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四章 秘密

半刃叙 by Luai

2021-4-16 09:56

至于戍阳到底为什么会突然产生想用自己的血液去复活黎风,其实戍阳在检查黎风尸体的时候就已经做下了这样的决定。他反复告诉自己和自己内心的声音,他应该救黎风,虽然他根本用不着这样做,而这个渺小的蜥蜴人还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知道他自己的血可以让其他生物起死回生,但其实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他阅读过学者研究他们巨龙书籍,其中他很清楚的记得,龙的血是要比大陆上任何一种魔法材料都要稀有。不但大量服用之后可以让死者复苏,甚至在龙血精华凝结之后做成玉镶在戒指上,可以让使用者从此刀枪不入,更不用提任何魔法的影响。


  研究分析道,龙的血之所以能起死回生,是因为龙体内储藏着大量的灵魂——包括龙之前吞噬过的,杀死的所有生物的灵魂。龙就像一个装着灵魂的容器。而用血复活,实际上就是用他体内的一个灵魂换回死者的灵魂。


  书上还特别写道,龙不能复活被自己杀死或者吞噬的生物的灵魂。至于原因,书上并没有解释。


  戍阳一度感叹,这大陆上的学者竟然把自己一族研究得如此透彻,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力量。毕竟,他从瀑布摔下来之前的记忆,都已经无从找回了。所以他才越发产生对阅读关于不同种族研究书籍的兴趣哪怕是关于龙的。


  看来,现在书里果然没有骗他。


  “黎平!”从戍阳和黎平后面赶过来七八个蜥蜴人,把他们团团围住,“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黎风村长会躺在这里?”“我们刚才在远处看到了,就赶忙过来了,发生了什么?”“黎平你还好吗?”……


  蜥蜴人们七嘴八舌地问着黎平。


  “啊……没事。你们赶快通知黎静和马哲,让他们停下安顿工作,我们会在马哲那儿等他们。”黎平扶着虚弱的黎风,继续说道,“剩下的事情我们回村子再商量。你们有什么问题也之后再说。我要先把黎风抬回去休息,这边就交给我们了。”


  黎风半睁开一只眼睛,巡视了下四周,虽然已经无法多讲一句话,但他还是想起来他被黑衣人刺中胸口的事情。他应该已经死了啊,冥冥中,他好像都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也似乎重又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但为什么现在眼前是他的弟弟黎平,而且还觉得身体热的滚烫,心却冻得像一块冰?


  看来,天上的神还要让他多在这世上待一会儿吧。


  他转动眼珠,又看见戍阳站在旁边,内心扫过一丝疑惑,但还是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戍阳则是一直注视着黑龙离开的方向。而他有预感,这次见面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索玛尔吃力地在雪地上爬着。他已经虚弱地坠落到了地上。他的伤口,随着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疼痛感都会翻一倍地加剧。他觉得他还能保持意识清醒都是奇迹了。他的爪子艰难地抓着地面,身体上各处都散落着雪和泥土的混合物,看起来十分狼狈。


  “夜……夜雨陛下……唔,”他绝望地自言自语着,“救……救我……”


  然而,刚说完,他的身体下面,一个发着光的魔法法阵开始显现并旋转起来。他心里大喊一声“不好!”,但法阵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的光芒一瞬间就把整个索玛尔的身子都裹了起来。紧接着,“唰”的一声,索玛尔就从他躺着的雪地上消失地无影无踪,传送到了另一边山腰上的洞穴里。


  “索玛尔队长!”黑衣人们急忙围了过来,“你还好吗!?索玛尔队长!”


  之间索玛尔已经恢复了人类的形态,躺在法阵中间一动不动。


  “这是……”


  其中一个黑衣人赶忙凑了过来,发现索玛尔队长全身光溜溜的,并且已经失去了意识。


  “队长昏过去了!”


  “什么!?怎么回事!”另一个黑衣人也跟着过来察看情况,“不是说见到巨龙就把队长传送回来吗?”


  “是啊!刚才我确实在外面感应到巨龙了啊!”


  “啧,不管了,我们得先把队长赶紧带回城堡。”


  “好。反正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你必须和我解释清楚,黎平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哥会虚弱成这样,而且还断了尾巴!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黎静往屋子中间的火堆又添了几根木柴。火堆上架着的锅里,绿色的浓汤伴着一股植物汁液的香气,正在咕嘟咕嘟冒着泡。黎平坐在席子旁边,看着熟睡着躺在席子里的黎风。戍阳也盘腿坐在火堆旁边,伸着双手烤着火。


  “这你要问戍阳朋友了。”黎平叹了口气,“我这会儿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下子太多事情发生了。”


  “那,戍阳,你来说?”


  戍阳看了看黎平。他看出来黎平现在不太想说话,心里在想着什么,所以把这任务给了他。于是他就把自己早上起来,到门口遇见巨龙,跟巨龙搏斗,一直到巨龙离开扔下黎风的事情,都描述给了黎静。不过,他没有提自己复活黎风的事情。说完,他还看了看黎平的反应。黎平沉默着,没有多余的话。


  “所以巨龙扔下黎风就跑了?为什么?”黎静诧异地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


  “那黎风之前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也不清楚。”


  黎静纳闷地皱着眉,不过好在虽然有这么多不清楚,村子总算没有被毁掉,更重要的是,她的哥哥黎风还活着。就凭这两件事,黎静就已经觉得谢天谢地了。


  “那只有等黎风醒过来,才能问出些答案来了。”黎静站起来,也围着黎风的席子,在黎平旁边坐下来。


  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沉默着,听着木柴在火堆里火星迸溅和锅里浓汤沸腾的声音。戍阳心里也在打鼓。因为他不知道黎平在想什么,他是否能够信守承诺,保住他的秘密。


  “呀!”黎静小心地掀开黎风的被子,惊讶地叫出声来,“黎风大哥的胸口,怎么还通着一个大洞!”


  黎平也凑过来看了看,也十分诧异。于是转过头看着戍阳。


  “这怎么回事!他不是活了吗?怎么胸口的洞还在!”


  戍阳站起来,来到他们身前,看着他们用手指着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大洞,而且还是从一边可以看到另一边那样的空洞。


  “啊……这我也不知道。”


  “这里通着洞,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为什么没有流血?”


  “你不是……你是怎么把他救活的?”黎平慌忙探了一下黎风的鼻口,的确还有均匀的呼吸,“这不可能啊!”


  黎静也呆住了。她甚至还小心地碰了碰洞的旁边,黎风被她这么一碰,本能反射地疼地身体一抖。


  “戍阳兄弟,你之前说你要我保密的东西,说和你的身份有关,你觉得你有必要说说吗?”黎平转过身,仔细地盯着戍阳。


  “……”


  “没有关系。黎静是我的妹妹,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我觉得我知道的东西,他们也都应该知道。”


  “黎平哥,这是什么意思?”


  “……戍阳兄弟没有和你说,但我觉得我应该同你说。因为是戍阳兄弟救了我们大哥的命,”黎平朝戍阳点点头,“准确来说,是他复活了我们大哥。”


  “复活?!”


  “对。他告诉我,如果我帮他保密他的身份,他就会复活大哥。所以我答应了。”,


  “但我又觉得这事情瞒着你,总是不太合适。所以我希望戍阳兄弟也能让黎静知道这事情。黎静,你能答应帮戍阳兄弟保密吗?”


  黎静先是愣了一会儿,又过了好一阵,才回答道,


  “……要是真的是你复活的我们大哥,别说保密了,”黎静一下子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你今后要我,要黎平,要村子里的人做什么,我们都答应你,只要是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上刀山下火海都情愿。”


  “戍阳兄弟,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这份恩情的。你相信我们!”


  黎平紧紧拉过戍阳的手攥着。黎静抹了抹眼泪,也激动的握住戍阳的另一只手。


  戍阳内心稍微被触动了一下,一股暖流回荡在心里。然而他不确定自己的真实身份,究竟能否让面前的两个人知道。因为知道是一回事,相不相信他又是一回事。他只担心黎平和黎静听到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会打破他探寻弑龙魔器真相的计划。他也不清楚这俩人的口风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紧。


  他作为巨龙,真的可以和其他种族互相信任吗?


  ”我……”


  黎静看出戍阳有些为难,于是又握紧了戍阳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


  “戍阳哥,”黎静真诚地看着戍阳,“我知道你可能有难言之隐,这没关系。但你要知道,我们是永远不会忘记你所做的一切的。说实话,你昏迷躺在村子外面的时候,我曾怀疑过你。因为你不是这边出生的蜥蜴人,而你身边又没有行李和衣物,身上还有伤,所以我怀疑你是哪里来的逃犯,不过逃到这里来碰上巨龙昏过去了而已。”


  “但你之后帮村子抵御巨龙的攻击,现在又救了我们大哥,足以证明你不是,而且非但不是,你还是一个同情我们并愿意舍身帮助我们和我们村子的蜥蜴人。换句话说,要是今天没有你,我都不知道……不知道村子会变成什么样,我的哥哥们会变成什么样。就凭这些恩情,我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你现在都是我们村子的一员,是我们家的一员!我真心希望你能相信我们!”


  “我们蜥蜴人出身也都卑微,平日也因为跟人类和其他种族间的关系,没有受到多好的待遇。我们和他们通商,和他们相处,没有时候不被他们欺凌打压,这是事实。因为我们长得难看,外表丑陋,很多人不愿意和我们真心相待,更想把我们当做会说话,能挣钱的怪物一样看待。因此,我们村里的人彼此都心心相惜,大家平日团结在一起,有什么困难,大家也一起分担,也就足够了。因为这样艰苦的生活,村子已经走了很多蜥蜴人,去城里谋生的,或者去村子外流浪的,甚至去做坏事的都有。剩下的,都是像我们这样还愿意互相帮助,互相照应,也习惯这样艰苦生活的蜥蜴人。”


  “我们还有个弟弟,黎浪。”黎平也低声讲述着,“在我们很小的时候,被人类从母亲那里强行夺走,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而我们的母亲也是那个时候被……”


  黎静忍不住地开始落泪,背过脸去看着摇曳的火光,


  “所以我们才……要是黎风哥,黎平哥还有父亲真的出了什么事……”


  黎平叹了口气,也偷偷抹着眼角的眼泪。他督见黎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两只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他们。


  “真的吗,黎静,黎平……”


  黎风虚弱地从嘴里像是吹气一样,吐出几个字。


  “啊!黎风大哥!”黎静急忙凑到黎风的席子旁边,“你终于醒了!”


  “我是说……”黎风稍微歪着头,接着慢慢说道,“真的是这个蜥蜴人……戍阳……救了村子,救了你们……还把我复活了?”


  “对!是真的!”黎平拉着戍阳也围了过来,“就是戍阳兄弟,他救了我们所有人。”


  “究竟是……怎么回事?村子发生了什么?”


  “村子的事再说,先说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受了这样致命的伤!要不是戍阳哥复活了你,你现在还是死人一个!”黎静生气地质问道。


  黎风愣了愣,往自己胸口心脏的位置看过去,真的看见一个洞,但令他神奇的是,他的伤口一点也不感觉疼,也不出血,就是感觉身体滚烫滚烫的,而心冷冷的。就像他身体里什么东西被挖空了一样。


  “啊……”


  “父亲呢!你有没有找到巨龙,问了父亲和羊的事?你是不是还是被巨龙攻击了!我都说了,光靠你那把剑没有办法跟巨龙抗衡,你看你……”


  黎风仰面躺在席子上,思考自己该怎么说。戍阳也沉默着。


  “我的确见到龙了……他就在我们说的那座山上的洞里,这不假,”他顿了顿,“我也确实跟他交手了。不过那龙好像轻敌了,反倒被我捅了一剑,受了重伤晕了过去。”


  “真的?但是那龙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看见他晕过去,本来想要动手的。但是我没忍心,我看见他痛苦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下不去手……”


  戍阳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黎风。


  “所以……我还是留了他一命,用了父亲给我留的吐真药水,问了他关于父亲和羊的事。他都说不知道,也没做过。看来父亲和羊跟他都没有关系。”


  戍阳突然猛地意识到,要是黑龙的出现又和这件事有关呢?说不定根本不是魔法伪造,而就是那条龙干的好事?


  “然后呢?”黎静追问着,“巨龙最后是不是偷袭你了?”


  “相反,巨龙其实没有再出手了。第二天早上,他和我说我们两清以后,就放我下山了。但之后我确实看到巨龙往村子这边冲出了洞……所以我急忙火速下山,来找你们……”


  “你说巨龙往我们这边冲过来了?”黎平疑惑地问道,“但是并没有啊,那会儿我就在门口守着,没有看见巨龙。”


  “那会儿……我好像正在森林里采瓜,噢……好像就是中午的时候,我在森林里发现了戍阳哥,之后把他带进了村子!戍阳哥,你是不是就是那之前被巨龙袭击了?”


  “嗯……”


  “那巨龙去哪儿了?”


  “巨龙我不知道,”黎风继续回忆,“但是我就是在回村子的路上被袭击的。袭击我的不是巨龙,是几个黑衣人,说是来找我的。”


  “黑衣人?为什么会来找你?”


  “我也不清楚……他们二话不说就对我发起了攻击,后来我……”黎风吞了吞口水,“后来我就记得我胸口被黑衣人一剑刺穿……然后我就……不知道后续了……”


  “接着就是今天早上,巨龙就来袭击了村子,”黎平接着黎风的话,给黎风解释着,“黑龙从我们南门攻过来,我们都去防御了。戍阳兄弟也来了,并且挡住了黑龙很多攻击。但好像打着打着,我们发现黑龙爪子里握着你,一看才发现是你的尸体,”


  黎风不敢相信地看着黎平,


  “黑龙把你的尸体放在地上,又不知道为什么就飞走了。接着就是戍阳兄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你复活了。”


  “这样……”黎风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不过你来的时候,除了胸口通了个洞,不知道是谁把你的尾巴砍掉了,你的剑也没有了。”


  “啊!”黎风吓得想起身查看,但又发现自己根本没力气坐起来,“我的尾巴!我的剑!这是……”


  戍阳也跟着心中一紧。剑不在了,这可是大问题了。


  “我到底是怎么被复活的,我的胸口和尾巴骨那里一点都不疼,而且我好像……”黎风艰难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好像连心跳也没有!”


  “这就是戍阳兄弟的本事了。”


  黎风睁大眼,挣扎着伸出双手,握住席子旁边的戍阳的手。他看着戍阳的面孔,竟然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又记不得是在哪里见过……


  “很感谢你帮我复活了,但是这……我真的没事吗?”


  “你会没事的。”戍阳回答道。虽然是第一次复活别人,但他知道古籍不会骗他。但虽然复活是肯定能做到的,他不知道他给黎风喝了这么多他的血,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我听黎静说,你被巨龙袭击了?你能也讲讲,当时发生了什么吗?”黎风关切地问道。


  戍阳没有回答。他穿过黎风他们疑惑的眼神,从席子旁缓慢地站了起来着这是一个他无法回答的问题,而现在,他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那我相信你们,”戍阳沉沉说着,有些紧张,也有些无奈,“能帮我守住这个秘密。”


  黎静点了点头。黎平也跟着站起来,不知道戍阳要干什么。黎风也睁着眼睛,只是认真地看着戍阳。


  “我不是蜥蜴人。我是龙,只是变成了龙人。”他又看向黎风,“我就是被你差点杀死的龙,黎风。”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