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随笔

综合 | 白寒

这只白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被打死x】

龙之初音 白龙的那些事 角色故事:红炽 角色故事:尼尔 角色故事:娜乌 角色故事:金琮 角色故事:海莉亚 世界观补完 特别篇合集 世界外的那些朋友们 角色档案:本家 角色档案:世界内非本家 角色档案:世界外 真·随笔——白龙家那些事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白龙与牙医

白龙随笔 by 白寒

2017-8-27 14:10

【啊,因为前段时间自己看到了洞洞所以去牙医桑那里转了一圈……至于过程?emmmm~everone afraid The dentist,isn't it?——白龙的前言】


“呼哈~”

伸直前爪弯下身体,白寒打了个哈欠

“咕——叽~”

小白们学着他的样子伸懒腰x3

“咕咿~”

红炽的小眷族们发出噜噜噜的声音飘过来找小白们玩

一红一白两种小家伙最近总喜欢腻歪在一起

“咕-”

不过今天冰海的主龙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用舌尖舔了舔后牙,白寒总觉得好像上面有些什么

“呼噜-怎么了?”

过来找自家眷族们的红炽看着白寒在那一只龙莫名其妙的舔着嘴

“牙。”

“咕咿~”

背后痒痒的,白龙知道那是她的小眷族爬上来了

“咕咿,蚂蚁牙黑w”

“?”

被眷族这句话闹了个蒙的白龙与赤龙对视一眼

“咕叽咕叽~师傅张嘴去照照镜子哟~”

“有惊喜咕叽叽~”

“咕叽咕叽~”

自己的三只小白也跟着起哄



于是不得解的白龙用魔力在面前凝结了一块厚实的冰,用来当做镜子

然后,张嘴-

“啊~”

“呜?看到了-”

红炽侧过头瞄一眼,耳朵立起来动了动

“……”

白寒自然也发现了

他的后排第三颗牙已经有了裂纹,而且……



“喂?”

正打着游戏的塔纳托斯摘下耳机,拿起桌上显示打进来电话的手机

“徒弟啊,你在冰海那白白的老师似乎有问题又要你帮忙了。”

是自己的师傅卡伦斯

“上次才多久,又坏了吗?”

“不,这次似乎是他自己坏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幸灾乐祸

“好的,我知道了师傅。”

挂断电话,尼尔推推眼镜

自己坏了?会是什么情况……



另一边-

“喂,蠢白,你都是成年的龙了,怎么会坏牙?”

“本龙也不知道- -”

一边扇着翅膀一边舔那颗坏牙的白龙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他倒是先找过老朋友卡伦斯了

对方的回答是——‘啊,那就让尼尔来吧,你也教过他怎么治这个来着?’

而白龙现在则是在正常的巡视领地

因为每次解除冰海外的屏障,他都要担心某些讨厌的龙会不会冒冒失失闯进来然后被重新启动的防御机制给冻成冰棍

虽然的确有在冰海危险区外花时间放了一些【低温警告】的牌子

然而事实证明……

并无卵用



“咕嘛~~”

扒着黑色的绒毛,小黑龙兴奋的叫个不停

“影子,保护好自己,冰海外面很冷。”

塔纳托斯伸出四爪平稳的着陆在雪线外的结冰区里,回头看了看缩进绒毛里只有两颗紫色豆瞳眨呀眨的小黑龙,随后再次起飞

虽然他认为这里很美丽

但是对于死亡的敏锐感知,他也发现了雪下冰层里埋着的不少冻尸

各个种族都有

看起来那些都是试图进入冰海,但却最终失败了的倒霉鬼

而现在,冰冷的极地寒风正吹动着自己的毛发

‘真的……有些冷啊。’

淡紫色的微光视野里清晰地看到白寒用魔法留下的安全路径

那个话不多整天木头脸的白龙还是挺在意自己的不是?



“呜呜呜……”

被缠住的黑龙伸出爪挣扎

“啊呀~小弟弟你又来了~”

而始作俑者,正是红炽……



“那个,白寒老师他?”

“哦呀,大姐这不太高兴把这事给忘了,大概是牙疼?”

红炽四爪离开地面,慢慢走在毫无依托的半空中前进

“呃……”

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东龙漂浮行动的尼尔还是愣了愣

具体原理未知,东方的家伙们从不需要翅膀

即使有——那也是如虎添翼的存在

“呜-”

而白龙呢?

他正捂着侧边脸嘴角抽抽

正所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一口咬到冰块忘记了牙已经被蛀蚀到开裂的可怜白龙就地疼得哼哼打滚

于是被红炽连拖带拽地送了回来

至于是谁通知的尼尔?



“话说红炽姐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小正太从裤兜里摸出自己的手机

“嘻~秘密w”

回过头挤挤眼,赤龙第一次开始玩起了东龙们喜欢的‘保持神秘感’这类小把戏



“啊——”

“看起来是完蛋了,为什么只有这一颗牙出问题了?”

拿着红炽友情发光的尾巴尖在白寒嘴里照明,尼尔正在给他检查牙齿

“本龙也不明白……”

白寒捂着脸,声音闷闷的

“enmmm~接下来确定了原因的话,就开始治疗吧?”

“?!”

感觉身上被什么压着,白龙回头

“看啥,张嘴,蠢白~”

早已经用长长的身体把自己缠了个结实的红炽笑嘻嘻

“!”

然后,就是眼前看上去像是从科技世界那边买过来的液压钳子

“呜!”

“啊,因为找不到龙体型可以用的工具所以只能用这些代替了,红炽姐接下来有劳了~”

提着钳子的尼尔一脸人畜无害地笑容向赤龙挥挥手

“哼哼哼~放心去吧,有本王在这只蠢白不可能动得了~”

“呜呜!”

白龙睁大了眼



嗯……至于为什么不给自己拔牙

你们都没听过再好的医生也没法给自己做手术这句话么?

虽然这么干过的家伙也不少了,不过实行起来依旧难度不小

所以,白龙很明智地也顺道教了塔纳托斯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物归原主用在了自己身上……



“呐,就是这个。”

手里抛弄着一颗跟弯刀似的黑斑牙齿,尼尔耸肩

“不太痛。”

白寒伸爪揉了揉有些空的侧脸

“本来以为有罪受的了。”

“老师啊,你自己都是龙了还会忘记龙跟人类牙齿不一样这件事么?”

尼尔扶额

“那颗牙早就该去我那报道了,下面又长出了一部分新牙被上面挡住,而且神经也没萎缩,所以才会痛。”



龙的牙齿属于侧生-侧面依附于颌骨,有神经与血管相连,并无完整的牙根

所以掉牙齿与拔牙来说不会像哺乳类一般上刑

不过有痛感这点是跑不掉的



“坏牙的原因大概想到了。”

白龙正看着在旁边跟其他小龙们咕叽咕叽讨论自己缺了颗牙事情的小白们

“和红龙打了一架,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半年前?”

用爪背杵了杵下巴,白寒想起来之前为了给自家配偶找药材的时候与红原龙的那一场硬仗

当时还被打掉了几颗牙

“应该是那时候只有这颗牙裂了然后又一直没掉下来。”

尼尔推了推眼镜叹口气

“老师啊,下次别这么拼命了……”

“嗯。”

虽然知道他不会听自己的话,不过尼尔还是说了一遍,权当是提醒

The End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