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章 审问

半刃叙 by Luai

2021-2-19 00:04

雪已经没有再下了。初阳从山背后探出来,把阳光洒在雪原上。只是山谷死一般的沉寂,显得原本就光秃秃的树林更寂寞了。


  模模糊糊的,巨龙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他似乎是好久没有以巨龙形态好好睡一觉了,这一觉让他很舒服,尤其是不冷不热的风从洞外面吹进来。


  他想站起来舒展一下双翼,突然从下腹部传来一阵刺痛。他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刚经历”死亡“,与此同时,他把头向后转过去,督见了插在自己肚子上的那把剑还依然没有被拔出来,虽然伤口处已经愈合的很好且不再流血了。看起来,更像是伤口处的组织被削去了一样。  


  ”终于醒了吗,恶龙?“  


  巨龙循声看过来。是昨天刺自己的那个蜥蜴人,此时正坐在一团营火旁边看着这边。  


  ”我也没想到,我那么轻易的一刺就能把你刺晕。真不知道是我的剑太厉害,还是你太小看了我。“巨龙看见蜥蜴人把火上烤着的肉串一样的东西从火里拿了出来。  


  “哼……那可未必,蜥蜴人。”巨龙愤怒的哼了一声,”我们的战斗还没有……唔——“  


  就在巨龙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剑从巨龙伤口的地方跌落了下来,”咣当“掉在了地上。不过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了,巨龙发现自己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他的后爪甚至虚弱到还没有足够的力气支撑起整个身体。


  “怎么,你都虚弱成这样了还想要打吗?”蜥蜴人站起来,紧张的看着巨龙。


  “唔呃......”巨龙无奈地只能用龙翼把自己勉强撑起来,面朝着蜥蜴人,“所以你想要什么?拿我的鳞片去换钱?还是拔我的牙?......你能留我到现在不杀了我,还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吧。”


  蜥蜴人沉默了一会儿,


  “我问你,”蜥蜴人冷静的说着,“我们山脚下村子里圈养的牲畜,是不是你掳走的?”


  “什么牲畜?”


  “黎平家圈养的五只绵羊被盗,是前不久发生的事情。一晚上的时间,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尸体都没有。但现场却有龙的爪印。所以我们推断是被你掳走的。”


  “这......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啊。”


  蜥蜴人突然生气地站了起来,


  “我好不容易决定放你一条生路,结果你居然还不承认!那好吧。”


  蜥蜴人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小支装着黑色药水的玻璃管。玻璃管里浓稠的液体还发散着奇怪的烟雾。


  巨龙看蜥蜴人手里攥着玻璃瓶,缓慢地向自己的头靠近,略微有些失措。


  “这是......什么东西?!你想干什么!”


  蜥蜴人来到巨龙硕大的头颅前,右手臂撑起了巨龙的嘴,左手把玻璃瓶里的黑色液体倒在了巨龙的舌头上。巨龙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只感觉自己的舌头变得酥麻起来。


  “这是吐真药水,”蜥蜴人合上巨龙的嘴,“这应该能让你说出实话了。虽然用的是这种卑鄙的办法,抱歉了。”


  啊,看来这个蜥蜴人是真的无知无畏啊。巨龙心想。因为像吐真药水这样的魔法药水,对龙而言是完全不会起到任何效果的,除了能让他的舌头变得好像吃了酸柠檬一样。这个前来挑战自己的蜥蜴人,事先真的对他没做一点功课。


  于是巨龙便装作受到药水影响的样子,作出痛苦的神情。“唔唔——你这该死的...咳咳...该死的蜥蜴人!”当然这都是表演。


  与此同时,巨龙还花了一点时间,近距离的看了看自己眼睛旁边的自称“黎风”的雄性蜥蜴人。然而,也就是这么一看,巨龙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份异样的情感。


  这是一份怎样奇怪的情感啊。


  巨龙见过人类,见过精灵,见过沼泽里肆虐的水鬼,也见过月夜出没的狼人。几百年来,他已经见过了所有的种族:不管是来找他麻烦的,还是他来找麻烦的,但唯独没有见过一种,就是他自己的同族——龙。他花了多少个日夜,寻找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条龙。但凭他飞遍整个大陆,翻遍各个王国,都找不到一丝线索。


  而凡是无敌的存在,往往都是寂寞的。龙也不例外。他独自在深山里生活了几百年,难免会感到孤独。这种时候,同所有大陆上栖息着的生物一样,都会想找到自己的伴侣,互相陪伴着度过一生。这对树洞里东躲西藏的野兔来说,可能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对龙,对他而言,可是花了多少个世纪都无法实现的梦想。更别说龙族的伴侣了,就算是平日能和他一起生活,一起说话的生物都没有。所以逐渐的,巨龙放弃了他寻找伴侣的想法,转而开始努力习惯自己孤独的生活。


  但就是如同死灰复燃一样的,巨龙在看到黎风的一瞬间,先是愣了愣,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无论从何种角度看向黎风,总是有种奇妙的感觉在巨龙内心里翻来覆去。这种感觉,毫无疑问是巨龙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但他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被黎风吸引住了。


  是因为他的相貌吗?巨龙仔细地盯着黎风。要说蜥蜴人的相貌,实际上在大部分人类和精灵看来,都是丑陋的。而蜥蜴人之所以被他们称作蜥蜴人,反而是在他们看来,蜥蜴人们长得就像两腿直立行走的蜥蜴而已。但蜥蜴人们本身却没有多少“蜥蜴”的特征:他们的眼球并不是四处转来转去,他们的饮食也并不是捕捉昆虫小鸟,他们的脸也并没有真正的蜥蜴那样的呆滞无神。如果比较起来,他们的头,脸,还有身体其实更像是巨龙龙人化之后的样子,只是他们的头上没有龙角,尾巴要比龙人的尾巴还要细长一些。


  巨龙在研究种族的时候,研究过蜥蜴人的历史。因为长相被大多数种族认为奇怪,所以一度遭到王国的排挤,无论是精灵王国还是人类王国。长久以来,蜥蜴人一族只能以部落的方式,在王国版图的边缘生活着。日常的衣食住行大多依赖自给自足。虽然因为种族原因他们很难与周边的镇子进行贸易,但这已经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


  因为这样的原因,蜥蜴人部落的数量也在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蜥蜴人因为无法维生,选择离开部落四处漂泊。所以在王国阴暗的小巷,甚至是下水道和贫困区,时常能见到蜥蜴人的身影。


  就是这样生存环境下,别说蜥蜴人的样貌很难被其他种族接受,就是蜥蜴人本身的存在在其他种族看来都是怪物。但对巨龙来说,所有种族都是一样的,都是包着毛皮行走的肉块,就好比种族间看待大陆上生活的动物一样。所以他从不偏袒某个种族,也不歧视某个种族,他只对种族能生产出的智慧感兴趣,比如人类的咖啡和精灵的魔法。


  偏偏就在现在,这个叫做黎风的蜥蜴人,撼动了巨龙的看待种族的想法。他突然觉得,蜥蜴人其实也不是那么丑陋,蜥蜴人的命运似乎值得他的同情......


  不对不对!巨龙晃动着脑袋,心想着。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


  “看来药水确实起效了,”黎风看见巨龙摇头晃脑,并且目光飘忽不定,心里放松了下来,“我还担心这样的药水会对你不起作用呢。”


  “......”


  巨龙没有回应,只是侧着头,眼睛一直看着黎风。


  “说吧,村子里的绵羊,是不是你掳走的。”


  “不是我。”


  巨龙低声回答道。


  “真的不是你?!”


  “不是我。”


  “那失踪的村长,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


  “啊?......”


  黎风愣住了。如果吐真药水真的起效,那巨龙的回答就是实话。这样的话,失踪的村长可能不是被巨龙害死的,绵羊们可能也不是他掳走吃掉的。但又......怎么解释现场留下的巨龙脚印呢?


  “前段时间,你去过山脚下的黎扎尔村吗?”


  “没有。”


  “你之前见过我们村子里的蜥蜴人同胞吗?”


  “也没有。”


  黎风又抛出两个问题,但回答都是没有。难道巨龙真的跟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巨龙看着黎风在篝火旁转来转去,神情焦急。他的心里,又突然产生了想要帮助黎风的想法。但是为什么......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同你说的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我从来没有去过你们黎扎尔村,也没有掳走过你们豢养的牲畜,也没有害死你们村长。”


  “但是,”黎风停下来看着巨龙,瞟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剑,“那又怎么解释现场留下的龙的脚印呢?如果不是你的,还能会是其他龙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魔法伪造?”巨龙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他只觉得现在跟黎风的对话让他十分放松,就好像帮到黎风就是帮到他自己一样。


  “魔法伪造?所以你是说,龙的脚印是伪造的?”


  “没错。据我所知,这大陆上就只有我一条龙,所以不太可能有第二条龙的踪迹,更何况还就出现在我们山脚下。”


  我们?巨龙心里尖叫着,他怎么会说“我们”?


  “而且你能回忆当时的现场,有绵羊挣扎的痕迹,或者是当时有谁听到绵羊惊叫的声音吗?”


  “这个倒是......”黎风盘腿在篝火坐下,把尾巴绕在身边,“当时黎平在睡觉,确实没有听到绵羊叫唤的声音,也没有听到龙飞过来的声音。但他睡觉一直睡得很死。”


  “那现场有没有检查过挣扎的痕迹呢?”


  “这么想来好像还真没有。”黎风想了想,回答道,“栅栏都完好无损,圈里的泥地也保持平整。好像连掉落的羊毛都没有看到多少。”


  “那这是魔法的几率就更大了。”巨龙继续说,“魔法就可以做到能将生物的存在瞬间抹去,不但不会发出很大的声音,而且被杀死的生物根本没有办法挣扎。”


  “哦......魔法......”黎风低着头,“如果魔法能做到所有的这些,那这些好像都能解释了......”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这些也都只是我的猜测,蜥蜴人。”巨龙又继续说着,“但我是绝对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


  黎风坐在地上,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巨龙看篝火里的火苗变小,轻轻往木堆里吐了一口火,把火弄旺了些。尽管他的内心一直在挣扎着让他不要这么做。


  过了不知多久,洞里也更敞亮了些。黎风终于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巨龙。


  “看来我是被地上留下的巨龙脚印冲昏了头脑,也没有仔细考虑,就冲到山上来找你报仇了。”黎风说着,“也是因为我的一时冲动,闯入了你的洞穴,还刺伤了你,给你喝了药水。我真的很抱歉,请你原谅!”


  黎风双膝跪地,双手撑在地上,仰着头诚恳地看着巨龙,


  “这件事情现在看来,与你确实无关,毕竟你说的都是实话,所以你不必帮助我们调查事情的真相,但还一定请我为刺伤你和用这种手段逼迫你讲实话这件事赔偿!”,


  “村长现在失去踪迹,是由我代理充当村子的村长,所以我回去之后,一定给你准备恢复伤势的补给品和食物,再亲自给你送过来!请你相信我!”


  巨龙看黎风如此诚意,虽然心中对黎风刺伤他的这件事的仇意已经荡然无存。当然,黎风虽然给他喝了吐真药水,但是他不知道巨龙对这样的药水的效果是免疫的。巨龙在这之前说的所有的话,已经是确确实实的真话——巨龙跟黎扎尔村发生的事情没有关系,但他更在意的,是如果真的有人利用龙的爪印伪造现场,那么他们的企图是什么?看起来,这件事情不是普通的偷鸡摸狗,可能冥冥中真的和他有所联系。


  更重要的是,这把剑。巨龙看着地上的宝剑,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黎风。这把剑是货真价实的弑龙魔器,而这可不是一般的角色可以拥有的。黎风怎么又会拿着这种剑来找他呢?


  “我接受你的道歉,蜥蜴人。”巨龙不紧不慢地说着,“所幸我的伤势不重,需要一点时间恢复就可以了,不需要什么补给品。况且,在我晕过去的这段时间,虽然是杀死我的最好时机,但你不也没有下手吗?”


  “......我不喜欢乘人之危。”


  “我也有些轻看了你,以为你不过是想来换赏金而找我麻烦的人,再说我是首先向你发起攻击的一方。所以要我说,这件事我们就算扯平,你也不用送什么东西给我。”巨龙舒了一口气,“但是有件事情我得问你,”


  巨龙用爪尖抓起地上的剑,送到了黎风的面前。黎风站起来把剑接了过来。


  “这把剑你是哪里弄来的?”


  “这把剑......”黎风抚摸着剑身,“这把剑是我父...村长传给我的。你想知道这个干什么?”


  “黎风,”巨龙第一次叫了蜥蜴人的名字,突然有种无比的亲切感。他已经很久没有叫过其他生物的名字了。“这把剑不是普通的剑。这把剑是古书里记载的弑龙魔器之一。是能真正杀死龙的武器。”


  “什…”黎风吓了一跳,“你说这把剑?!”


  “没错。普通的武器对龙是无法造成伤害的,只有弑龙魔器能对龙造成伤害。我所知道关于弑龙魔器的知识并不多,所以我也是几百年头一次见到有人使用。而这个人就是你。”


  “这!这不可能!”黎风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的剑,“这把剑我从小用到大,我只用它防身习武,平常基本不会使用,必要的时候我还拿它割过兽皮......怎么可能是什么魔器?”


  “那你使用剑身做出的屏障,是怎么回事?”


  “那也是父亲教我的。他说这一招可以用来保护自己......我也只是用来防御......”


  “那你知道我喷出的龙炎能燃烧世间万物,就连大陆上最坚硬的金石我都烧的穿,但唯独烧不穿你用剑造出的屏障吗?”


  黎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我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巨龙忍不住大笑起来,“看来你拿着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但却不知道他真正的力量。你可是差点杀掉了龙啊,黎风!要不是我命大,还要不是你留了我一命,我已经死在你剑下了。”


  “我...我...”黎风头有些发晕。


  “我也是以身试剑才知道的。我在喷火的时候就感觉你拿着的剑不简单。所以故意露出破绽,挨了你一剑。哎,我也小看了你,没想到这一剑差点就要了我的命。平日的话我是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得手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