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综合 | 刃龙

这个短篇小说集,是我很早以前就有想法进行创作的,现在终于开始了。这个系列的主题是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起风了

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by 刃龙

2021-1-29 19:45

01

“起风了!”

“起风了,奶奶,要不我们回去吧,这里太无聊了。”小孙子拽着我的胳膊吵嚷道。他戴着一幅炫黑的墨镜,别着白色小夹克,看着十分洋气,似乎与这里的乡土气息格格不入。其实我是不想他与我一起回乡下的,不想让他受苦,我一个人回来就够了。但儿子不放心我,非要与我一起,说是探亲,儿媳也囔着要跟着,结果这小孙又不能单独留在家,便一块捎来了。

我们正坐在一台敞口小轿车里,行走在狭窄的灰色水泥路上,左边沿着河道,右边就是一小片桃花林。印象里,这里曾经是一大片果园,现在早已面目全非,只有稀疏的桃李。倏忽一阵风吹过,花瓣漫天飞舞,亲吻着我们的额头,我想这或许是自然母亲的赠礼。但这赠礼也不多了,据说因为卖桃子不挣钱,乡里人便伐了种玉米,旧貌变新颜。

“妈,咱们回去吧,看天气预报说快下雨了。”儿子心忧地瞅着我。住惯了城市的他,自然受不得风吹雨打。

我没有理他,只是望向田野对面的山丘,风摇动着高挺的杨树,簌簌作响。

我轻轻抚摸着小孙额前的碎发,叹息道:“你们听到了吗?是风的声音。”

儿媳霎时露出恍惚的神情,又凑到儿子耳边悄声说着什么,但我已不在乎。只有小孙瞪着纯朴的大眼追问:“奶奶,风也会说话吗?”

我笑了,答道:“是啊,风也会说话。”不知何时,我的思绪又飘回了从前,那个充斥着欢声笑语的童年,还有那只由风化作的龙。

 

02

那年我14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生在乡村,园林与山野是我的游乐场。每天放学后,镇上的孩子会玩手机电脑,而我便一溜烟钻进桃林里。那是正春,桃花遍布山野,粉蕾娇娇,玉蕊楚楚,微风拂过,留下满心的沁香。我喜爱将美丽的花夹入书里,制成标本,将其动人姿态记在书里。也正是这样,我才遇到了它。

那是个清朗的早晨,我读着《桃花源记》中的“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试图将一朵色泽艳丽的桃花制成标本,就在我手指触碰到花的一瞬,一阵气流顺着我的胳膊席卷了我的全身,甚至冲散了我刚刚编好的小辫子。

一个声音横亘出现,尖锐又刺耳。

“别伤害那朵花,它正在孕育生命。”

我四下察看,茫无端绪,正当我疑惑之时,一只通体透明的小龙赫然出现在我面前。它是那种西方龙的模样,却并非是张牙舞爪的大蜥蜴。相反,它小巧玲珑,只有我的胳膊那么长,光滑又轻盈,不用扇动翅膀,就能悬在空中。它颜色多变,有时是天空的蔚蓝,有时是玻璃般的通透,有时是云雾般的朦胧白。

我向来不信什么牛鬼蛇神,但眼前的存在令我有些颠覆。很显然,它没有任何敌意,只是蜻蜓点水似的,停歇在我的指间,可我感受不到任何的重量。它的声音很快变得柔和,是那种稚嫩的男童音。

“你可以叫我小风。”

这是它与我说的第二句话。

 

03

小风是一个纯正的自然保护者,它热爱每一个生命。它说,自然是它的母亲。正因为如此,它才不想让我去伤害那朵花。

我想,它就是风的化身吧。它飞过的地方,都会产生风,无论是舒缓的惠风,还是劲吹的疾风,它都能轻易掌控。

我曾经向它调侃:“难道你是风神吗?”

小风用爪子挠了挠下巴,思忖片刻后,笑着说:“不是,我只是自然的孩子。”它笑得很单纯,两只眼睛眯成一道缝,嘴里只露出一小排牙齿,看起来软绵绵的,似乎要融到心底。

我曾问过它很多问题:例如有没有性别?它说没有。有没有年龄?它说从记事起就活在这片果园里了,可能已经有几千年了。

果园不仅是桃花园,而是家家户户栽种的一整片果林。其中桃树和梨树最多,开花时,便是半红半白二重天。而这里也成了我与它相会的场所,每天有空时我都会来此看看,与它聊上几句,然后回家。

我给它分享我在学校的所见所闻,例如上了哪些课,班上的女生又在如何阴阳怪气。而它则告诉我动植物之间的故事,例如哪颗桃树在愁怎么配种,哪只兔子又约到了邻家的美兔。经由它之口,小动物之间平淡无奇的家常,竟成了我一天的乐趣来源。

一来二去,我们便熟悉了,无话不谈,也会一起玩耍。我很喜欢与它一起玩捉迷藏,它会假装着搜寻一阵,而后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恍然大悟似的哄我开心。后来我发现了这点,游戏就变成了你追我赶,我们在田野里追逐打闹,偶尔我还会带上家里的黄狗,在田野中嬉戏。狗是有灵智的生命,它可以看到小风,也能与之交流。于是整个春天,我都沉浸在与小风一起的快乐时光。

终于有一天,我向它提出邀请,想带它去看看我的家。

 

04

家里人都说我病了,病得不轻,就连医生都说我是精神障碍,为此他拿出了许多佐证,说我在学校人际不好,沉默寡言,明明是一个女孩却经常跑到田地里,作为女孩实在是太野了……

我觉得自己没有问题,而且小风就在眼前啊,他们怎么就看不到呢?小风也无奈地摇头:“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自然的。”它轻抚着我的头,笑着说:“这是你的天赋,不是疾病喔。”我想,或许这真的是天赋,也终将是一个孤独的天赋。

在晚上睡觉时,小风就停歇着窗户边,遥望着远方的山丘。它说,窗边的风会让它更少地消耗能量,在那里它能睡得更舒服。我时常在想,睡在风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或许就像是躺在绵绵的云床上,洋淌在自由之海中?

实际上,小风帮了我家很多忙,例如让潮湿的衣服变干,让即将熄灭的炉火又跳动苗头,让深夜未关的门轻轻合上,但家人都对此视若不见。他们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并非是我说的那个生灵所为。

每次想到我不被理解,就忍不住哭出声来。小风会在旁边安慰我,它会把爪子凝聚成云团,带来温热的气息。我突然想到,小风或许才是最孤独的吧,数千年来,所有记忆中的生命都在悄然离去,不留下一丝痕迹。

“我并不孤单哦。”小风突兀地说。

“因为整个世界都在陪伴我,就算没有这些,至少我还有你,不是吗?”

我泣不成声。

 

05

后来,我决定隐瞒这个秘密。如果只有我能看到的话,那就不要让别人知道好了。或许这也是出于我的私心。小风,就只会是我的小风了。

同样的,既然他们认为我是个野女孩,那我就贯彻到底。

盛夏很快到来,酷暑烘烤世界,但我有小风在,所以不怕。

我敢站在阳光下曝晒,它会为我驱除酷暑;我敢越入清澈的河水中采摘莲蓬,因为它会为我吹干全身;我敢爬上枝头将麻雀蛋放回鸟巢,因为我知道即使摔下来也会被它接住。说起来,那蛋也是因为雨水打破巢穴而掉落,还好被小风擒住,轻柔地盘旋而下,落在了我的手心。

小风说:“要学会珍惜美好的生命。”

那时的家乡是极美的。江南地带的河域一片连着一片,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水中的黑色蝌蚪聚集成群,伸手一攫,便是满满的黑米粥。我最喜欢坐着扁舟游走在河流中心采荷花,而小风会站在舟角上,时不时舒展着翅膀,聆听着蝉鸣蛙声,亦或者头尾蜷成一圈,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但我就不会那么闲了,时不时去水中捞起大牡蛎或者螺丝,如果手快还能逮住几只青蛙,实在无聊还能用蚯蚓系在绳上,抛到水底,说不准可以吊到龙虾。

夏夜的天地也别有一番趣味。萤火和蛐蛐是灯光师和乐曲家,而小风似乎对于那些发光的生物有着别具一格的热爱,甚至……想吃掉它们。当它张开嘴把萤火虫吞下,萤火虫就会进入它的身体,在它透明的躯干中游走,发出隐隐约约的光。黑夜中,全身散着萤火的小风,美得像一幅画,我想那可能比我收集的任何标本都要夺目无数倍,即使我用手机拍下来那个画面,却难以展现百分之一的美。

实际上,我从来没见过小风吃东西。只不过它每天都会离开我一段时间,说是去捕食低气压了,在夏夜的田地间会产生低气压,而这些正是它的食物。我猜测它可能是一种叫做Atmospheric beast的大气生物,它们可以使用奥更能稳定自己的形态。也许世界未解之谜中描述的轻如薄纱的天使之羽,正是它的羽毛。

或者……排泄物?

当我这么猜测的时候,第一次受到了小风的狠打,整个人被吹得贴到墙上动弹不得。看起来小可爱也会生气嘛……哼哼。

 

06

秋天很快也来了。

春华秋实,这个季节家里都忙活起来了,骑着三轮车到田地里摘桃子,性子最野的本姑娘当然不会错过。但摘果子这种事,只需要唤一声“风儿,我好累,要不你来帮我吧~”,或者“小风好帅,我好崇拜~小风可爱,心肠不坏,实力拔群,东方不败。果子好多,日头好晒,帮忙摘桃,毫无妨碍,举手之劳,足以表态,小风小风,快来快来~”这只听不得夸的小龙就会心甘情愿帮忙摘桃了。话说回来,我这样算不算资本家?

比起摘果子,我更爱的是捡鸟。

果园里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支起一张巨网,防止鸟兽偷吃果子。因此常有鸟类被网住,而我隔三差五就会去捡鸟。遇见最多的是喜鹊和白头翁,当然也会遇到啄木鸟或者翠鸟这样的珍惜物种,但最终无一不是在小风的催促下放生了。这些鸟吃果树,本就天经地义,这是他们活着的权利,而人类却画地为牢,将土地和作物据为己有,真是自私呢。

我们不仅放生动物,还会放生植物。在春季种下的蒲公英开始呼出种子,随风飘扬,那一束束绒羽承载着希望的种子,逐渐消逝在夕阳的尽头。每次看到这个,小风都会哭,它哭的时候没有声音,只有一丝丝云团从眼角掉落,而后消散在空气中。

“这或许就是风的使命吧。”它感叹着。

我想,风的使命是什么?

是传承生命?传播花粉与种子。是运送空气?让生物可以存活。如果小风本可以拯救更多的万物生灵,那么留在我身边,是不是大材小用了呢?我不知道。但人类是自私的,我想,就像现在这样也好。

秋天时常会起风,就算没有风,我也能去放风筝,因为有它在。

遥望着天空翻腾的风筝,我突然在想。或许风就是这样吧,无私贡献着每一份力量,即使是不起眼的风筝也是如此。

突然,小风用额头上的尖角顶了顶我的下巴,问道:“你,想飞吗?”

 

07

那是我第一次飞起来,我身处云端。

风吹散了我的头发,整个身子都腾空而起,向下可以看到无尽的田野,向上是郎朗青云,我能看到脚边有鸟儿缓缓飞过,一股温热的气息环绕着我的身体,小风说那是热流环,可以为我抵御严寒和低压。

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感觉。或许数千年前的苏轼也见过小风呢?谁知道呢。

“小风,谢谢你。”我伸出手去拥抱它,却如同往常一样,拨散了它的身躯,那细小的云团最终又合拢成龙的模样,最终我们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飞往了一座小山,里面有着一口土地庙。据说许多人来此地烧香拜佛,祈祷平安。曾经我不信神,但现在我信了,于是我也在此地烧了一根香。

“你不来烧一点吗?”我问它。

“不用了,那是人类的神,不是我的神。”

“人类怎么了?”

“人类砍伐树木,破坏环境,我们都是来自于地球母亲的身体,却在榨干她的乳汁。”它说着飞了起来,坐在莲花座上方,轻声道:“如果佛祖真的有用,为什么我数千年来,看到的都是逝去的自然呢?”

我无言以对,或许小风是对的吧。

“或许,母亲终会逝去,而我们会迎来新生?”

小风忽然瞪大了眼睛,又闭上,道:“是啊,终将逝去。”

 

08

小风真的消失了。

我想更可能是它离开了,其实我早就有察觉的,临近冬天的时候,它就扭扭捏捏,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而它经常会离开我很长时间,只有晚上才会回来。我猜是因为冬季到来时,低气压只会在海里,陆地会进入高压,而这里距离海边太远,如果一直陪着我,它可能会消散吧。但……为什么不和我道别呢?

小风的离开让我伤心了好久,但我想,小风一定是去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了。

风,会带来希望啊。

 

09

“就是这里了。”我吩咐儿子把车停在了庙前,“我想先烧点香火再回去。”

踏入那古老的庙宇,仿佛回到了从前。还记得小风离开我之后,我开始去追随它的脚步,大学时我读了环境工程,而后去芬兰读了环境保护的硕士,也是在那里我遇到了心上人,有了现在的家庭。

莲花座摆在正中,前方插着点燃的香。我点了一根,插在中间。

“风,你一定还在吧?我已经很老了,生命也快要消散了。你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没有回答,只有风的呼啸声。

最终我回了老家,原来的土房子被装修成了高楼,邻家都被拆迁成了工厂,我向后门看去,污水沟里寸草不生,看到这些,我不禁感到惭愧。一辈子都在研究环境,却连自己的家乡都无力回天。

我坐在二楼的窗台上,遥望着远方的山丘。楼下电视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还有小孙子和儿媳的笑声,但不知为何,我竟感觉有些落寞。

夕阳渐下,我想该休息了。正当我准备拉上窗帘时,楼下的宠物狗开始吠叫起来。

又是一年落英时节,几片粉色的花瓣轻飘漫舞,来到我的眼前。这不对劲,我想,我们家与桃林至少隔了三公里。忽然间,一阵微风拂过我的脸庞,带来温热的气息,窗前的风铃轻轻律动,传来叮叮的天籁,仿若神灵的呼吸。

起风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