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综合 | 刃龙

这个短篇小说集,是我很早以前就有想法进行创作的,现在终于开始了。这个系列的主题是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七个寒冬

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by 刃龙

2021-4-24 22:14

01

“哈维,我们该前往枫树林了。”

“喔。抱歉,我看得有点入迷了。”男孩缩了脑袋,把头埋在枫色的围巾里,缓缓跟在队伍末尾,教授希娜在前方带路。

可走到一半,哈维又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陈列柜。透明的玻璃柜内悬着一根沾满污血的肋骨,约莫有1.6米,前端尖锐,后端隆起,就好像几小时前从动物体内取出,仿佛还活着。柜台旁边写着“敬畏生命,珍爱生命”。

这是龙的肋骨。就连龙也会死。生命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吗?哈维想着,呆在了原地。

“哈维?”

“啊……来了。”

他踉跄着走进枫林生态区。女班长李敏的嘲讽接踵而至:“瞧你现在的样子,会有人把暖气区交给你看守吗?”哈维攥紧了拳头,支在胸口,怒视着女孩。

“好了,哈维的实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猜哈维只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有点太激动了。”希娜体谅地说。

是啊……第一次见到这些。无论是沾满血的龙骨,还是随风晃动的枫叶,这些教科书里面才会存在的东西。哈维伸出手挡住头顶晃眼的日光灯,透过指间的缝隙看层层叠叠的枫叶。那是凝绯的轻绡,美得不像是这个世界的生命。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希娜指着柜前的卷帘,一字一顿地念道,“这在中国是一句有名的诗句。其意思是落下的枫叶也有情感,守护者活下来的花朵。说到这里,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哈维的父母。”希娜说着推了下眼镜,哈维却别过头去,一言不发。

“大家都知道,自2249年来,‘雪球地球’的不稳定周期频繁出现。地球上绝大多数生物灭绝,人类也只能靠着仅剩的能源存活。随着全球大降温的到来,冰龙这种生物也一同出现,它们劫掠人类的资源,以人类为食。人类与其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夜以继日地守护着最后的防线——暖气区。”

哈维把整个脸都埋到了厚实的围巾下,身子微微颤抖,但没人注意到他在流泪。

“哈维的父母,正是与冰龙战斗的勇士,捍卫着人类的底线。第16号暖气区正是在他们的保护下幸存至今。今天是你们的毕业日,这意味着,你们也是捍卫人类未来的勇士了。记住,死亡并不可怕,正如哈维的父母一样。他们是英雄,即使已经死去,仍会活在我们心中。”

什么英雄,哈维想。他只想父母好好的,像平常人一样安安稳稳活在暖气区。只有活下来才是英雄。

“现在,让我们宣誓。”希娜将右手别在左胸前,庄严肃穆地说:“从今日起,我愿意成为人类守护军的一员,用自己的微薄之力,为人类做贡献。不惧死亡,不惧痛苦,人类本就一体,我们永远同在。”

所有的学生都神采奕奕地齐声跟读,只有哈维拗动着无力的嘴唇,缓缓闭上了眼睛。

 

02

“第七个寒冬,快到了。”这是希娜对哈维说的最后一句话。

起先哈维并不在意,但接下来的几日都能从有线广播中听到通报。第七个寒冬确实要来了。印象里,寒冬指的就是大寒潮,突然的降温可能持续数周甚至几个月,温度最低到达零下120度。届时人类不仅不能外出,还将面临冰龙的威胁,那些成群结队长着翅膀的生物会钻进任何有热量的地方,然后啖食所有的能源。

作为守护者,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检查所有的供暖设备是否正常。

“核反应堆,只剩12%了。”

“煤炭,6吨。”

“太阳能发电帆,两枚受损,还有四枚。”

“水压表……”哈维一边用笔纸记录,一边望向那个生锈的圆盘。“零。”他生硬地吐出一个字,眨巴下眼睛。

水压为零。这怎么可能,即使水池冻结了,也不会显示为零。但他很快想到,可能是水压某一时间超出了阈值,而后水压表爆针了。他很快往地下水池跑去,到了水管前才发现早已断裂。

“糟了。”哈维一个劲往回跑,“水管断了。维修师,赶紧找维修师!”那一声呐喊在整个暖气区回荡,随后便是人群的嘈杂声,带着惊恐、哀伤与不甘。

 

03

今天是暖气区停止供暖的第三天,所有人都苦不堪言地缩在一团,围上厚厚的毛毯,用彼此的体温取暖。

哈维目睹了第14个人的死亡,其中有女班长李敏,还有曾经玩得特别好的瘦弱男孩韦德。他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在眼前流逝走的无力感,当他看到那些人的尸体抬进备用粮库时,只感觉心里麻麻的,有点苦。

好消息是水压终于修复了,当温热的湿气扑到皮肤上时,人群爆发出欣喜的欢呼。坏消息是能源不足了,最多只能撑过一周。但据专家研究,这场寒冬将遥遥无期。人们在沉默中相互慰藉,说“没事的,都会过去的”,可哈维却不这么想。

哈维觉得,自己作为守护者非常失职。如果能早些发现水管破裂,或者提前采集更多的可燃冰,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一周很快过去,人们叫苦不迭。哈维为了采购食物,穿行在菜市场中,钢铁架上连一片菜叶都不剩,这里早已空无一人。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像蹄铁般敲打着地面,仿若孤岛上的生还者。他看到几个老人蜷缩在角落里,他们早已没了呼吸,只不过在这样的寒冬,身体并不会腐烂,也没人收尸。

“守护者!”一双枯枝般的手从身后攥住了哈维的肩膀,浑浊的眼睛闪着泪光,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你是守护者吧?救救我的孩子,他母亲刚刚去世……求求您了,您是守护者的话一定有办法吧。”

这样的场面哈维已经遇到过很多次了。他很想告诉这些人,守护者也分很多种:他不过是检查设备的员工,并不是那些舞刀动枪与龙生死搏斗的战士。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一个各方面受到保护的普通人。而这些文化程度低,在建设人类火种工程中无法发挥作用的人民,只留落下惨死街头的境地。上流人士可以去购买冬眠资格,但是他们不行。正因如此,这几天暖气区可以见到的活人越来越少,有时候哈维觉得自己活在一块巨大的机器内部,就好像钢铁蜘蛛的卵。

“我……我会的。”他轻轻接过男人海中的婴儿,缓缓离去。背后男人的哭诉、欣喜的呐喊久久不能散去。他明白自己救不了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中心区是否会接受这个弃婴。但……无所谓。人是很单纯的动物,不需要愿望真的可以实现,只需要那一点点希望,就能带来心灵的解脱。

04

“你又带回来一个婴儿?”希娜把记录本“啪”的一声拍在桌上,“这里没有人可以照顾婴儿,就算你带回来了,最终也还是会死去。这无疑是给队伍增添心理负担。如果你放弃这个孩子,那么整个队伍还能正常运转。”

“对不起……我做不到。”哈维小声反驳。

“就算明知道这个孩子会死,也要捡回来?”希娜真的生气了,这可能是哈维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希娜生气。更令希娜生气是,今天核区有两个人斗殴,破坏了控制器,导致反应堆坍塌,唯一的持久能源破灭,核污染紧随其后。显然,大家活不了多久了。

“如果明知道要死亡的话,就不去抗争了吗?教授,那人类为什么要坚持活下去呢?为什么要有守护者的存在?”哈维的话令希娜哑口无言。最后希娜离开了,她带上房门时轻声说:“因为每个人都想自私点”。

接下来的几天,哈维被分配到了最危险的任务——清理核废料。

他穿着厚重的防辐射服,走在空荡荡的核炉室里。控制器已经复原了,但是核尘埃到底都是。就在他清理时,一只奇怪的生物闯入了他的视野。

那个生物身长五米有余,四爪着地,全身玄黑,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扭曲的白光。

毫无疑问,这就是书中所说的龙。爪子像锋利的刀刃,轻松在钢铁地面上擦出火花。头颅与犬科头骨有着相似之处,却覆盖着漆黑的鳞片,后脑勺上长着厚重的尖刺。那对冰蓝色的眼睛如同夜明珠般发光,却无比通透。

它只是站在几米远的地方,轻轻摆动着翅膀,给哈维带来阵阵寒气。

哈维没有害怕,虽然第一次见到龙,但他立马采取了书中的保护措施——启动高温熔炉。整个房间的温度开始急剧升高,冰龙开始胡乱拍打着翅膀,用头敲击着地面,把大地撞出一个坑,但全然没有攻击哈维的意思。周围的墙壁逐渐变得通红,哈维的身子开始冒汗了,而冰龙也无处可藏,最终它朝着反应堆口狂奔,哈维看到它的背后有着一枚枫叶的花纹。冰龙朝着反应堆口一跃而下,哈维立马拉下了闸门,反应堆关闭。接下来,哈维可以通过热像仪看到冰龙在反应堆中挣扎。

都是罪有应得的,哈维心想,正是这些龙杀死了他的父母。

但他的脑海中一直回忆着枫叶和龙的形状,很熟悉。这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当然不是在生态区,而是更加久远的时候,在更加安逸的地方,哈维的确见过这个形状。

就在哈维思考时,反应堆突然运转起来,剧烈的热量开始向外传递,能源显示器显示核能为100%。

哈维怔住了。哪里来的核原料?怎么起反应的?

他拨动着热像仪,冰龙早已不见踪迹。

大概融化了吧,哈维心想。但那种枫叶状的花纹到底是……

“枫、枫……该不会是……”

哈维快步跑出核能区。

 

05

“你是说冰龙救了我们?”希娜不屑地把头扭向液晶屏幕,视频中的人物盘腿而坐,围成一圈,每个人手握着手,形成了一个环。他们是太阳教会,正在在向神祈祷,感谢神赠予的光与热。前六次寒冬里,每次都是他们祈祷后,光与热突然降临,因此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神迹。

“虽然很离谱,但是总比那些神明的唯心主义好吧!教授,您是这一代最有权威的人,真的不好好考虑一下吗?”哈维呼呼争辩着。

希娜叹气着望向哈维,哈维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自己与冰龙幼崽的故事。

那年哈维才七岁,他在雪地里捡到了一只龙,只有大腿那么长。龙全身墨蓝色,四爪陷入冰层,差一点就会被雪埋葬。它的尾巴软塌塌的,病恹恹的模样,腿部在滴血,还有微弱的呼吸。哈维并不知道那是龙,只是好好帮它包扎,喂了它一点羊肉,并且把小龙举过头顶在手中把玩。他很喜欢看小龙张开嘴打嗝的模样,而后眯着眼睛,好像舒适的猫。后来他给小龙起了名字,就叫做枫。原因也很简单,小龙的背后有着枫叶形状的花纹。他们在一起相处了两星期,他间接询问父母是否可以养龙,父母说如果有一定要杀死,但哈维不愿意,最终背着父母把它偷偷放生了。哈维把它装在一支铁皮制作的“船”里,缓缓推向远方。他一个劲朝着龙招手,而龙则朝他发出嗷嗷的叫声,很快就被河流冲到了下游。

这事情太过久远,且只有他一人知道。甚至连自己都不确定这是否是一场幻想。

希娜听完,缓缓摇了摇头道:“如果真是你曾经救下的龙,那他成长到现在,体型绝对大于十米了,不可能是你说的大概五米的样子。”

的确如此。从尺寸上来说,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但……

“但是,这只龙可能是枫的子嗣。”希娜缓缓地说,“龙类的繁殖力和生长力都很恐怖,一只普通成年龙,一年可以产蛋五到六颗,而这些蛋中破壳的小龙只需要一年就能进入成熟期。而且龙族拥有典型的基因传承,不仅仅是外貌特征上的‘枫叶’的花纹,也有可能包含父母的记忆。”希娜说到这里,陷入了沉思。她接着说,“有意思的研究课题,我明天会像中心禀报的。”

但哈维却把头深深扎入到围巾之中。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岂不是杀死了一只企图来报恩的龙?原来当初冰龙没有攻击他是有原因的吗?这些念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时常萦绕在心头,让他寝食难安。

他试图向其他人解释,或许冰龙攻击人类是有其他的原因。也许它们不是那么坏,但无人听信,所有人都把暖气区恢复供暖认为是神明的恩泽。

最终,哈维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真正的龙。

 

06

这是哈维第一次来到外面的世界。拉开大门的一瞬,地面的白光刺得他眼睛疼,接着他戴上了墨镜,在皑皑白雪中彳亍。

世界只有两种颜色——雪白之中散乱分布着黑色的线和点,偶尔能看出某些建筑或者交通工具的截面,他穿着厚重的皮靴,每走一步都会在地上踩出一个大坑。在皑皑白雪中,他不知道自己踩在水面上还是陆地上。当来到开阔的地方时,周围没有任何参考,就好像脑海中的空白世界。

终于,他在雪中擦出了一块标牌。到了,前面就是贝加尔湖。

这里的冰下世界是生态最丰富的地方,一定有龙类会来此觅食。

冷风吹得他瑟瑟发抖,最终他只好猫在一块岩石后面,等待龙的出现。

突然,一阵嘶吼声钉刺着他的耳膜,像是某种高频率的脉冲。很快,哈维就看到有龙降落到湖面。一只、两只……最后足有三十四只龙,停歇在湖面。它们排成一队,挨个的将嘴里的球状物放入一个冰窖。有过多年经验的哈维一眼就看出龙嘴里的东西是核废料。难道说……冰龙把核废料移到此处集中处理?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离谱。

更令他吃惊的是,所有的龙背后,都有一枚枫叶的图案。

“是……枫吗?”哈维用极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可突然间,所有的龙都转过身来,发光的眼睛看向岩石背后的他。龙们轻轻挥动着翅膀,张嘴引项发出呲呲的呼唤声。哈维却不知所措,但或许总是要死的吧,早死晚死都一样。其实当他做出要离开暖气区的决定时,就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他缓缓从岩石后走出,面色平静地朝着冰龙走去,他朝着冰龙群轻轻地招手,冰龙也轻轻挥舞着翅膀。虽然彼此都看不懂对方的语言,但哈维却能感觉到一种友好的亲近感,让他心安。

哈维想到,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就是遥远的相似性了。即使隔着数年的时间,即使是不同的物种,这种友好的相似性,依然连接着彼此的心。他明白,这里所有的龙,都是枫的子嗣。简简单单的一次救助,却在龙族延续了数十年的时间,在一代代的记忆中交替。枫从来没有死去,而是以不同的姿态活着。

他一步一步走向其中一只枫,用手掌轻轻贴近龙的鳞片。奇怪,并不是想象中的冰冷刺骨,而是温暖的触感。冰龙低下头,伸出宽厚的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有点痒痒的。接着冰龙尾巴弯折,哈维下意识做出防御姿态,却发现冰龙带刺的尾巴缓缓推来了一枚蛋,蛋的中心有着枫叶的花纹。

龙发出奇怪的呼声,像是鲸的歌。随后它用鼻翼把蛋顶到了哈维脚边,冰蓝色的龙眸盯着他。哈维霎时间明白了,他轻轻捡起蛋,抱在怀里,朝着冰龙缓缓点头。冰龙也点了点头,开始拍打着翅膀,准备起飞。

“等等!”哈维立马解下围巾,抛到了冰龙的脖颈间。冰龙没有排斥,而且安安静静等待哈维系上。这围巾是小时候父母送给他的礼物,也一直保存至今,但现在,他送给了更需要的生命。

枫开始起飞了,它们缓缓冲上天空,此起彼伏地扇动翅膀,遮天蔽日。哈维很快就发现,它们的胸口开始发出耀眼的蓝光,逐渐变成炫目的白光,这是核反应。那光芒甚至超越太阳,让哈维睁不开眼。等到光芒消散的时候,他发现地面上有一具龙的遗骨,其余的龙早已消失不见。

哈维看到地面上的湖面上的冰层已经融化,有大马哈鱼和茴鱼越出水面,彼此追逐着,鼓着气泡的龙虾和海螺羞答答探出头,打着旋的水草像纷纷的舞女,甚至能看到淡水豹正躲避着滑过的鲨翅。他看到点缀红斑的娟蝶飘然漫舞,摇曳的莎草随风而动。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是生命的气息。

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生命啊……哈维想着,却默默流泪了。他把龙蛋紧紧抱在怀里,轻声说:

“你守护了我六个寒冬,这一次,让我来守护你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