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八章 风停(下)

半刃叙 by Luai

2021-2-23 23:10

黎风弯着腰,把剑身横在身前,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而也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刺骨的寒风,撞在黎风身上,使他的披风上下翻卷舞动着。树林上方不知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薄雾。


  他突然觉得他脑袋上的角那儿,末端处稍微有些酥麻。这种感觉很微妙。他头上长角的地方并没有多少神经,就好像人类的耳垂一样,平日摸来摸去根本不会有什么感觉。但这个时候会感觉酥麻,他猜想,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究竟会发生什么呢?这种奇妙的预感,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内产生,却又打消掉的。


  就是这顷刻之间,他的脑海中唯独出现了他早就去世的蜥蜴人母亲,黎春。


  


  他的母亲和他的父亲是在蒂里克城里认识的。当时黎春是一户人类贵族家的仆人,负责打扫卫生,也干些洗衣服擦地板之类的活。雇佣她的是城里还算富裕的欧尔茜家族。他们的家的大小姐莎金,尤其憎恶人类以外的其他种族。所以,虽然她父亲对仆人没有这种厌恶的情感,但她却把黎春这样异种族的仆人当做怪物一样对待,除了冷眼相看,恶言相向之外,无时无刻不想着去刁难黎春和同黎春一起干活的几个仆人,其中就包括了几个狗头人和蜥蜴人。


  他母亲黎春早已习惯了这些,她知道自己的命运。她知道自己在这座城外,是没有任何容身之处的。换句话说,她没有奋起反抗的资本和勇气,而只有忍气吞声才能让她继续生存下去。更何况,她是蜥蜴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他母亲黎春认识了他父亲。他父亲原来是城里街道上露宿街头的蜥蜴人,刚见到时,黎春还在街道上购买欧尔茜家让她买的东西,只见他父亲,也就是力扎尔,倒在一处阴暗的巷子里,似乎因为中暑晕了过去。黎春看到,急忙大步走开,但刚走没多久,就又折回来,走到力扎尔旁边,往他头上浇了点水。


  力扎尔迷迷糊糊恢复了意识,睁眼看见黎春在身前,眼泪顿时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样炎热的天气,这样冷漠的城市,谁知道如果不是黎春,第二天鬼晓得他会在哪里被剁成一块一块的肉,拿去喂哪家的宠物。他没想到,穷途末路的他,竟然能被另一个城里的蜥蜴人救了命。


  黎春跟力扎尔交谈了一会儿,这才知道,力扎尔和黎春都是当时霍瓦克城外面,蒂里克山上逃命进来的蜥蜴人。当年山上突然发了大火,许多蜥蜴人的巢穴被烧得一干二净。在混乱中,黎春和她的家人走散,从此再没见到她的家人。于是黎春跌跌撞撞,逃到霍瓦克城里,进了欧尔茜家成了仆人,而力扎尔一直以来却只能过着风餐露饮的日子。临走之前,力扎尔紧紧握住黎春的手,带着泪眼同黎春真挚地说。要是哪天黎春不愿意继续待在城里,可以随时来找他。他想他们一起去山上生活,远离这个该死的人类城市。


  黎春听了这话之后,回到院子里日思夜想,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了转机。她可以再也不用整日清理肮脏的马厩,也不用再受欧尔茜莎金大小姐的横眉冷对,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再一个人孤独下去了。她也想找人一起过自由的日子,她也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她也想有个家。


  于是,趁着某天当家出城,夜色正浓的时候,黎春裹着干粮被褥,就逃出了宅院,逃到了她与力扎尔约定好的地方。他们就钻进下水道,带着一身恶臭地爬出了蒂里克城,又逃回了山上。而力扎尔和黎春也就是他们在山上相依为命的时候,生下了黎风,黎平,黎浪和黎静。


  一家人的生活起初还算稳定。力扎尔每天凌晨天还未亮就外出捕猎去了,而黎春就呆在山洞里,无微不至地照顾孩子们。虽然生活条件艰难,但她的心中始终充满着幸福。她看着黎平,就会想起当年躺在他怀里,虚弱的力扎尔的样子。她看着黎静,就又想到她自己。看着她的孩子们眨巴着眼睛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她只恨时间没有办法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运气好的时候,力扎尔会带好几只野兔回来,要么提在手上,要么背在背上;而运气不好的时候,力扎尔不但没有办法捕到任何东西,反是身体上徒增几道血淋淋的伤口,精疲力竭地回到山洞。黎春和力扎尔都知道,在这座山上,他们不是唯一的捕猎者。于是每当这种时候,黎春就会让力扎尔留在山洞里养伤并照顾孩子,她自己则会代替力扎尔,在第二天早晨出发捕猎。她想着,无论怎样,都不想让她的孩子忍饥挨饿。她不想让她的孩子过她以前的生活。她一直这样想着。


  她在茂密的树林里穿梭,她与凶猛的野兽厮杀,她在湍急的河流里挣扎,也在大雪的寒风里颤栗。一年四季,她的信念始终没有改变,因为她知道,当她也疲惫的回到山洞里的时候,她看得到她的孩子,力扎尔,看得到她温暖的家。


  直到,有一天,人类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他们的山洞被路过的商队发现了。带头的护卫队队长首先冲了进来,看到了孩子们,和正在给黎风他们讲故事的黎春。于是队长惊慌地大喊了一声,“洞里有怪物!”,紧接着就从洞外面迅速地又进来了五六个人,都穿着盔甲别着长剑。黎春尖叫着,张开双臂,牢牢地把她的孩子们扣在怀里,和冲进来的队长正面对峙着。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无数痛苦的回忆和恐惧涌了进来。她只听得到她怀里的孩子的哭泣声和她自己的心跳声,却没有听到护卫队队长和他的随从们的议论——“蜥蜴人的鳞片可以拿来做护甲……”“蜥蜴人宝宝可以到城里卖个好价钱……”


  力扎尔此时还在外面没有回来,她该怎么办?自己是他们的对手吗?他们想干什么?孩子们怎么办?她要怎么保护孩子们?她要怎么保护孩子们?


  然而,不给黎春多余的思考时间,一个人就已经提着长剑,大步走到了黎春面前,毫不犹豫地一剑刺了过来。


  这个瞬间,被黎春怀里的黎风看到了。


  剑身擦他头顶的角的地方,狠狠地扎进了黎春的胸口。他仰起头,看到他的母亲的胸口处,插着一把银白色,泛着金属光泽的长长的棍子。红色的浓稠的液体,从插着的地方流淌出来,滴在了他和他旁边的黎静、黎平、黎浪身上,和头上。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只感觉他的角那里,酥酥麻麻的,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而当他抬起头,从他母亲的怀里向上看的时候,他看到了他母亲完全失去了血色的脸,而同样鲜红的液体,也从她母亲的嘴里淌了出来。


  他的弟妹们哭泣着,尖叫着。硕大的黑影们贴着他的母亲,用力地拽着他母亲的手臂,摇晃着他们,大声地咒骂着。而他只感觉头脑发晕,扣在他周身的手臂就像石头一样,压着他喘不过气来。在一片混乱中,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当力扎尔提着一篮野果,伤痕累累地走进洞里的时候,他绝望地看到黎春,抱着他们的三个已经没了动静的孩子,浑身是血地躺在一片血泊里……他一遍一遍呼唤黎春的名字,呼唤失去踪影的黎浪的名字。他跪在地上,捧着黎春,就像他当年被黎春抱在怀里的那样。无助的哭喊声,在山洞里苍白地回响着。


  


  “轰隆!————”


  然而,就是这样一刹那,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阵霹雳,黑衣人的身影从他面前消失。他眼前浮现的他母亲黎春的面容,被一阵钻心的刺痛取而代之。隔了一会儿,当他的大脑终于开始处理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才低头,看见一把长剑,已经从他的后背穿透到了他的胸口的位置。


  这是他的剑。黑衣人已经不知何时地取了他的剑,刺进了他的身体。太快了,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防御。所有所有这些,都发生在黎风的一念之间。他立刻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和黑衣人实力的差距。


  他惊恐地大张着嘴,紧接着,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呼吸,鲜血已经堵住了他的喉咙。再紧接着,他开始失去平衡,视野也逐渐模糊起来,于是一个踉跄,仰面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风停了。


  黑衣人提着剑,低着头看着蜥蜴人周围的雪,慢慢被浸成了鲜红色。其他黑衣人也都凑了过来。


  “把他头砍了交差吧。”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不必了,”提着剑的黑衣人冷冷地回道,“剑我们已经拿到了。我们的目的是剑,不是这个蜥蜴人。”


  “不行,必须给她看到蜥蜴人死了的证据。你知道她做事情的风格。”


  “……”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于是提起剑,又从蜥蜴人的尾椎的位置,砍断了蜥蜴人的尾巴。


  “那就拿这个交差吧。”


  “明白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