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随笔

综合 | 白寒

这只白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被打死x】

龙之初音 白龙的那些事 角色故事:红炽 角色故事:尼尔 角色故事:娜乌 角色故事:金琮 角色故事:海莉亚 世界观补完 特别篇合集 世界外的那些朋友们 角色档案:本家 角色档案:世界内非本家 角色档案:世界外 真·随笔——白龙家那些事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驾临,风之精灵-【1】

白龙随笔 by 白寒

2018-9-5 01:57

【自家6只中排行第4,炽闺女后第二头雌龙-娜乌的立绘终于完成了,而这也是自家拥有最长角色故事的一只——白龙的前言】


‘风,如果没有异常情况的话,基本都是平和而温柔的,但只有一种时候除外……’

——大陆寓言·风


“他就像风一样悄然降临,噢,矫健的龙已经不再有力量飞上天空,他即将回归风神的怀抱,永远在自由与碧蓝的天空中飞翔,而我们,会永远记住这位伟大巨龙的名字……”

环绕着中心的龙,苍凉的祈文从最年长者的口中缓缓吟唱而出

这是大陆西部卡肯山脉中居住的风元龙古时以来一直使用的送别文


眼前,这头族中最强飞行者因为无法治愈的疾病,用最后的力气来到了族中领地的天葬台上,即将离世


“爸爸!”

他唯一的女儿,早已哭红了眼睛

“娜乌…还有什么话……想要跟爸爸说吗?”

虽然气息变得微弱而游移不定,但他的父亲却丝毫没有显得悲伤,反而是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充满了不舍

“娜乌不要爸爸走!”

“咳咳…哈~傻孩子…爸爸只是飞累了……想要好好睡一觉……”

费力地伸开半透明的蓝色翅膀,雄龙将她拢到宽大的羽翼下,露出慈爱的笑容

“爸爸呢…其实一直有一个遗憾,如果哪天…风元一族…可以绘制出大陆完整地图的话……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啊……只可惜…爸爸的愿望才刚刚开始……就再也没办法完成了……”

咳嗽几声,雄龙的目光变得柔和而黯淡,轻轻搭在幼龙头顶爱抚的前爪开始无力地垂下

“如果…娜乌……是男孩子……就好了呢……”

“爸——爸!!!”

幼龙再次发出哭声,扑在雄龙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上不论旁边的龙怎么劝都不肯松开爪

“他走了……”

她的母亲转过身,用翅膀遮住了面容

“帕斯卡托·巴鲁,愿柔和的风永远陪伴着你……”

只有最年长龙依旧念诵的祈文,不断回响在这片天空之下

就是最后一眼,巴鲁看着的还是这片蔚蓝的天空和自己的妻女


沙……

从头部开始,雄龙的身体散发出淡青色的微光,渐渐的成了半透明,随着天葬台的风化作漫天青色的粒子消散

只留下了他青色的龙晶在原地


“……”

小心拾起父亲唯一留下的龙晶,爪心合拢,放在胸口

‘我该怎么办,爸爸……’

娜乌无助地跪在地上

咚-

一直被她捧在爪心的龙晶似乎微微的闪了闪

‘爸爸……娜乌,知道了。’

年幼的龙止住了哭泣,变得坚毅的目光里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随后跟着母亲一起转身,离开了天葬台


127年后-卡肯山脉,灵堂

雌龙戴着一条飘带,站立在天葬台背后的洞穴前,久久没有离去

青色的身影低着头,静静走入这个象征荣耀的安眠地

这里埋葬着风元一族从有历史以来到现在的杰出之龙

“……”

玻璃青色的瞳孔慢慢放大了一些,适应这里比较暗的光线

一如既往,停在了众多石台中那个刻有熟悉名字的面前


帕斯卡托·巴鲁

名号:【风魂】

享年-771岁,愿和风永伴


我叫帕斯卡托·娜乌,属于大陆为数不多以风为力量的龙-风元龙族中的一员

是的,我的父亲在我还只有97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不治之症

除非龙神亲临,谁也不可能把他救回来……


沙沙-

闭上眼,从后背那些竖起的龙鳍片中如同薄纱一般青色的风系魔力慢慢的释放出来

拂过石台,仔细地带走了每一颗尘粒而不伤及分毫石台的本体

“……”

再次睁开眼,那些青纱已经消失,重新回归到她的身上

‘今天是爸爸100年的祭日,娜乌回来看您了……’

雌龙轻轻的将一支挂满绿色小果的果枝放在台前

那是巴鲁生前最喜欢吃的卡肯山特产,青浆果

雌龙低下头行了个礼,随后离开了……


“去看过父亲了吗?”

“是的妈妈。”

回到自己在像是排箫中间开满洞一般悬崖壁上的家,娜乌轻轻叹了口气,用口唇轻轻梳理着翅膀上垂下来的青色飘带

并不只是装饰物

那是风元龙飞行时用来感知气流的器官

“如果能看到娜乌你这么懂事了,巴鲁他也会开心到去请隔壁的叔叔们去喝酒吧。”

娜乌的母亲,帕斯卡托·洛乌抚摸着比自己都还高半个头的女儿,脸上带着被称之为‘思念’的浅浅笑容

“爸爸…一定会高兴。”

娜乌点了点头,然后跟母亲洛乌互相梳理了一会飘带后回到属于她自己的小分洞里


时间可以抹去很多东西,比如声音,动作,相貌

但抹不去的之一,就有对已故亲人的思念

以及……

‘开始了吗。’

半躺在由洛乌亲爪细心编织而成的舒适韧草垫上,娜乌看着面前桌子摆着的一块留言石

青色的指尖轻轻触碰了它一下,随后灰色的留言石成了彩色,开始播放出画面


嘿!各位充满活力的少龙们——你想证明自己吗?你想无拘无束地飞行吗?你想成为所有雌龙的偶像吗?那等什么!风元一族的天空测绘队又开始纳新喽!


“噗哧-”

娜乌嘴角微微扬起

‘不管是过了多久,族里这个测绘队的纳新告示还是那么热血。’

不过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娜乌叹了口气,看着每个洞穴用来通风小窗外的天空


测绘队,只收雄龙

并非说雌龙不能从事这份风元族最为荣耀的工作

而是航空测绘经常需要飞行到某些极其恶劣的地方才能取得准确的数据跟地形

测绘队最初并不区分性别,一律招收

但是越来越多宝贵雌性在凶险的飞行测绘中折损,本就龙口稀少的风元族肉痛不已,无奈之下才修改规则,不再允许雌性加入测绘队


娜乌的这个小分洞里通风,又舒适

哗-

而她正在一页一页翻阅父亲留下来的绘图本

上面记载了巴鲁精确绘制的所有资料

详尽程度之高,比大陆大部分都只是草草画个山再点些点就成了所谓地图的破玩意真是不知道强到哪去


‘爸爸的愿望……’

娜乌却还记得,自己父亲临终前那看着天空和自己的不舍

地图的记录只有一页多,看起来就像他说的,这个梦想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但……真的结束了吗?

雌龙的爪攥得紧紧的

‘我想要……’


“完成巴鲁的心愿吗。”

洛乌停下了爪中编草的动作,看着娜乌

“这也是爸爸…最后的遗憾了吧?”

娜乌耳鳍垂下来,微微摆动着

“娜儿,妈妈知道,你很想像爸爸一样……你考虑过,能够接下巴鲁的这份心愿吗?”

洛乌来回端详着可以说是巴鲁留下遗物的那个笔记本

“妈妈支持你,但是娜儿,如果要完成这个愿望,你除了觉悟以外,还需要一些练习。”

洛乌眼中透出一种从没见过的光


“呃……啊,唔……”

娜乌清了清嗓子,发出一串奇怪的声音

“呃……你好。”

从不断的雌性声线,变得越来越低沉

直到本应该是娜乌的声音完全消失,成了不细听听不出来的年轻雄性声线

风元龙独特的声带结构给了他们另一个大多数龙都不在意,可却的确都能够做到的能力

声线反串

也就是说,雄龙可以发出接近雌龙的声音,雌龙当然也可以反过来

而娜乌这一个月所练习的,正是这个特别的声带使用技巧

而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


“纳纳索的高~峰~是我生命的起始……”

娜乌哼唱着是自己父亲教给自己的第一首龙族曲子

“……”

洛乌静静地听着,似乎陷入了回忆

她与巴鲁的第一次见面,他也唱着这首歌

青年龙的声音,一下子就俘获了她的心

但是洛乌却听出来了某些不一样的东西

“娜儿,你的声音……”

“妈妈?”

见洛乌看着自己,娜乌愣了愣

“好像巴鲁年轻的时候。”

洛乌轻轻地把巴鲁生前送给自己的一块风石拿出来

“你真的愿意继承他的愿望吗?”

“嗯,爸爸……一辈子就这一个愿望,可惜……娜乌并不是雄性。”

叹了口气,娜乌揉了揉眼睛

“娜儿,龙神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是——如果你想要做成一件事,那就必须要尝试,就算所有龙都认为这件事是不可能的时候……”

洛乌轻轻用鼻子蹭了蹭已经快跟自己一样高女儿的鼻子,鼓励着她

“妈妈,你知道……龙神也说过的一句话-”

回应母亲的亲昵,她将那块布满细小孔洞的风石放到口前

呜——

宛若龙鸣的清脆声音远远的传出

这也是风元族代代相传的一种独特的乐器

“巴鲁……”

洛乌听着她吹奏的熟悉曲子,不知不觉泪潸然而下

恍惚中,她的身影似乎与年轻时的他重叠在了一起


“洛乌~以后孩子长大了,我就跟你一起去周游大陆,怎么样?”

年轻的巴鲁意气风发,向着自己的目标努力

“嗯~”

洛乌依偎在他的身边


巴鲁,你听到了吗?

娜儿她,长大了

我知道,你还放心不下她

但是,她选择了这条路,选择继承你的意志

你,还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吗?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娜乌自信地笑着,口中发出的,却是跟雄龙真假难辨的中性声线

“嗯。”

洛乌的目光变得柔和下来


不断的练习,终于有了回报

她已经可以发出青年雄龙的声音了,虽然听起来很娘娘腔

但她本来就是雌性,所以即使刻意模仿,完全成为雄性也不是那么容易

而解决了声音这个最大的识别特征,接下来的问题反而是简单了许多


哗啦-

由兽毛制成的刷子被从颜料盘中拿出,随后蘸着蓝色落在青色的薄膜上

“妈妈,这样真的行么?”

娜乌回头看着正在给自己翼膜‘刷漆’的洛乌

“妈妈当年可是学过调色的,你爸画的地图颜色也是妈妈调的。”

洛乌轻笑,继续把她精心调制的颜料涂在娜乌作为雌龙特有的青色翼膜上,掩盖这个特征

本身就高大的她甚至可以说是雄性身材,不过如果掩盖掉作为雌性的一切明显特征,那就基本不会被看出来性别

渐渐的,青色被完全掩盖,取而代之的是雄性的蓝色

“咳……老妈,儿子帅不帅?”

娜乌一边晾干涂了颜料的翅膀,一边用雄龙的口气炫耀

“帅帅帅,娜儿现在看起来真像你爸爸年轻的时候——”

洛乌看着转动身体的她

如果不是刚刚才给娜乌上过颜色,甚至她自己都不一定认得出来眼前这头龙是她的女儿

“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娜儿,一定要平安地回来。”

洛乌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知道,妈妈。”

娜乌点点头,走回自己的房间收拾几天后报名需要的行李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