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楼主
Lv.9
第 1886 号会员,492活跃度
  • 243发帖
  • 10主题
  • 9关注
  • 10粉丝
龙癌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小说] 惊喜来了!小说:LONELY LONELY HEART,LOVELY LOVELY GAMES

  [复制链接]
云云云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1-4-6 01:0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品信息

侵权投诉 本站规则

作品类型: 其它创作 » 小说

创作类型: 写作类

种类: 龙类 » 西方龙

内容: 综合 幻想 

风格: 综合 

版权: 原创,非自由版权


欢迎来到 Furagon幻龙之域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终于咕出来了!其实写这个文的时候我很开心www
言情(?)小说
龙瞳篇没有断更!
所以,我还会继续发文哒!
写的不好,所以轻喷www
另外这里艾特一下岚岚:我不是鸽子啦www

LONELY LONELY HEART,LOVELY LOVELY GAMES

安静的教室里,传出了一阵违和的呼噜声。

“莉莉塔,站起来!”老师狠狠地拍着讲台,扯开嗓子对教室后排趴在桌子上闷头大睡的莉莉塔吼道,“请你回答这个问题。”

“......嗯?”莉莉塔懒洋洋地站起来,眯着眼睛望着黑板上的题目——是一道外形狰狞的数学压轴题,扭曲的图像,奇怪的公式,莉莉塔初步判断她做不出来,“老师...我不会。”

语气带着起床气。

“答不出来?这都答不出来?”老师眼中闪着煞光,张大的嘴巴仿佛要把莉莉塔吃下去。前排的学霸直冒汗,因为他们也做不出来这道题。

“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要脑子没脑子,要能力没能力,还这么懒,你到底有什么用?”老师又开始落数莉莉塔,这已经成为了莉莉塔的日常,“答不出来就给我抄100遍!”

“好。”莉莉塔无动于衷,倒在桌上,继续睡大觉。

失算失算,换个睡姿就不会打呼噜了。莉莉塔这样想着。

老师微叹了口气,无奈地想: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他已经完全放弃莉莉塔了,不听课就算了,睡觉也算了,可她还打呼噜影响同学,这他可不能忍。

“好,我们继续上课......”

...

“叮——”晚自习下课,莉莉塔将抄好的一百遍交给老师,便顺手带起书包飞快奔回家。

“哒——哒——”脚步声掠起水花,水汽弥漫开来,混着泥味。

“呼,哈......”奔至红绿灯口,莉莉塔手扶着电线杆,大口大口地喘气。

红灯除了中心的灯光以外,还晕着一层光圈,渲染出城市的灯红酒绿。“三,二,一......”卡准时机,待光圈倏然亮起绿光时,莉莉塔又踩着雨水,向马路对面飞奔。

就这么一直飞奔到家。

“呼~终于到了。”莉莉塔双手叉腰,上气不接下气。

家里没有人,她没有父母,只有远方的姑姑为她支付生活费。她省吃俭用买了一台掌机——就是她现在拿着纸细细擦的那台。

是最便宜的款式,什么花纹都没有,简朴,但对莉莉塔来说足够了。

她是众人口中的不良少女。她只喜欢打游戏。对游戏机自然是极为爱护。

“好,可以打开了!”莉莉塔摁着开机按钮,躺在床上。

环境微微有些吵闹,有汽车驶过的声音,有水花溅起的声音,有远处传来的音乐声,有工地施工的噪声......莉莉塔觉得一切都问题不大。

玩了很久后,莉莉塔开始有些困意,便径直这么睡过去。

......

醒来后,莉莉塔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其实也没有那么陌生,看周围的岩石,莉莉塔很快就辨认出自己正在游戏里的一个场景,巨龙的洞穴。

莉莉塔隔着掌机来到这里来了无数次,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包括洞穴的主人,恶龙达尔克。

岩石四周还缀满了颗颗晶莹剔透的宝石。从洞外透进来的光被这些宝石染上了颜色。照在洞壁,给洞穴增添了一点神秘气息。

莉莉塔玩的游戏里可没有这么丰富的细节,她只能看到颗粒分明的像素方块。

这一定是梦。莉莉塔这样想着。她站起来,想四处走走。“哎哟!”一个不小心,莉莉塔的手臂就被尖锐的岩石划出了一道痕。

莉莉塔感受到了痛觉。

好吧,这好像不是梦。

“吼——”如雷贯耳的吼声传入了莉莉塔的耳朵里,把莉莉塔吓得不轻。等莉莉塔回过神来,她已经和一条黑色的巨龙直勾勾地对视。

龙角从龙头拔起,显得霸气而狰狞,眼睛含着幽深的紫黑色,里面仿佛有一个诡异的黑洞,下颚的尖牙露出来,仿佛能直接溢出莉莉塔的血,魁梧的身躯,闪着寒光的龙鳞,壮硕的爪子,这些都给莉莉塔传递了一个信号——不必挣扎,她绝对会死在这头龙手上。

莉莉塔面对龙的凝视,身体僵住。

“咚——”恶龙迈开双脚,整个洞穴都在震动,莉莉塔屏住呼吸——完蛋!

“你......”嗓音低沉,语调渗出一股寒气,话还没说完,莉莉塔就赶紧打断:

“不......不要吃我......如果要吃的话......就......就先用力把我拍死吧……让我死得干脆一点......求求了......”

恶龙歪歪头,很困惑,张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莉莉塔还是抢占先机,在它之前开口:

“哦对,拍碎了就不能吃了......那要不这样吧,先把我从悬崖扔下去,再吃我的尸体如何?”

恶龙哭笑不得,它意识到在这个嘴快的小女孩前,它根本不可能拥有说话的机会,于是它直接走近莉莉塔。“不要......”莉莉塔呼救,牙齿打着战。恶龙低下头,在莉莉塔前张开了嘴巴。

“不要生吃,会很痛的!不......唉?”恶龙伸出舌头,舔了舔莉莉塔的伤口,这个一直喋喋不休的人类终于停下来了。

一股温热从手臂传来,还有些痒痒的感觉,伤口突然不痛了。

“要......要消毒......我的龙涎可以......”恶龙结结巴巴地吐着字。莉莉塔呆呆地看着恶龙。

等等......按照游戏里的剧情,这龙好像没有那么坏——至少在和主角战斗时,它是放了水的。虽然莉莉塔打了无数遍结局,也没有一个结局是让龙活下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这里究竟是不是恶龙的巢穴呢?

“谢......谢谢。”莉莉塔看着手臂上的伤口,开始沉思。

“你是不是叫达尔克?”良久,她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龙怔住了:这个孩子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它点了点头,目光透出惊讶。

看来没错!

“是这样的,我其实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莉莉塔将一切告诉了达尔克。

达尔克听得懵懵的,只是点头。

“你知道我该怎么回去吗?”

达尔克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害!白扯。

话说作为反派,达尔克竟然还为自己疗伤,看来这个世界是把自己安排到了反派阵营呀。那是不是让主角任务失败,自己就可以回去了呢……

莉莉塔看着眼前这头可怖又很憨的黑龙,扶着下巴想着。

“那......那你叫什么名字?”达尔克打断了莉莉塔的思绪,完全猜不透眼前这个女孩的心思。

对了,自己还没自我介绍。

“我叫莉莉塔啦!”莉莉塔笑着说。知道了达尔克对自己完全没有恶意后,她完全放下了戒备心。还有一种对这个世界了如指掌的信心。

“莉莉塔吗......”达尔克顿了顿,又说,“这个世界好像对你来说有些危险,要不你就住在我的洞穴吧?“

这头龙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客呢。“好啊!谢谢达尔克先生!“

“就叫我达尔克就好了!”

竟然有些......可爱!莉莉塔坏坏的笑了一下。

她有点不舍得让达尔克死在主角的手上了……不过反正自己现在可能是反派阵营,就帮它一把吧!

“达尔克,你知道勇者吗?”莉莉塔坐在岩石上,笑吟吟地看着达尔克。

“我当然知道!”达尔克露出了一种龙特有的笑靥,“是人类里最强的勇士。”

是啊,勇士会把你杀了。

“那你赶快躲起来,躲得越远越好,勇者会受国王的要求把你杀了,”莉莉塔认真地向达尔克解释,“他们已经知道你的地址了,而且他们一定会杀了你,除非你离开。”

达尔克露出一丝困惑。面对这个大言不惭说自己会被杀的人类,它说不出话来。“放心,不会的。”它的嘴角微微上扬,好像还有一层意思。

莉莉塔显然还不够了解它,但也不需要理解那么多......

“我是说真的!”莉莉塔鼓着小嘴,气气地说。

达尔克只是觉得她很可爱。“好——但你今晚得睡了,你需要养伤!”龙没好气地说。

“只是一道口子而已啦……”

“口子不是伤吗?”

莉莉塔哑口无言。“睡哪儿?”

对哦,还没给她准备睡觉的地方!龙才想起来。那今晚,只能让她靠着自己的龙腹睡觉了……

“靠着你?”莉莉塔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期待——她从没体验过枕着龙的身体睡觉,这让她有些期待。龙伸出了爪子,轻轻将莉莉塔揽在怀里。

龙的肚子放松状态下很软,而且温温热热,像泡在水中一样。“好.....舒服......”

莉莉塔在龙的怀里伸着懒腰。达尔克又露出来那种龙特有的笑靥。

真的......好可爱!达尔克最喜欢看她伸懒腰的样子。

莉莉塔抬头一看,达尔克正痴汉笑看着自己,便翻了个白眼。

“晚安!”

...

莉莉塔在天还没有蒙蒙亮的时候就醒了,说是什么因为生物钟。

但达尔克比她醒得更早。她一睁眼,就看到达尔克眼睛对着她,盯着自己看。

“怎......怎么了?”莉莉塔有些不习惯一只长相凶恶的龙这么盯着她。

“只是在看你睡觉。”达尔克淡淡地回答,眼中的凶煞之气一扫而空,变得更加的通透,晶莹。

“我睡觉有什么好看的嘛……”莉莉塔无力吐槽,“先把我放下,我想起来。”

“这么早就起来啦?”达尔克抬爪让莉莉塔从自己怀里出去,又轻轻摸了摸莉莉塔的头,莉莉塔被搓得东倒西歪。

“早睡早起身体好。”莉莉塔稳住身体,伸展了一下筋骨。

“但你也没有早睡啊……”

“别废话!”莉莉塔白了个眼,龙立马低下头闭了嘴。

它不会是因为我这样对它难过了吧?莉莉塔看着达尔克这幅乖乖听话的样子,有些心疼,开始对自己刚刚的命令行为忏悔。

“好了,别难过了,”莉莉塔走到达尔克面前,抬起它的下巴,轻轻揉了揉说,“是我的错啦,向你道歉~”

达尔克下巴上的鳞片一点也不扎手,揉起来还有一种肉感,特别舒服。

“我没有难过啊。”达尔克任莉莉塔揉它,不挣扎也不阻止,反而眯着眼睛,摊起爪子,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真的好憨啊!

“莉莉塔,你很想回去吗?”龙突然睁开双眼,认真地看着一直在搓着自己的脸的莉莉塔。

这个问题好像难倒了莉莉塔。回去,除了无聊的学校和自己糟糕的社交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了;但在这里,却好像很陌生——尽管她玩过游戏,但很多细节她都不了解。

“我不知道。”莉莉塔摇摇头,神情复杂。

达尔克沉默了。莉莉塔便也跟着坐下来,用手托着下巴,眼神空洞。

“看——是朝阳!”达尔克的眼中映出了一轮红日。它伸出爪子,向那轮红日指了过去。

莉莉塔偏头,只见一环金圈环绕在太阳边缘,云朵也似融了温暖的海,慢慢的在金红之中融化,消散。达尔克的爪子遮不住朝阳色,爪缝里,爪掌边,都有溢出的金光的痕迹。露珠折射太阳给予的灯光,在蒸发之前带走了一颗光点,化作成早晨腥腥的水汽。

莉莉塔呆呆地抬头仰望着朝阳,温水一般的光洒在脸上,使她的面容显得更加清晰。莉莉塔的脸上带着一丝稚气,五官分外精致小巧,如同是自然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

达尔克将目光从朝阳移开,偷偷落在莉莉塔身上。

“好美......”她赞叹道,满面都是暖融融的橙红。以前在现实世界里,她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东西,这样的美,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样的你,也很美啊。

“你过来。”达尔克向她招招爪子。莉莉塔便凑到龙的身边,只见“唰”的一下,她就被龙尾卷了起来,她四肢乱晃,神情惊慌:

“干什么干什么!放我下来!”

达尔克将她放在了龙背上,张开一双翅膀,扇起一阵剧烈的风。风呼在了莉莉塔脸上,莉莉塔差点摔下去,便扶着达尔克的脖子。

“起飞——”

莉莉塔下面的一切仿佛都在急剧缩小,除了达尔克的龙背。莉莉塔的头发被高空的风吹起,散在空中,飘飞如蓬草。她抱紧了达尔克的脖子,稳住身体。

他们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云雾,直达朝阳。

“看——朝阳。”达尔克回头,向莉莉塔笑了笑。

朝阳失去了云雾的遮挡,显出了赤裸的光。有些耀眼,有些艳丽,尽显朝气勃勃。一人一龙面向红光,投射出一团漆黑的背影,不是那种污浊的黑,而是一种纯粹的色彩。

莉莉塔张着小嘴,过了好一会才缓缓闭上。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十分浪漫了,有色彩,有感调。

“达尔克,你叫我来这种地方干嘛呀?”莉莉塔抱着达尔克的脖子,小嘴贴在龙角旁,轻轻地说。

“因为我想和你看日出……不要碰我的角!”达尔克将头低下来,不让莉莉塔的嘴唇碰上它的角。龙的角都十分敏感,是不会让别人轻易去碰的。

莉莉塔叛逆地伸头,在达尔克的角上落下了一个吻。达尔克立马“唰”地红了脸:“不是说不能碰吗!”莉莉塔邪恶地笑了笑:“对不起啊,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天,这个人类竟然亲了自己的角!达尔克羞得想用双爪捂住自己的眼睛,但由于是在空中,便没有那么做。

“亲回来吗?”莉莉塔又是一阵坏笑,眼里透出对捕捉猎物的势在必得。

达尔克的脸更红了,它作为一头恶龙,竟然被一个人类撩成这样,着实是有损尊严。失策,失策!

“不......不用了......”达尔克结结巴巴,上气不接下气。

它不知道的是,莉莉塔又给它贴上了一个标签:纯情老处龙。

莉莉塔并没有注意到,她其实也一样。只不过她的年龄可没有那么大。

......

回到洞穴,达尔克的心跳依旧絮乱,莉莉塔却冷静了下来。

她已经确认了自己所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该不该回去?她心中还没有答案。

看着一旁伸来的好奇龙脑袋,莉莉塔又将思绪飘了回来:“干什么?”

“你在想什么呀?”

“不告诉你!”

......

夜晚寂静无声的时候,星光便蕴满了达尔克的洞穴。若有若无,仿佛薄雾轻纱笼罩在古朴的岩石壁上,显得神秘而静谧。

此时,达尔克正为莉莉塔准备她需要睡的房间。

“达尔克,你在干嘛啊?”莉莉塔看着在洞穴里忙活来忙活去的达尔克,好奇问。

“为你准备床铺呀——你看这个尺寸的床怎么样?”达尔克咬着钉子,背着木板,将一张两米长的大床硬生生抱起来,放到莉莉塔身边。

达尔克的动作可一点也不轻,床直直落在地上,震得洞穴里灰尘飞扬。“咳咳......这是......你亲自做的?”莉莉塔惊呆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本事!虽然被吓到了,但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是的,看看吧,你不喜欢我就改。”达尔克挠挠脑袋,颇显得有些骄傲。

莉莉塔开始打量这张床。

是一张简约大方的白床,做工不算十分精细,但处处都能体现到达尔克的用心。至少达尔克有意用魔法将被子织得很厚,在下面铺了一层软软的绒毛。但这些对于莉莉塔来说,却已经算得上最好的待遇——她在地球上也没有人这么关心她吧!

莉莉塔眼里满是悸动的神色,好像是融了星河。

达尔克能够读懂她的表情,一丝成就感油然而生:“喜欢?那你今晚就睡在这吧!”

“不要。”莉莉塔收住了表情,“我不要一个人睡。”

“为什么?不喜欢这张床吗?”龙又挠挠脑袋,猜不透莉莉塔的心思。

“不是,”莉莉塔突然靠了过来,贴着龙的肚子对达尔克说,“我只想和你睡!“

达尔克无奈,又将爪子伸向莉莉塔,这次莉莉塔主动踮起脚尖,让它搓自己的头。达尔克的动作很轻,轻得莉莉塔只能感受到头上异样的温度,而无其他感觉。

小家伙很粘龙。达尔克淡淡的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好吧……我这就把床扔出去。”

“不要。”莉莉塔双手向上一抓,便抱住了龙的大爪爪,带有撒娇意味,“这是你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就是不许丢。”

可不只是意味了。

龙抿抿嘴,妥协地放下爪子。

“好~不丢了。”对待女孩不能分心,分爪也不能,闲着的爪子搂着莉莉塔,紧紧地抱住她,“到点了,该睡了。”

“可以讲睡前故事吗?”莉莉塔抬头仰望着比自己高一倍以上的龙。

“可以啊……”然后,达尔克就开始讲了睡前故事,讲的是勇者斗恶龙。

...

莉莉塔便在达尔克家白吃白喝几天,达尔克把莉莉塔照顾得很好。

这条黑龙做什么都好,除了做饭——吃了几天没有一次的火候是控制好的。总带着一股龙息烤出来的糊味。盐不是太少就是太多......但莉莉塔却丝毫不介意,一来是她不挑食,二来就是自家龙做什么都好吃!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莉莉塔的身体出现问题的那一天。

莉莉塔那天早上一起来就没有力气。骨头好像瘫了下来,站稳都十分艰难。

“你怎么了?”达尔克连忙用爪子扶稳了莉莉塔,关切地盯着她问。

“我......没有力气......”莉莉塔刚走动一下,便气喘吁吁。

达尔克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这个前几天还骑在自己身上欺负自己的小女孩现在竟然走路都很困难。它开始动用自己的魔力,检测莉莉塔的身体。

“吼——”倏然,达尔克的大脑一阵针穿似的刺痛,它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你怎么啦?”软趴趴倒在龙身上的莉莉塔担忧地问道。

达尔克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问题,集中注意力,重新检测。

果然吗?这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气息……达尔克凭着超强的魔力发现了猫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她再不回到原来的世界,就会失去力量死去。

......

“什么?”莉莉塔格外吃惊,瞳孔瞬间张大。

“你有回去的办法吗?”达尔克的眼里有些沉重,但又马上收了起来。

“不确定,”莉莉塔什么动作也做不了,像一个瘫痪患者,“不过我是从游戏外穿越来的,想离开这里可能要完成一些任务。”

莉莉塔一直了解过那些穿越的套路,直觉告诉她她需要去完成任务。

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完成了吧……

“什么任务?”达尔克默默小心地向莉莉塔身体里注射了一些黑暗属性的魔力。

莉莉塔感受到了来自巨龙的力量,缓缓站起来:“不知道。但至少是和勇者斗恶龙的故事有关的。”

“勇者?”达尔克用它笨拙的爪子指指莉莉塔,“斗恶龙?”说完指指自己。

“不对不对,勇者不是我!”莉莉塔连连摆手,“我们可是一个阵营的!”

但愿如此吧!

龙歪歪头,表示疑惑:“那勇者是谁?”

“不知道,”莉莉塔摊了摊手,“但在游戏中你是恶龙。”

“我知道,那些小家伙一直就是这么喊我的。”

“那我们的任务应该就是干掉那群小家伙。”莉莉塔看达尔克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又摸了摸它的头,“我穿越到了你这,说明我也是恶龙。”

“我头一次见这么小身板的恶龙。”龙面无表情地吐槽。

“闭嘴。”

“好了,回归主题吧。我一直不主动杀人。”达尔克宠溺地揉了揉莉莉塔。

“没关系,他们会主动来的。”莉莉塔抱住了不停骚扰她的龙爪,调皮地说。

......

一天就在一人一龙的互相打闹中接近了尾声。

“莉莉塔,”达尔克继续给莉莉塔输送着魔力,“可以和我一起去个地方吗?”说这话时,达尔克微叹了口气。

“为什么呀?”莉莉塔仰着头,大眼睛里跃动着几丝灵气。

“你要走了,我舍不得。”达尔克平时憨憨傻傻,但此时却分外认真。

“我......”莉莉塔刚想说“我也舍不得你”,但这样听起来怪怪的,所以只是答应:“好吧。”

于是,莉莉塔骑上了龙背,随着外面的漫天星和达尔克一起飞翔在天空。略有些闪,但星光总是那样的不温不火,模模糊糊地笼着,像水汽一般地弥漫着,好像呼吸间都带着星星似的。晚风扑在脸上,顿觉沁透心脾,和莉莉塔之下的飞龙的体温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达尔克在一座山崖上降落。山崖不是很高,但对于看星星刚刚好。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草皮,坐上去仿佛能榨出汁来,幽幽草香便弥漫于山屿。

达尔克跟着莉莉塔也趴了下来,与莉莉塔并排坐在一起看星星。

“真的好美!”莉莉塔的语文很糟糕,因此我们不能指望她的嘴里能蹦出来“星河欲转千帆舞”之类的话。

“是很美。”达尔克眼里有一片暗,暗中有光,便是星光。

风又吹了起来,将崖边的几片树叶带起来,飞向天空,像是去远航。

一人一龙开始聊天。

“唉,真不想回去,”莉莉塔撑着下巴,略显愁苦的说,“我最讨厌原来的生活。”

“为什么啊?”龙的目光偏向了莉莉塔,眼中星光依旧。

“没为什么,”莉莉塔转头,向达尔克淡淡笑了笑,好像带着夏夜的荷香,清新不腻,“原本的生活没有爱。”

“根本就没有人爱我,爱我的人都走了。所以我就只爱游戏。”

“你知道爱是什么吗?”达尔克默默地一笑。

“说不出来。但我可以感受到。”

“能感受到我对你的吗?”达尔克伸出爪,为莉莉塔理理被风吹得零乱的头发。

她的头发质地柔软细腻,摸起来有一种滑滑的触感和香香的味道。

“莉莉塔,摸了龙的角,可是要负责的~”达尔克歪歪嘴,露出那种很坏很坏的笑。

莉莉塔突然被撩到了。她小脸绯红,头发微微遮挡着动人的神色,使她更加具有一种娇羞的感觉。

“我......”莉莉塔有些欲言又止。

爱吗?肯定爱呀!

但不能长久的爱,还算爱吗?

“我......”嗓音藏在了喉咙里,下不去出不来。

“咕咕咕——”不争气的肚子打破了寂静。

“你饿了?”

莉莉塔点点头。

达尔克立马转身去寻找食物。

“达尔克,我也喜欢你!”

它的身体僵住了。一动不动。“你说什么?”

“你已经听到了。”

达尔克嘴角勾起,抱住了莉莉塔。

“想吃什么?”龙放缓语速,显得温柔如水。难以想象这种温柔是从一头恶龙身上散发出来的。

可恶,竟然被一头纯情老处龙给撩死了……太有失颜面了!这个时候,莉莉塔还在胡思乱想。

必须反击!她这么想着。

“想吃......你?”莉莉塔终于开始露出那种玩味的笑。

“吃我?你吃得下?”龙有些惊讶,“乖,你吃不下我,吃点别的吧……”

哈哈!不愧为纯情老处龙,竟然这么纯洁......莉莉塔还没有意识到她在玩火。

“我不!我要吃你,一个部位也行……”嗓音故意放得很甜。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熟练,她才刚学会撩人。

“你要哪个部位?只许轻轻咬哦……”达尔克一脸纯洁地说。

“我吗?随便啦,看你嘛!”

“是吗?”龙就这么说着,便靠近了莉莉塔。嘴唇靠近她......

??不是不懂吗?

就这么吻了上去。嘴对嘴。莉莉塔的小唇软软的,甜甜的,还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达尔克伸来舌头,龙涎滚烫而黏稠,但又有点滑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互相摩擦,吮吸,鼻尖尽是彼此絮乱的呼吸。

“我,好吃吗?”不知过了多久,达尔克才用诱惑的语气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莉莉塔的脸通红:“我的初吻被你抢了呜呜呜。”

“抢走了人类女孩子的初吻,也要一辈子负责的!”莉莉塔向龙伸出双手索抱。

“当然,我的公主。”达尔克真的代入了自己恶龙的身份,将莉莉塔看作自己的公主。它抱起了莉莉塔——这次是一个公主抱。

龙温暖的胸膛贴着莉莉塔,强壮的肌肉显得更有触感。莉莉塔呆呆地看着达尔克,只看见它有些邪恶的眼神。带着勾引意味。鼻息间尽是龙的味道,它的喘息晰然可闻,像一个钩子钩住了莉莉塔的心跳,性感而又迷人。脸颊两侧显着微红,羞涩尽出。莉莉塔完全沉迷在了它的怀抱,将头埋在了达尔克的怀里。

好色气哦……身材这么好,颜值这么高......

莉莉塔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馋一头龙的身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羞耻——

“吃饱了吧?”达尔克又笑了笑,对于莉莉塔而言比酒还醉人。“吃饱”这种说法不是没有依据的,龙涎本来就可以补充能量,作为食物。

莉莉塔脸又红了。

“现在你有爱你的人啦,开心吗?”

“开心啊!可惜不是现实......”

“但游戏里有我呀......记住,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达尔克头蹭蹭怀里的女孩。

“嗯。”莉莉塔轻轻地答应着。

二人就这样度过了一晚上,一个布满星空的晚上。

莉莉塔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达尔克的那番话,仿佛是在对一张老照片翻来覆去。

“怎样好好生活?”

“据我所知,人类可是最懂好好生活的生物。”

“啊?”

“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们即使和我斗上几百回合都不觉得累,永远都是举着剑在我的鳞片上敲敲打打。他们都想击败我,他们的眼睛里都有光。”

“我也有光吗?”

“你有,你的光最强烈。”

“但我在那个世界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女。”

“但你真的是吗?”

“我......”

光,我肯定有光啊,你就是光。

......

这晚表白之后,二人的相处越来越不拘谨。成天就腻歪在一起,除了上厕所,形影不离。

但莉莉塔的体力在日益递减。达尔克所供给的魔力起到的作用微不足道。这意味着她快死了。

这才是他们黏糊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达尔克决定带莉莉塔去看医生。不是莉莉塔那个世界的医生,这个世界的医生是使用魔法的。

“这......根本就不是魔法能解决的问题……”他们飞遍了天下,医生们都一次又一次地摇摇头,无奈叹息。

达尔克和莉莉塔十分失望。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不给他们任何的喘息机会。

“莉莉塔,想去王国吗?”达尔克摸摸莉莉塔的头。

“王国?”

“你肯定没去过。”

“但你的身体怎么办?”莉莉塔仰头,指了指达尔克三米多高的身躯。

“问题不大。”话音刚落,达尔克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全身散发着成熟的味道。

如果这个世界有绅士,那么就应该是指达尔克。莉莉塔这么想着。

“......你怎么还是高我一个头......”

“没关系,原来我比你高不止一个头。”达尔克淡定地说。

这龙......能不能好好说话?

莉莉塔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达尔克就一个横抱将莉莉塔放在怀里,从肩膀边张开翅膀飞起来。

“!!!”莉莉塔又害羞又惊讶,死死抱着达尔克不放。

“带你去帝国。”

......

帝国,是人类的帝国。

“这个国家的名字是什么呢?”莉莉塔抬头,眼里闪着疑惑。达尔克便摸摸胡子,默默想了起来。

在达尔克的记忆中,它的名字好像是亚里塔斯特大陆。

“呃……好像是叫亚里塔斯特。”

“好拗口的名字。”

“我也觉得。”

......

大街上车水马龙,这儿是“糖葫芦——美味糖葫芦!”,那儿便是“磨剪子嘞——锵菜刀......”。当然,这里也有别与真实世界的地方——像路边摆起的魔法道具摊,或者是大街上林立的刀剑店,都吸引着莉莉塔的眼球。

“达尔克,这些都是什么呀?”莉莉塔扯了扯达尔克的大手,指着摊上的七七八八的杂物说。

“呃……这个是水晶球,这个是光系魔法书,这个是魔力结晶......”达尔克便耐心地一个一个叫她认。

“停停停,你说这么多,我一个都没听懂......这个是水晶球对吧?”莉莉塔晃晃脑袋瓜,阻止了达尔克。

“对,可以用来......不对,这不是水晶球!”达尔克摸摸莉莉塔笨笨的头,盯着水晶球,发现了一丝不对。

“哈哈哈——你小子识货,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水晶球,”摊位的主人是一位花甲老者,见了达尔克便欣慰地大笑,“这是占卜球。”

果然!

是可以检测命运的占卜球!达尔克吃惊。

“这东西不是百年前就消失了吗?难不成还有人可以复原占卜球碎片?”达尔克扶着下巴,陷入沉思。

眼前这位老奶奶,到底什么来头?

“这你就不用管了,这可是无价之宝。”老奶奶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了得意的轮廓。

“800金。”一旁的莉莉塔望着二位,懵逼不止一点点。

“不行。”

“1000金。”

“还是不行。”

“无论多少我都会买。”

“无论多少我都不卖。”

“那你为什么要摆在摊位上啊?”莉莉塔可算找着了插话的空隙,一脸天真地问。

“为了保养,它需要吸收行人的魔力。”达尔克将目光轻轻落在了莉莉塔上。

“我很需要它。而且我能把它保养地更好。”达尔克继续对峙。

“你?保养它?可别被榨干了。”老奶奶一脸轻蔑地笑了起来。

“我可以的。”

“那也不行。”老奶奶嘟着嘴,倔强地说。这个中年男人好像有点来头,出手这么阔气。她这么想着,看达尔克的眼神有些警戒。

“达尔克,要不我们......”莉莉塔摇摇坚持的达尔克。

“不行,亲爱的,”达尔克在莉莉塔的头上落了一个吻,“我们需要它。”

莉莉塔不懂这些,只能闭口不言。

“我想我得离开了,我还有事......”老奶奶找到借口开溜。

“有事?”达尔克打断了老奶奶,“跟我们走一趟再有事呗?”

“?你要干什么?”老奶奶开始慌了,眉头紧皱,坐在地上,手支撑着向达尔克的反方向挪。

“我也不想这样的,但为了她......失礼了!”说着,达尔克的脊背上伸出一对宽阔的龙翼。接着,身体变得高大,手变成爪子,长出粗壮的尾巴,卷起莉莉塔,将她放在背上,又一爪提着老者,扇扇龙翼起飞。

“不——”

“又飞呀!”莉莉塔习惯性地搂着龙脖子,轻声问着,不顾旁边吓得发抖的老奶奶。

“嗯,抓紧了。”这话不像是对莉莉塔说的,而是对龙爪上的老人说的。老人便抱着龙爪,抖都不敢抖一下。

“救命啊——”不用看就知道大街上已经乱成一团。然后身后便是弓箭张开的声音。“唰——”箭雨鱼群一般射了过来。这对达尔克一点威胁都没有。

龙飞走了。

......

“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到了洞穴,达尔克放下老人。老奶奶迅速跑离达尔克。

“如你所见,我就是恶龙达尔克。我很需要你的占卜球。”达尔克捏着爪子说,作出一副很心狠的样子。在莉莉塔看来有点好笑。

“给给给,给你,不要钱,不要吃我......”苍老的声音突然变得细嫩,像一个少女。

然后老奶奶就真的变成了少女。少女顶着一顶比她大不少的巫师帽,金色的头发漏出来,遮住一只晶蓝的眼,嘴唇微红,显得很稚嫩。

“你是老奶奶?”莉莉塔看傻了,不过达尔克却显得很正常。

“这是易容。她是巫师,当然会易容。”达尔克伸着爪指,有模有样地向莉莉塔解释道,“不过让自己变成老人的巫师很少见。”

“放心,我不会杀巫师。你叫什么名字?”实际上,达尔克还没杀过人。不会杀巫师倒是真心话,因为巫师曾帮助过达尔克。

还是一段够曲折的记忆呢……

达尔克是魔龙家族里万里挑一的黑龙王。

而它的父母,也在龙族和圣鸟族的大战之中牺牲。那场战争,是圣鸟族赢了,达尔克便成了魔龙遗孤。达尔克那时才刚破壳,什么都不会。

但是,一位人类出现在它的生命中。她是一位女巫,也和眼前的少女戴着一样的巫师帽。那位女巫抱着达尔克回到她的小屋。

达尔克被她抚养长大,直到那位女巫死去。

它搬到了亚里塔斯特大陆附近的一座爪型岛屿。方便,且与世隔绝——或许也没有那么的隐蔽,它被人类发现,当作了恶龙。

但达尔克不在意,它为了报答人类,选择了定居爪型岛,庇佑着亚里塔斯特的人类。

而眼前的少女,缓缓站起来,稳着身子,说:“我叫莫妮卡,是一位魔法师!”

达尔克点点头,问:“你怎么会有占卜球?”

“嘿嘿……不是我,是我的师父......它让我带占卜球出来吸收魔力......”莫妮卡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

“嗯,我知道了。”达尔克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我们用完就还你。”

“真的吗!”

“肯定是真的啊,达尔克才不讲假话。”莉莉塔总算能加入了他们的话题。她摸了一把汗,有点心累。

“那让我来引导吧!”莫妮卡从背后拔出一本魔法书,翻开后,拿着水晶球,念了一串咒语。

“那我给你魔力支持。”达尔克淡淡地说。

然后,莉莉塔便缩在角落,静静看二人操控着魔法。

......

一会过去了。

”得出结果了!”莫妮卡捧着魔法书,高兴地说,“让我看看......那位小姐的命运是......”

“勇者?”达尔克与莫妮卡大为诧异。

“刀剑与爱的碰撞,时间与影的交织......”那本魔法书上便是这么写的。

叮——莉莉塔好像被针钉在墙上,一动不动。脑袋便是一阵嗡嗡声。“怎么可能?”她稳住颤抖的身体,连忙迈开腿向外面跑。

“莉莉塔!”达尔克连忙伸爪去抓,却只握住了夕阳泼在洞穴的暖流。它翼爪共用,以它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去追莉莉塔。

......

“刀剑与爱的碰撞。”莉莉塔坐在湖边,两眼空洞,不停念叨着这句话。

“哗——”石子落入水中,溅起被夕阳剥去清凉的水,水珠在空中起舞,将红光折射在莉莉塔的脸上。不知何时留下的泪痕呼应着红光,滴在地上。

打在达尔克的心上,掷地有声。

......

“时间与影的交织......”达尔克满世界地寻找那个娇小的身影,一边琢磨着预言,“是说我们逃不过时间的诅咒吗?”

穿越,是要付出时间的代价的呀。

这就是代价吗?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却要承受如此代价吗?达尔克摸了摸手中的宝剑,思忖着。

亲手杀死爱人?

......

“不!不要!”莉莉塔捂住脑袋太阳穴的位置,强行控制自己的思想。

她可以感受到很多。因此此刻她觉得世界很复杂。她能听到稀稀疏疏的唰唰声,那可能是达尔克的声音,但也有可能只是一只松鼠从树上跳下来,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她能感受到石头的冰冷,屁股坐在上面很膈应,但周围令人不安的环境让她不敢动一下手指。她可以闻到呛鼻的又腥又湿的味道,可能是谭底的水草隔着水透上来,水汽和草香氤氲在一起的味道,也可能是附近的动物伤口裂开,血味从伤口涌出来的味道。

这一瞬间,她好像能听到万物。有动物心撕裂肺的哀鸣,尖锐而凄寒。有瀑布的水潺潺,“哗啦啦”地为莉莉塔的记忆铺上一层底色。她一直在寻找一个声音——是那种洞穴里龙的爪子踏出来的“咚咚”声,但她总是找不到。

她很失落。

但她又稍稍地有些安慰——她很清楚地知道,如果达尔克找到了她会是什么后果。她不想达尔克死,她在抗拒代价。

她开始笑自己的矛盾了。是真的在笑,嘴角微扬,有自嘲意味。明明很想它来,却又抗拒它来......

但这一切,又能对结局有什么影响呢。

莉莉塔越来越没有力气,达尔克的魔力越来越弱小——她的身体已经对这种补给产生免疫。

不出意料,她活不了这两天。可能今天就会离开这个只待了几个星期的世界了。

几个星期在一生中实在太短了,可她为什么如此不舍得呢?

“好累......”

......

“莉莉塔——”达尔克终于感到了不对,前不久还活蹦乱跳的她,现在竟一点气息都散发不出来。

它开始竭尽它所能地大喊,除了一阵回声和地震什么都没有。

“可恶!”它开始豁出去,动用自己所有的魔力。“唰——”龙的力量十分强大,魔力聚集起来,周围的树瞬间爆开,黑雾弥漫。它将所有魔力用于检测——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需要从头积攒魔力,它千年累计下来的魔力全部白费。

不过,力量对它来说用处不大。

它终于感受到了莉莉塔的存在。她倒在湖边的一块岩石上,身子时不时抖一抖。光通过湖水反射到她的身上,为她描了一层虚弱的线条,显得楚楚可怜。

达尔克飞了过去。“莉莉塔!我来了!”失去魔力的它此时有些体力不支,气喘吁吁道。

莉莉塔微微睁开双眼,督见那个熟悉的面孔,嘴吃力地勾了勾,露出些笑意。欣慰中带着疲惫,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她仿佛找到了答案:一切的不舍,都是因为它吧!

但无论如何,都要说再见了呀!

“达尔克......再......”她的声音很微弱,憋在喉咙里。

达尔克也流了泪。它很害怕莉莉塔将最后一个字念出来。爪刃紧握,手心刮出一道很深的血痕。

“亲爱的,再见。”达尔克将宝剑塞到莉莉塔的手中,往心脏方向一捅——鲜血流出来。血是滚烫的,流到莉莉塔的手中有种暖融融的感觉……

“答应我,回去......一定要......”达尔克的声音愈发微弱,它又将空中残余的魔力注射到莉莉塔体内,“好好生活……”

当它念到“好好生活”时,已经无法发出声音,所以莉莉塔只能听到一阵闷响,看到它的口型。莉莉塔全身忽然软了下来,跪在达尔克身前,无声地哭泣——其实有一点声音,只不过非常小。

达尔克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周围静得可怕,只有少女的微弱哭声和一头死去的龙。

风刮了过来,带来一阵凉爽,莉莉塔的心感到一丝寒冷。

莉莉塔哭累了,倒在龙的身体上。龙的身体还有一股余温,也让莉莉塔感到热热的,很舒服......

睡去吧……

少女的哭声消失,只留下悉悉萃萃的落叶声......

在莉莉塔的印象中,这是那个世界最后的声音。

......

醒来后,莉莉塔躺在床上,附近没有龙,只有一台游戏机。

“达尔克——”眼泪又唰地流出来,但她意识到,这里没有达尔克。

莉莉塔连忙打开游戏机,使用旧存档却发现:达尔克不见了。它真的死了。

恶龙死了,莉莉塔永远也无法通关这个游戏。她这才真的哭起来。

“不哭,我在这~”耳边好像又想起低沉有力的嗓音,但莉莉塔擦干眼睛一看——什么也没有。

“我不哭,我要好好生活!”她抹干眼泪起床。

莉莉塔上课不打瞌睡了。作业也很认真地完成。她能做到这一切,因为她的眼睛里有着光。

人死了会变成星星,龙应该也会,这可能就是达尔克的星光吧……她想。

那台游戏机一直躺在莉莉塔的抽屉里。一直没有动过。莉莉塔每每看到它时,心里总是会有一股力量。那时,她的心不孤独。

但它的屏幕,却再也没有亮起过。

......

夜晚,月光朦胧,莉莉塔熟睡在她的房间。

“滴——”一阵像素风的音乐响起,游戏机的屏幕亮起——赫然显现一头龙的轮廓。

龙说了三个字:

莉莉塔?
佛系打歌,人菜瘾大

帖子评论3

蓝之翼伯恩哈特文手认证 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1-4-8 18: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不错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云云云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1-4-8 23:37: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蓝之翼伯恩哈特 发表于 2021-4-8 18:28
加油加油!不错的呢!

谢谢,在努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云云云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1-5-4 13:48: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段简直黑历史,不能再羞耻了啊啊
但后段我挺喜欢的
这文应该能看出我文风方面的一点成长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手机二维码

扫一扫进入手机版

Powered by Discuz! & Furagon V4.2.0 © 2015-2021 Tencent Cloud & 东莞市南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所有艺术作品及其他创作内容版权归属其对应的版权持有者所有

粤ICP备20009202号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45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