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章:白龙霜影(下)

《翼之歌·血的花》 by 蓝之翼伯恩哈特

2020-2-23 18:57

第六章

 

下山去寻师傅晓凇时,天边已渐渐染上了血红;代表着明天该会有个好天气;很美,霜影却无心欣赏;黑龙瘦削精悍的身影远去,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时间要再等多长时间。

“开心吗?”晓凇把琴交还给他的时候顺带问道,“琴帮你重新调试过了;怎么样?见到蓝焰开心吗?”

师傅为了我煞费苦心,我就没点积极的表现?你可真是有出息。

“开心。”他答道,诚然开心,可分别却令龙难打精神。龙族现在的境况,可以说一头龙想要去另一个势力聚居区,难度不小,压力很大;连待遇特殊的赏金猎爪也要时时留心周围龙的神色。更别提黑龙要去北境了;可以说,这次要不是晓凇,蓝焰怕是连领地界限都进不了。

”唉,局势啊,难为你们了。“晓凇仰天望向漫漫红霞;偷偷带蓝焰进来到这种核心区,她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她只希望能激励学生,不要放弃。霜影太不容易,晓凇感到他完全就是强忍一身伤痛挣扎着在前行,还不被允许落下哪怕一滴眼泪。

“能有什么办法?”霜影摇了摇头,“既然龙神认为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伙伴,我相信这些阻挡不了我们。如果和平能继续,大家的关系兴许能好转吧?”

实际上,龙族各部之间的和平,在人类看来到顶算是“无限期推迟战争”,也就是一方想打,明天二话不说打的你死我活;在晓凇记忆里,自从那次世界大战龙族四分五裂开始,大家的关系从来没有真正的回暖,表面上保持着方向一致,实则个怀个心,再没出一个实力足以服众的强力领导者。

“哎?师傅,能问个有点私密的问题吗?”

“请便?”晓凇意外中带着些疑惑。

霜影警惕的四下扫视几眼;此时他们俩走在冰龙居住区外沿,天色已晚,龙们大都进入冰穴休憩了,灰石砖铺就的道路已经是坑坑洼洼,也常年无龙修缮,早些时候这里兴许会热闹些吧;骤雪初霁,一层齐腕深的积雪已是有龙打理的结果;时不时一个龙脑袋怯生生探出冰穴,但一看见晓凇,无不立刻缩了回去。

”请问,您是否想过,为龙族团结做点什么呢?”霜影立起身子,贴在她耳边轻声道。

很私密的问题?就这?晓凇一听纳闷了;小家伙恐怕是太担心冒犯到我了吧?要她说,刚刚的问题只是有点敏感而已,就晓凇对霜影性格的了解,她并不介意不时在空闲时间与他敞开话匣子放开了谈。她仔仔细细把学生的问题考虑了一路,霜影十分有耐心地等待着。

“哟!抱歉了小霜,想着想着快到家了。”她尴尬地笑了一下,“这个问题,能容我明日再答吗?”

“只要您愿意回答,等一年都没问题!请问是否有命令?”霜影的回答斩钉截铁;他说完,向师傅行了个礼。

晓凇慈爱地伸出翅膀拍了拍年轻白龙的脊背,“明天太阳升起前来找我就行!“她松开翅膀,霜影严肃后退三步,不顾拉扯伤口之痛给她深鞠一躬,才缓缓转身准备离开。

白龙孤独身影只剩下昏黄的灯光相伴,宽敞大路上,他尚未痊愈的伤不时滴落下殷红,在雪面上留下点点雪梅,他在夜晚的烈风里倔强高昂着头,即使长长的街早已空无一龙;若知道仍有一个期许的目光在无偿无私为他守候,他还会心生孤独寂寞吗?

想毁了一头幼龙在简单不过的方法,便是将他或她在龙群中边缘化,令他无法得到任何资源,即便能长大,他也是废龙一个。

族群为何排挤霜影?这是困惑了晓凇进百个夜晚的问题,无论她如何绞尽脑汁上下思索,硬是没法的出个所以然,找不到症结所在,终究难以根本改变霜影的前程。

问题提得好,你为什么不去做点那种事呢?实力不济吗?还是......

越深入些想,晓凇越是觉得霜影发出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拷问。这么多年过去了,全世界都在走上坡路,而反观龙族,虽依然无愧地以世界第一之位自居,晓凇却不认同很多高层龙族的感觉,她认为龙族非但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进步,在一些方面反而在倒退,就比如社会,从统一走向分裂与纷争,难道不是件可耻的事吗?大家真的喜欢这样?是否都已经忘却了龙族曾经的光荣传统?

多么令龙感慨,失落。晓凇经历了龙族统一国家的最后一个时代——耀星龙皇德瑞科时代;末代龙皇德瑞科·破晓者的模样在她印象里已不算清晰,但从依稀的记忆中,晓凇认可他是位年轻有为的好君王,他即位时年仅二百多岁,加冕典礼四百年后,才是晓凇的孵化日。

她苦恼地敲着脑壳,想道:“我多少岁了呀,哦......讨厌,为什么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四千多年了......

哎!岁月无情啊。”

想起自己参军第一天出丑,还像是昨天早晨的事;而当年嘲笑自己的自负将领早已陨落战场,背靠背战斗的战友们,牺牲的牺牲,去的去了;唯独抛下自己。

她蹲坐书桌前,呆呆仰望疾风呼啸的昏暗夜空,千千万万飘扬的雪花不会告诉她问题的答案,学者们只会攥着古板生硬的史书;作为龙族当下所剩无几的古龙,晓凇感到身上背负压力沉重。霜影年少而毫无避讳的随意一问终是揭开了她内心最深处那令她厌烦却又始终放不下的东西——全龙族的命运将飞向何方。

我想过做点什么吗?她自问。是的,想过。

我做过点什么吗?她又自问,这一次,记忆的波涛仿佛在一瞬间冻结了。

 

 

离开师傅家门口,独自一龙挣扎在长长的街道上,饥寒交迫。霜影感觉自己再一次回到了十几年前,自己被家里龙扫地出门的那个寒冷冬夜,至今他都迷惑不清,自己犯了何等滔天罪行,才会遭受如此这般铭心刻骨的惩罚。从那之后,他在没能进过家门。

家,一个多么熟悉而陌生的名词;我没有,再也不会有了。

雪又下得大了起来,很快,霜影粗糙的灰色棉袍已经沾满了雪,北境的酷寒透过袍间缝隙无情刺向他的身躯,虽身为冰龙,零下八十多度的寒夜之于年纪尚轻的他而言亦犹如酷刑般难挨。

一直到离开了城市的点点灯火不知多远,到了岁月常青的大片针叶林旁,这是霜影巢穴大致所在;龙们都说,生于北境会对这种在北方漫山遍野,永远青葱的挺拔树种有着别样的情感。

“你们是我最当年唯一的朋友。”每一次来到这棵松树下,霜影都会蓦然地仰头望着它茂密的针叶丛许久,他与这棵树“结缘”十几年前的那个他遭到驱逐的冬夜,他是于其下堆起厚厚的雪,靠吮着树中的浆汁活过了最为饥饿的第一个昼夜。

他的巢穴,是近几年他的冰系魔法取得突破性进步后才建起来的小型冰穴;霜影挥挥爪子解除洞口设下的结节,洞内只有两个插草芯的小油槽供点灯照明,在龙族世界算是十分寒酸了,正因如此,他希望攒够了钱去买盏可调光的魔法灯,这样一来,在洞里读书方便许多。

“......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怎么数都是三十三铜币。”他郁闷地关上小保险盒,精心锁好,一口吹熄了两盏油灯,爬上栖息的冰柱,让尾巴紧紧缠住凹凸不平的柱面。连举族加入共和国的那些精灵龙都比自己有钱的事实无意再度刺痛了他;堂堂真龙,竟混的不如一群丧失家园的亚龙。共和国可谓十分重视这个族群;无意听其他龙茶余饭后的闲谈,了解到不少精灵龙加入了共和国空军,待遇可观还受人类尊重。

如果我没有遭到遗弃,我会不会过得没有那么憋屈;会不会已经能跟艾尔斯打个不分伯仲?有晓凇当导师是近五年的事了,论时间,霜影已经比同龄龙耽搁了好几年的训练课程,几年的进度不是玩命突击就能快速赶上的;晓凇在定立师徒关系的那一天已明确表示,想要赶上进度至少要再过几十年。隐含意可能是:这几十年里被龙欺负是难以避免的了。

好吧,古龙享有自己的话不受晚辈质疑的权利。霜影从不怀疑师傅的实力,只是想想还有几十年的卑躬屈膝的屈辱时光,还要受同龄龙至少几十年的冷眼和鄙夷。就觉得难受得好似胸口闷了无数郁气,想一吐为快却不得。这日子总得有个头吧!他长叹,尾巴更绞紧了冰柱。这一刻,他简直相信世界上此时还有更焦虑的龙。

蓝焰自小双亲生死未卜,长在孤儿院,他是怎么做到乐观又开朗的?据霜影了解,蓝焰对自己是孤儿的身份近乎毫不上心,就好像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孤儿。

开心点!事情兴许没有想得那么糟。每每说到不快,蓝焰总会如此安慰,然后就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与龙谈开了;对本龙适用,当然也用于霜影,这点令霜影羡慕不已,心态好,龙生少不少烦恼啊。

多想无益,明天又会是一个辛苦又充实的训练日,早点儿休息才能早日提升。突然发觉自己原来已经疲惫不堪不是什么好事,他撑开血盆大口打了个堪称夸张的哈欠;不如趁快睡了吧。明天还得早起,好躲开那些龙看污物一般的歹毒眼神。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F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