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章】迷离

龙族后裔 by 菊花

2017-9-24 22:54

嗯……我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醒来,而是在一片恍惚之地,脚下除了水,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并没有沉下去,水,很清澈,我可以看到,它深不见底,我抬起头,看到了就在头顶上悠忽飘荡的白云,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一般。
“滴——哒”我站起来,脚下悬空的水却荡起一阵阵波纹,打破了明镜湖水的宁静,但我没有在意,向前走、向前走,所过之地都荡起了湛蓝色的水波。因为我看见,有一个人,就站在离我的不远处…………
“喂…………”我试探的喊了一声,他缓缓转过头来,就在这时,脚底的水掀起了波涛阵阵,天,亮了。
一到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刺眼的炙热光线从地平线的边缘慢慢探出……像是要把这幻境撕裂烧毁一般,我急匆匆地向他冲去,但是就在这时,他就像是大气中的水蒸气一样融末在了空气中…………
梦,醒了。
“嗯?”我刚刚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太对劲,看了看,果然又变成龙了……自从第一次变成龙后,有时就会一大早的不由自主地变成龙……还有奇怪的梦。我用龙爪掀开窗帘,外面还是黑乎乎的,我突然有了点想要出去逛逛的冲动!
于是艰难地打开阳台的窗户,从阳台爬了出去。
掉到一楼时,我才想起,我还不会飞。干脆就像是四脚蛇一样往“老地方”爬去
远远地凭借着龙的夜视能力,我就看到了坐在房顶上的奥罗,顺着楼房裸露在外的金属楼梯爬了上去。
“嘿~”奥罗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不知道在看什么“干嘛呢,小子?”
“啊,没什么,只是出来逛逛而已”我看着奥罗。他就像是一个雕塑一般静静坐着,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我曾经听长辈们说过的一个故事。
“奥罗……”
“嗯?”他回过头来看着我
“你听说过{龙王岭}的故事吗?”我问道
“哦?没有。那是讲什么的?”他好奇地坐过来
“是关于龙的一个故事”刚说完这句话,我就看到他好像全身抖动了一下。
“曾经,这里只是一片小小的村庄,这里民风淳朴,人们安居乐业,过着靠山吃山的平静生活。有一天,一个想要讨口水喝的名为敖广的老人来到了这里,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像他那样的外来者可为数不多,于是,热情好客的村民们纷纷拿出自家的酒肉去招待他。老人被这些村民深深打动了,便决定在这里停留数日,村民们知道这件事后更是争着邀请他来自家住,他婉言谢绝“我只需要住到后面的山里就足够了”,村民们嘱咐了他很多次要注意山林中的蛇虫猛兽才安下心来。…………”在我说到“敖广”这个名字的时候,奥罗似乎呆住了。
“而后来的几天里,这位老人都住在山里,常常教村民们种植农作物、驯养野兽、合适的耕种时期等等,就这样在这里待了几天,便离开了。之后的每一年,他都会到这里来看望这些村民们,在村庄里也有了许多威望。
有一年,他回来时,却发现热闹的村庄此时死气沉沉,看上去荒无人烟,像是废弃了一样,田里的枯草涨过了膝盖,枯黄的大地上爬满了裂缝,几位村民告诉他,今年在这里发生了罕见的大旱灾,已经缺水很久了,这里的庄稼都干死了,人们只能靠吃树皮野果过日子,个个瘦得皮包骨头。
老人听了这话,表情变得很严峻,便道“我会一点点呼风唤雨的小伎俩,不妨让我试试”村民们都同意了,于是,他们找来几张破旧的木桌,杀了一只很不容易找到的鸡,还有一些难以找到的道具也统统翻了出来,老人戴上神鬼面具,手提法杖,口中对着天空念念有词。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告诉村民们“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今天晚上就会有降雨了”
到了凌晨的时候,果真下了一场大雨,村民们欢呼地在雨中接水,感谢老人所做的一切,如果不是老人为他们求雨,那么他们就都会渴死…………过了几天,老人又即将离开,当晚,村里的长老们经过商议,要感谢他所做的一切,便家家户户都集一些鸡蛋、蔬菜由村里的几个年轻人送给老人。他们背着这些东西爬上后山,却怎么找也没有找到这位老人,更没有找到什么屋子,只找到了一个陈旧的供奉台,可是这里根本不能住人啊!村民们在找了几圈之后,只好打着火把遗憾地下了山。
第二天,一个隔壁村子里的樵夫告诉他们说,自己昨天晚上在山上看到了一大片龙的形状的阴影,村民们这才恍然大悟,那位老人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龙王!于是,村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修缮了后山上的的供奉台,后来还把它修缮成了一座寺庙。这座青青的大山也就因此被世世代代的人们称之为“龙王岭”了。”
说完。我长长的喘了一口气,以龙形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实在是太累了,值得一提的是,龙形的声音很是沉稳,讲这一类故事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敖广…………”他口中念念有词“那是……”
“我父亲的名字”
“欸?”我突然震惊了,原来这个传说是真的存在的,它不仅仅是哄小孩子睡觉的故事,而是一个真实的事件
“但是,真实的故事并不是这样”他站起身来
“后来,在他即将离开的前一个晚上,那几位年轻人找到了他,但是,当时,他在以龙形————一只巨大的黑色巨龙睡觉,因为相信这群村民的淳朴,他没有做任何魔法防备,连最基本的保护屏障都没有制造”
“熟睡中的龙族,如果毫无防备,哪怕是手无寸铁的人类都可以杀了他们…………”
“那几位村民,因为恐惧,把他……………………”奥罗紧握的手不住地颤抖起来,背对着我,我却好像听到了像是猫咪声音一样细小的呜咽。
“什么都没有留下…………”
“然后下了三天暴雨…………”
“村里的人尽管因此逃过了一次旱灾,但是在之后都因为种种不明的原因而统统死于非命…………而隔壁村的樵夫则是最后一个死去的,他的只写了一半的日记掩盖了真正的事实…………”



………………………………
空气顿时安静了
“所以说————你们人类还是离我们龙远点比较好!”一个尖利的女声从我背后传出,回头一看,是背着包的一个人,看上去貌似就是之前看到的澈了
“我说罗,你是怎么同意让这家伙加入我们的,搞不好会害死我们的!”
“…………他和我们差不多”
“他是东方龙好吗”
“差不多”
“唔大哥哥也是龙吗?”澈背后的背包中探出一只嫩绿色的小龙(这只是鏊子)“原来千哥哥也是龙!”
“话说你们的怎么都出来了,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你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奥罗催促道
“不是我们不想回去,也不是我们想出来”澈拿出手机,顺便把鏊子的眼睛捂上(唔你干嘛?)打开远程的客厅的监控,透过走廊的一扇门的门缝里,可以看到两坨蓝蓝的东西在抖动着
奥罗已经满脸黑线了,澈又打开手机的媒体音量
“啊,那里…………不可以…………”
“如何啊…………呼呼…………我可是在这方面很厉害的…………”
“到底是什么啊”鏊子探出头来,又马上被澈强硬地塞回旅行包里“好孩子不要看不要听!”
立马关掉手机,道“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奥罗陷入了沉默
“要是把鏊子带坏了怎么办?”澈追问道
“……………………”奥罗一脸无语,谁知道这俩突然就…………那啥了。
“知道了,回去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节制点”
“割以永治、割以永治啊!”澈走之前还不忘再叮嘱几句



=================================================================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位西服革履的男人游荡在其中,饿狼般四处寻觅着可捕捉的猎物。
突然察觉到了一股微弱得难以察觉的气息。
-龙族的味道
饥渴的舔了舔开裂的灰色嘴唇,伸进口袋里上好了膛,按住蓝牙耳机:“这里是“緖”南11区,疑似目标”便将双手狠狠插进衣袋中,一口吐掉嘴里叼着的半截烟屁股,跟紧这个家伙-这里人太多,不好实行捕捉。
眼看他拐进了一个小巷中,他便立刻跟过去
-不错,正合我意
看上去还像是个小的,估计不难解决,一个人就够了。
又看了看布满灰尘的墙体上的通往矮房房顶的金属楼梯,他鬼魅一笑
-有趣的事情要来了


-------------------------
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刚刚在街上的时候似乎还隐隐约约听到了“目标”什么的
啊!才想起来,奥罗给的喷剂我一直都没有用过…………话说真的有用吗那东西?
想着想着就拐到了某个小巷子里。突然就好像听到了其它人的脚步声。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千万不要是…………
突然,只觉得胸口一凉,冷冷的空气争锋涌入胸腔……低头一看,鲜血已经染红了上半身…………
“唔…………”直到现在才发觉一股无法忽视的剧痛,火热的液体从喉头不住地往上涌……“呕…………”喷出一大口鲜血。
“咔哒”又听见上膛的声音,接着,一个冰凉的柱状硬物顶到了我的后脑-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了。
“喂!”面前不远处看到了奥罗往这边慢悠悠地渡步过来,冲着我身后的人(?)指手画脚。
“喂!小子,哪个部的?居然敢抢我的猎物!”
诶?诶!诶?!
奥罗一副混混样歪着头,冲着我身后的某人翻白眼。
“知道我是谁吗?菜鸟”
拿出一张黄色的金属牌子在他面前晃了几晃插回衣兜。
“你是?”身后的人终于发话了
“嗜龙者”奥罗满脸都是大写的傲慢
“没听说过。”
“每个高级成员的名字你都认得吗?”
奥罗反问道
“这…………”
“你干的不错,就是这货太嫩了”奥罗看了我一眼
嫩???
“之前下级有跟我说过你”奥罗双手插到腰后,恍如真正的领导一般
“………………”
“你干得还不错,但是----”奥罗拖长了语调,指着他说到
“你太爱表现了,比如说-”抓起他手中的枪对着我“明明可以打这里(用枪对着我的心脏位置),你却偏偏要打这里(指着更靠左的位置)”
“是……”
“又比如----”奥罗再次拖长了声音说
“你要捕捉龙吧,人形的时候要打四肢的关节部位,明白吗?”
说到就对准了我的左手肘部
喂喂喂!不要啊!
“砰-”子弹精准地穿过了我的左手……
嘤嘤嘤…………好痛…………
“这样才不方便逃跑和反击,懂了吗?”
估计是他点了点头。
奥罗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到“好好干啊年轻人~”
“好……好的”
“这家伙我就拿去了,毕竟是我看中的猎物”
“好的”
“嗯…………然后,你可以滚了。”他说到,粗暴地抓起我的后腿准备把我拖走。


-从刚刚到现在我一直在流血啊喂!我要失血过多挂了!
“等一下,前辈”那个人叫住了奥罗。
“嗯?”奥罗转过了身
“我能在试试攻击人形龙族吗?”
“当然可以”奥罗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奥罗把我扶稳在墙上,另一位站在几米外开始“打靶”奥罗还时不时地指导几句……
……
……
讲真,如果被打的不是我,我真的会觉得他打得挺准的
全他妈射中了!弹无虚发!(╯°Д°)╯︵┴┴
感觉全身已经动不了了…………我感觉我已经是一只废龙了…………浑身的关节处基本都被打了枪…………血流一地
重点是-我一直都没有因为疼痛而昏死过去,一直痛啊!!!
看了看天,奥罗随意地送走了那个人,然后看了看动弹不得的我,抱起我批评道“都说了要你喷可以隐蔽龙族气息的喷剂,这次吃到教训了吧
“呜……”
“哭什么,这种程度的伤完全不会致命好吗”奥罗说道
“诶”
奥罗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在休息了几天后,我又完全恢复了,此刻我挥动了几下几天前还血肉模糊的爪…手,此时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龙族的自愈能力,真是惊人啊~
某河河畔碧绿的河水映照着两岸的高楼,又被水中鱼所打破平静,里面的光影便渐渐变得模糊…………我把头伸过栏杆,看着水面——这里面,是不是也有一条深藏不露的龙呢?
“奕千!”不远处的雨泽向我挥手呼喊道“你看那个!”他激动地把手指向天上的一朵正在悠忽飘动的白云“像不像是一条龙?”
那倒还真是有点像“嗯,是很像啊”我点点头
“说起来,你似乎最近一直都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啊!”雨泽凑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鼻子离我的脸只有几尺远
“呃…………是你的错觉吧……”我狡辩道,不过也有可能是的,毕竟哪个正常人活了十几年了才知道自己是龙与人的产物,然后这个世界的龙、中国龙、西方龙、魔法、争斗、势力什么的,完全会把一个正常人的三观颠覆吧?没有崩溃就已经很不错了好吧?不过雨泽……他不应该知道这些事情的,我最好不要告诉他,免得他太担心
“不,绝对不可能”雨泽一口咬定:“这段时间你绝对是经历了什么,比如——”
“说起来好像你也是啊,整天往宠物医院跑,看的书都是关于狼的,而且——”
“你居然还开始看动物世界了!”要知道,雨泽从前可是对这种节目毫无兴趣的,用他那个时候的话来说,就是“动物世界是人不经动物的同意偷拍的,跟偷窥的性质没什么两样………………”一类的借口
“我……”
“我那只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好吗?!”雨泽回应道:“相比起来还是你上课发呆的情况更严重啊!”
那是因为奥罗教的简单的魔法都好难啊!个个跟圆周率一样的又长又无规律除了死记还有什么办法?
“所以这就是你上课的时候看狼交配的小黄漫的原因?还是蓝色封皮的小黄书?”我抓住了雨泽的把柄
“你……你看到了?“我看到雨泽狂汗了一阵:“那…………那是大兴安岭地区的特产好吗?还有人高价向我收购一本呢!”
“那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吐槽道,雨泽同学请你不要把上课看蓝色小黄书说得这么高级ok?
“总之就是这样那样这样那样了……”雨泽语无伦次地解释道,然而我完全听不懂,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咳咳,总而言之就是”雨泽严肃地得出这么个结论道:“我的黄书我做主。”



—————————————————分割线——————————-——
晚上,又看到了到处闲逛的奥罗,还是跟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一样,全身能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就像是个移动的包子一样……
“嗯?是你啊”奥罗看到了我:“这么晚出来走动,小心又被抓走”
一提这件事我就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那你怎么也出来了?”我说道
“我这只是日常的出来探勘情况?而且最近…………这里的魔法气息越来越重了,也就是说,可能已经有人注意到了”
“那…………”
“放心了,就算被发现,我们也可以很轻易的逃跑”奥罗淡定地说道
“话说我一直很好奇……”
“嗯?”
“你们平常都宅在地底,那么究竟吃什么?仍然是狩猎吗?”
“当然不是,我”奥罗指指自己“我是写小说,关于龙和魔法之类的,而澈,则是画漫画的,整天基本都是埋头画画,也有很不错的作品,比如之前的【龙与狼的救赎】漫画版,就小赚了一笔,然后那对兄弟就是开发游戏的,就是那种…………咳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好…………”
“听上去……”
“和人类中的肥宅差不多啊!”
“唔…………是有点像了,但是没办法了,总不能也像人类那样做那种光明正大的工作,也只好这样喽”
“…………好无聊啊”奥罗看见四周无人,变成黑色巨龙懒洋洋地趴在地上
“要不…………我们来切磋一下?”我提议道,其实之前就很想看看奥罗打架的样子了(口意),不过貌似奥罗的嘴炮技能更强啊…………
“你和我?”奥罗顿了顿,继而哈哈大笑“你比不过我的”
“…………是你怂了吧”
“什么?!”
“还是说你在这一方面很**?”
“呃…………”
“不会真的是吧?…………”
“来就来!”
奥罗匍匐在地上:“凭你的实力完全没有胜算的”
“没事”我深呼一口气变成一条悠长的白龙“尽管来吧!”
“好”奥罗刚刚回应,周身便出现了一圈血红色的魔法阵,闪动着暗红色的幽光,突然魔法阵中窜出几条黑色大蛇,黑影般劈头盖脸地朝我扑来,霎时间已是数不清的数百道——
我顿时慌了阵脚,没想到龙族打架都是这种架势吗?迅速窜开腾空,扭转身体,落到了一座居民楼的楼顶上,而黑影也随即跟来,完全没有减速的样子,到达一定距离的时候就像是锋利的长矛大刀般刺向我的各个部位,我骤然变了脸色,却又见奥罗挥动翅膀,口中念念有词——又一次施法!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周围出现了强烈的违和感,只见根根细到难以察觉的银线从尾巴一直向脖子伸展分裂,像是风筝线一样的无形而又不可小看。
奥罗伸出爪子,在空气中握紧
“咔啦”的一声,我只觉身上的鳞片被巨大的压力冲裂拉碎,碎片嵌入肉体中,顿时浑身泵满血花,一股股的热血流到了脸上。
“吼!”我猛地一摆尾,挣脱了银线的束缚,在这短短几秒内,黑影已经冲过来离我不到数十米,我第一次看见了它的全貌——一条条粗长的大黑蛇,而且还在飞跃的过程中不断地分裂,产生更多的黑蛇交错纠结在一起……要是被这个击中,恐怕难逃一劫!
我扑动爪子攀爬到略高一点的地方,朝着黑影扑了过去——
“什么……”我看到奥罗头上流过颗颗汗珠,却又马上被周身使用魔法所造成的高温蒸发掉融入在空气中。
头最先进入了黑蛇中——一条条黑影直接开始啃食吞噬进去的躯体,我忍不住呻吟着,忍痛继续借着惯性往前冲刺,穿过了黑影后的躯体已是遍体鳞伤,被自己不断喷溅而出的血液染成了一条红龙
奥罗大吃一惊,估计他没有想到我会直接冲向他,被我扑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我用身体纠缠在一起(蜜汁蟒蛇?)
尖利的牙齿对准了喉管,近到轻轻一咬就可以夺取口下的生命……
“呼…………呼…………我赢了…………”我喘气道
“不”奥罗嘴角划过一丝微笑
“你已经死了”他指指我的脖子处,我仔细看才发现那儿还有一根圈起来紧紧绕着脖子的银线,只需要微微发力,就可以取得项上龙头…………
“平局”
“走吧”奥罗挣扎开来,他倒是毫发无损,我倒是痛得不行,身上的一些鳞片在刚刚都被硬生生地扯下来了……感觉就像是被拔指甲一样,而且貌似还有一些碎片扎进肉里了,动一下就痛。
“等等……让我趴会儿……好痛……”
“…………………………”
奥罗伸爪一个魔法阵丢过来,身上的伤便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

可以这样的吗?
等等那上次怎么不用这个?!
奥罗的解释是,用魔法很累,用多了伤身。
“…………”
“话说这些”我看向地上的一些血迹和碎鳞片“要不要清理一下?”
“这个不用了”奥罗回到“待会儿就会下雨了,这些都会被冲到下水道里的”不过他从地上拾起一片完整的鳞片递给我“不过挺好看的。”
…………
我草草和奥罗道别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洗了个澡就睡了,晚上躺在床上,耳边传来了绵延不绝的雨声。



【第二天】
最近天气越来越热了,不过倒是因为雷沃利的咖啡店里有空调的原因客人比平时多了一点。(大概?)但是这样一来我也总算是有些事情可做了,不用再闲着了
“奕千!别发呆,把这个送到3号桌去”
“好的”
“服务员帮我倒杯水。”
“好的”
“奕千你怎么还没送过去,快去”
“好的……”
“都说了卡布奇诺已经卖完了!怎么还要?”
“我点的是巧克力味的”


——就是有时太忙了点
但是在工作的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走走神发发呆什么的: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简直就是像梦一样,但是口袋里我自己的龙鳞却一直证明着这是事实。
奥罗之前还问过问我,我手上一直带着的玉镯到底是什么,这个……首尾相连的扁圆形,以龙为形象的绿色玉镯,我妈说是我父亲的遗物来着。不过蛮好看的,干脆就作为护身符带着喽……


休息期间,我随意地打开某论坛查看帖子:
《路史?后纪》卷十一:“当舜之时,人来效献(献也)龙,求能食之。高阳之后,有董父能求其欲,使豢之。赐之氏白豢龙。封于鬷川,于是始有豢龙之官。”《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云:“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姓(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飧之,既而使求之。大概意思就是抓到了龙然后养着玩…………(不)
又比如在秦汉时期的《史记?封禅书》中记载过:“昔秦文公出猎,获黑龙。”(也许是奥罗的黑历史?)
而到了唐代,则有《新唐书?五行志三》载:“贞元末(805年),资江得龙丈余,西川节度使韦皋匣而献之,老姓纵观。三日,为烟所熏而死”。
抓到后就活活用烟熏死了…………
而《唐年补录》载:唐咸通末,舒州刺史孔威进龙骨一具,因有表录其事状云:“州之桐城县善政乡百姓胡举,有青龙斗死于庭中。时四月,尚有茧箔在庭。忽云雷暴起,闻云中击触声,血如酾雨,洒茧箔上,血不氵于箔,渐旋结聚,可拾置掌上。须臾,令人冷痛入骨。初龙拖尾及地,绕一泔桶,即腾身入云。及雨,悉是泔也。龙既死,剖之,喉中有大疮。凡长十余丈。鳞鬣皆鱼。唯有须长二丈。其足有赤膜翳之。双角各长二丈。时遣大云仓使督而送州。以肉重不能全举,乃剸之为数十段,载之赴官。
”《本草纲目》则称“龙有九似”,为兼备各种动物之所长的异类。其名殊多,有鳞者谓蛟龙,有翼者称应龙,有角名多它,无角称龙。传说多为其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然而并没有这么厉害……(大概?)
………………


但是奥罗说,罗尼亚中学的——校长霍尔-希尔伯特也是龙,我们的校长是龙……我也是龙……雨泽知道了会吓到原地爆炸吧……(不)
“奕千!”一声呼喊几乎要把我的耳膜穿透,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发呆太久了,休息时间已经过了,赶紧端着盘子走向某桌,途中还差点滑倒。
正在客人面前拿出笔写字的时候,兜里的鳞片也不小心带了出来,我差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的鳞片!”还好忍住了,我立刻蹲下来身来假装系鞋带,手刚要捡起地上的琥珀色白龙鳞时,另一只手却捡起了它。
我抬头一看,看到了雷沃利的脸
“你究竟是谁!!!”雷沃利往后猛退了几步
“我…………” 我此时也十分慌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已经和你们、他们彻底划清界限了,为什么还是追着我不放!”雷沃利追问道:“关门,送客!”
措不及防中,他便已经扼住了我的脖子:“托你的福,我又得得搬家了”

双手开始施加力量,气管被堵住的异样感越来越明显,我像是离开水面的鱼般张大嘴想要获得更多的氧气,双眼的视野却开始变得模糊,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直到大脑也开始变得迷迷糊糊了 


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雷沃利前停止了呼吸与挣扎,还带着热量的身体彻底瘫软在地上。雷沃利松了一口气,浑身瘫软地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而诡异的气息充斥了整个房间——
“这是……”雷沃利扶着墙爬起来,伸展了一下筋骨,扭了扭脖子,这种精神被狠狠镇压的感受,他似曾相识
眼前的“人类”,手腕上的玉镯突然发出一阵不易察觉的绿光,浓白色的气体在周身爆开,伴随着组织增长变化重组的声音,一条高大的中国龙出现在了咖啡店中
“喔?是中国龙吗?还真少见呢?”雷沃利面不改色地说道,但是心里却忍不住一阵紧张,因为他之前和中国龙可没什么接触,尽管都是龙族,但是中西方龙的差别比外观上大得多。
“暂且就当成是加长版的西龙吧。”
东龙站起来,面孔似乎都被怒火扭曲了
,周身的一些物体竟被未知的一股气场带动起来,脱离了引力在空中自由地漂浮,就连是雷沃利口袋中的派克笔此时也飘到了天花板上
“什么……”
白龙金黄色的瞳孔面对着雷沃利,巨大的爪子在地面上随便蹭几下就留下了巨大的裂痕。
雷沃利见情况不妙,立刻夺门而出,以自身最快的速度在街上奔跑——他在看到这条白龙的第一眼就深知无法靠硬拼取胜
白龙敏捷地穿过店门紧随而出,丝毫没有刚放过他的意思。
“吼————————一声威武的吼声
雷沃利往后一回头,看到了在他身后的白龙在风中舞动身体招出阵阵风的波澜,一阵巨大的气浪在身后炸出,白龙像是离弦之箭一样射出,撞破咖啡店的玻璃橱窗,直接以直线距离冲向雷沃利,速度之快,街道上的
被撞到的物体皆四分五裂,而它只用了几秒便已超过了雷沃利
“好快…………”雷沃利惊呆了的嘴唇抽搐着道出
随即又跳起拿出自己一直藏在身上的一把蝴蝶刀——抽出衣袖中甩出刀刃直接冲向白龙的身侧砍去——一阵剑影下去,被血液所染红的刀刃带走了些许龙鳞抽离了白龙的身侧,留下一道被拉长了的刺眼刀痕。白龙吃痛的惨叫一声,喘着粗气像是疯了的野兽一样张开嘴向雷沃利咬去。
雷沃利瞬间抽出一只手拉开蝴蝶刀顺势横向刺入白龙的口中,拦住了白龙的致命一击,粘稠的口水与血液滴落在雷沃利脸上;白龙尽最大限度撑开下颚想要直接吞下雷沃利,但是两人僵持的现状却很难做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