顺着出现的路上山。龙自古以来就是奇迹的代言词,还有什么是龙出现在自己面前更让自己惊讶的呢。
踏在这条神奇出现的小路,浑身轻盈似乎有用不光的力气,脚下似乎缠绕着风,短短几分钟便到达了龙井处。龙井周围三米已经经过了小小的打理,原本是杂草丛生的地方已经铺上了汉白玉石。仔细看还有浅淡的雕文,看起来十分优美。
“进来,到井里来。”声音来自井中。井还是青苔附着的那般模样。
声音是井那边?
辙雨双手扶着井口向内探了探头。清澈的井水,一弯锦鲤在其内游荡,井内水不深,水面离井口差上一寸,而井底辙雨伸出手就能触碰。若是站在其中,也不过是刚刚没过腿肚的样子。传说龙将自己的行宫建立在有水的地方,这些水域无不是占地方圆百里或是水深千丈。这口浅井不过方寸之间怎能容得下龙的行宫?
“啧,磨磨蹭蹭,别闲着了。”随着声音自井中传来,腰后感到一整推力,辙雨猛地前倾扑在井中。
辙雨慌忙中闭上了眼睛,想像中与井底的痛苦接触并没有发生,反而感觉像是穿过一层凝胶一样的膜层。
失重的感觉,华丽而又错落有致的楼宇坐落在珊瑚与玉石堆砌的山岭之间。红色的瓦,金色的钉,青灰色的砖石显得古朴又厚重。交错的檐角挂着风铃无风自动交响成一片无名的乐章。淡粉的樱树盛开着,随意飘撒着,浅浅的铺在檐上。触地便消失不见。
这是辙雨见过最漂亮的龙宫,尽管他只是第一次见到龙宫的样子。对于这个判断他深信不疑。
龙宫的确漂亮,但是他还在半空中不断坠落。这个高度都不一定能留下一个全尸体。
“嗷——救命!救命嗷!”辙雨觉得眼睛一热,泪水止不住的涌出糊的他睁不开眼,四爪不住在空中乱划。
厚实的臂膀从他的腋下穿过骤然抵住了他的背随后腿弯处也被挽起。辙雨一下就死死抱住面前的事物,脸部紧紧靠着不敢睁开眼睛看。
“到了,可以松手了。”
自己抱着的不会是井渊吧。辙雨不禁感到有些害羞,羽毛的触感,的确是井渊了。微微用余光看了看井渊的表情,井渊那张龙脸面无表情,眼神却似笑非笑。
辙雨感到脑子一片混乱,干脆将头一直埋着,耳朵一耷拉装作没听见。
“怎么?还要我抱着你进去?”井渊并不感到气恼,反而觉得有趣,说着便抱着辙雨向前走去。
振作点,让井渊抱着算什么事快点下来!辙雨听着井渊胸膛强壮有力的心跳顿时觉得时间漫长无比,自己的姿势一定很难看吧,这样抱着真是……哎呀。辙雨越想越觉得脑子如同搅拌,面上变得发烫。
“好了,该下来了小家伙。”井渊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呜。”辙雨支支吾吾,不想动。完全不知道干怎么面对井渊接下来的目光。
“陪我下下棋吧,会下么?”井渊只是轻松地一怂肩头,辙雨便觉得抓不稳。双爪一放,辙雨便坐在了一把石凳上。
湖心亭。漆木的桥架在湖上,湖中开满了绿萍,偶有三五朵粉莲绽开增添一番美意。石做的小亭坐落在湖中央,内外都磨砂地光华无比,孟兰盆随意地摆放在周围显得十分优雅。
井渊坐在对桌的石凳上,从桌上的棋篓中摸出一枚墨玉棋子有节奏地敲击着刻着棋盘线的石桌:“不会的话,也不用急。我教你。”
——————————————————————
PS:我怎么知道我写的是个什么鬼,我自己也很迷。
【4.30】跟新:
那天,辙雨跟着井渊学了一整天的棋,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日子里也学习了许多有趣或是有用的知识。药草的辨识,食物的烹饪,强身的武术,多样的术法,诗词的吟诵,乐器的修习。
最初辙雨认为井渊只是想要一个可以用以使唤的侍从,但是一直到现在井渊只是在传授能力,除了偶尔会来一场棋盘的博弈,完全是老师的作为。
“今天,是水的修行。”井渊站在湖心亭中,一步迈出站在水面上。左爪向前一按,一股水流泉涌般从湖面涌起贴合于爪心。
向上一提,带起一大片水流环绕在身周,逐渐收缩内凝,一条水龙翻飞于湖面好不快活。
“水的修行分为三个阶段,御,术,法。如同雾的修行一样。”井渊平淡地解说道。
无论何种事物的修行都分为着三大阶段。御就是指能够初步御使水,术就是说能形成一定的奇异体现一定的本质,而法是指完全体现出修行事物的本质达到了法则的高度。据井渊自己说,他的水和雾的修行皆达到了法的阶段。
辙雨深吸一口气,身体的边缘微微雾化同样站在了水面上。辙雨的雾修炼到术便基本上卡壳了。从雾中他感悟出了部分奇异:雾的轻盈和漂浮性。这些能让辙雨缓慢的飞离地面。不能说辙雨没有修习术法的资质,短短一个月便能修炼出一门雾术,那么雾法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个问题是辙雨几乎每天都在问的,井渊每次都只是笑而不答。
“想你与我共求得长生。”井渊缓缓的开口回答道。
浅显而又委婉的告白,就像一粒石子在辙雨心中激起片片涟漪。至于性别问题,村中雄性与雄性结为伴侣已经是家常便饭,并没有什么好避讳的。而且雄性与雄性之间并非不能产生后代。
“我怎么能放得下母亲同你去长生。”其实辙雨早就想到了,这种爱意在平时便处处体现着,只不过井渊没有先开口,他一直装作没发现。
龙天生就是珠宝家,一颗夜明珠便让辙雨的狼母从破旧的茅草屋搬到了青石玉瓦的幽静院落。良田外贷,餐餐丰盛。即便如此,任然要经历生老病死。
“长生本就是孤独的,但是我找到了你。我醒来的第一眼便是你,这就是缘。”井渊毫不在乎地说道,声调还是那样温润而具有磁性。
“对不起,井渊,我想回去静一下。”须弥芥子,辙雨并掌一划面前裂开一道缝隙,向前一迈步便回到了山上的石井处。
天地长生位有三百零六,若需证得长生则需长生令。而井渊的手中恰好有两块,若传告出去,天下生灵将趋之若鹜。这是井渊告诉他的,辙雨揉捏着柔软而朴素的衣角,现在不过才正午。
“自己同井渊证得长生,而徒留母亲老死真的好么?”辙雨身形雾化开来做云彩向新屋飘去,站在屋的转角处看着院落里的母亲,母亲此刻正在院落中纳凉。当生灵掌握住超凡的时候,平凡的生活便逐渐远去。母亲毕竟只是普通的狼族,就算是辙雨不证长生也有千岁的寿元。相比起一般兽的百年岁月太长太长。
“从走上修行的那一刻起,你便已经和他们分道扬镳了。”不知何时井渊站在辙雨的身后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惋惜而哀伤的情绪。
“为什么要带我走上修行的路?”辙雨感到一种后悔的情绪在蔓延在心头,比起这些他更感到慌张。
“我只是想与你共求长生。”井渊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辙雨,目光无比地清澈。
“我去道个别。”这样的付出,辙雨有什么理由去拒绝。
辙雨自然而然从屋后走来,半跪着向躺在太师椅上的母亲耳语。井渊不屑加强五感去偷听那些话,只是站在屋后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辙雨同狼母呜咽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狼母摸摸辙雨的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不用担心她。
刀斩乱麻才是最好的方法。
“井渊。”辙雨快步走到井渊的面前讲脸深深地埋进了青羽中,深呼吸着平复着抽泣的心。
井渊只是用宽厚的爪子将辙雨抱住:“没事,哭会儿就好了。以后可不要再哭了,毛粘在一起就不好看了,雨的毛蓬蓬的样子才是最好看的。”
“回去继续修行吧,虽然有长生令,若要证得长生还需修得一门法。”井渊环着辙雨往前一踏便回到了龙宫的湖心亭中。
——————————————————————
PS:我觉得有里番的潜质,但是我才不会去写,马上就要完结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F币 +40 收起 理由
大黑龙 + 30
幻影小光龙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4回复

陆荒瑾 发表于 2017-4-29 12: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我确实有跟新的喂,我是用重新编辑更新的,没有用回复。对了,更新都是标上时间的。
幻影小光龙 发表于 2017-4-29 22: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文笔不错
_(:зゝ∠)_有事QQ联系我
大黑龙 发表于 2017-4-30 10: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楼主加油
陆荒瑾 发表于 2017-4-30 16: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今天有场奇怪的更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兽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