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综合 | 刃龙

这个短篇小说集,是我很早以前就有想法进行创作的,现在终于开始了。这个系列的主题是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我和我的龙主子

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by 刃龙

2020-11-3 23:02

我和我家龙主子

1.

还记得大学刚毕业那会,工作不好找,而我又年轻气盛,追寻着自己的理想去北京打拼,最后在五线外的城中村住了下来,还是个租间。每天都是朝九晚五,干着民工的活,唯一的希望就是盼着周日的假期。那天我与两个老朋友去爬了太行山,尽兴后回到家里,打开大门的一瞬,突然发现,床上有只龙。

2.

起先还以为是看错了,但我仔仔细细瞅了两遍,确定是一只龙。大概一米长,水杯粗细,墨绿色鳞片,背脊上有一缕修长的棕色鬃毛,头上的两只小鹿角粉哒哒的,看着十分俏皮。我起先是一惊,但很快便镇定了,这可是我的地盘。

“这间屋子看起来不错,我打算住在这里了。”

它居然开口说话了!这种邪门的事情我还是头一次见。但我可不信那些鬼话传说,只是直直盯着它。它见我没反应,似乎语气柔弱了一点,轻轻点头,挑拨着两颊的白须:“如果你同意,我们以后就是主仆关系了。”它边说着,边用尾巴勾过来我今早刚买的荔枝,一咕噜就吞了下去,津津有味的嚼起来。

哎呀!这么快就认主子了?我看就是想混吃混喝的吧……虽然之前也有养过猫猫狗狗啥的,可是养龙这种事,怕是修道士才会干的吧?

但……自我来到这里,已经两个月有余,有时候似乎习惯了独来独往,却又从心底期冀着一丝陪伴。我犹豫着,这龙看起来也不像害人的妖精,留着倒也行。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我有个条件。”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它打断了。它摊着肚皮安逸地躺床上,又吃了一个荔枝,这才慢条斯理地说:“我才是主龙,你是仆人。”

3.

着实挺无语的。本来还以为这龙可以上天入地呼风唤雨来着,结果这泥鳅除了卖萌就是吃。而且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那一套,一旦我试图碰它,它就会尖着嗓子喊“流氓!别碰我!”或者“非礼啦,有人要强暴我啦!”得亏我这房间隔音好,要是被邻居听到,怕是真以为我是某个强奸犯呢。

很快我就与这龙达成了共识。私下无人的时候,我叫它主子,若是在外人面前,它叫我主子。我给它提供住宿和饮食,它陪在旁边听我说话,有时候还提供一阵“旋风扫脸尾”服务。而我也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小龙”。

4.

自从小龙出现后,我感觉生活开始变了。

入住第一天,我给它安排了一个精致的小床,之前的猫咪很喜欢那样的摇篮,当我递给它时,只是迎来了它不屑的一瞥。

“切,你把本龙当什么了?”说着就钻到我的床上,快活地感叹:“这才是爷该睡的地方!”

接下来,每天清晨太阳还没升起来呢,它就四小短腿的杵在我棉被上,一个劲蹦跶,发出“啾啾”的龙鸣声,若是叫不醒我,就直接扑我脸上,活脱一个抱脸虫。

我问它为什么要起这么早,它撩起小虎牙笑:“早睡早起身体好。”

我盖着被子继续睡,它这才实话实说:“朕饿了。赶紧起来给朕做东西吃。”

不得不说,小龙胃口挑的很。泡面、油炸食品、碳酸饮料啥的,通通拒绝。它要吃的是那种营养餐,例如早餐要求豆浆配百香果加甜椒混蜂蜜坚果,还有苹果芭乐!午餐是鸡肉麦片胡萝卜生菜南瓜泥,晚餐倒是五花八门,什么意面肠粉小丸子、牛扒香蕉芝士……我与它的交流有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讨论吃什么好。可它负责吃东西,我负责出钱。有天我对它说:“要吃自己挣钱去买啊!”,它支支吾吾说,“以后我会还你的,唔,一定会。”

在它来了以后,原来空空的冰箱逐渐被塞满了,房里要啥有啥。泡面盒调料包什么的,再也不见了。

虽是好事,但这家伙的毒舌是真的难顶。

“诶诶?!都二十多岁了还不会做菜的人真的存在吗?”

“拜托!你妈妈没教过你怎么叠衣服吗?你衣服都堆成粑粑了好吗?”

“花盆里种点什么呀,看着光秃秃的,你头上秃了还知道戴假发呢?”

我只能时而扶额叹息,时而双手作揖:别骂了别骂了,在改了……

以前晚上睡觉总喜欢熬夜,到点了就开网易云,一边听课一边和人夜聊,望着空洞的聊天框遐想着不存在的世界。可后来,一旦过了零点,这龙就像魔怔似的。有时候一尾巴抽开我拿手机的手,让手机啪一下砸我脸上;有时候直接叼来小熊抱枕,朝我丢一个火箭头槌;有时候是在电灯开关那里噼里啪啦一阵狂按,房间里忽明忽暗电光石火,挑明了不让我看手机。我问它为啥这么干,它说:“我要睡觉了!不喜欢辐射。”还真是科学又合理……

行吧!睡就睡吧,纵使我穿着睡衣,这小崽子就喜欢钻我怀里,说我胸口那块位置最适合修炼,暖暖的还能听见扑通扑通的声音,照它的描述,“像是原始民族的鼓点”。我倒是不介意它躺我身上,实际上,它身上有一种冰冰凉的触感,就好像冰雪,摸着怪舒服的。可后来天气转凉,我就耐不住了,给他做了一个黄色的毛套,美其名为龙袍。但凡有眼睛的生物都能明白我那丑不拉几的手艺,哪有人在睡衣上搞这么多黑一圈白一圈的花纹,看着跟霉菌似的。它当然是不乐意穿了。有天晚上,我像是着凉了,半夜醒来,却惊奇地发现,小龙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伴随着些许的暖意传到我身上。

暖暖的,很贴心。

5.

小龙的出现也让我开始了反思。曾经的我不是这样的啊,也是那种热爱生活,关注现在的人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呢?

我曾经热爱摄影、旅游,还约好驴友,梦想登上冈仁波齐山峦之峰。但自从大三时父亲病倒,家里人期待我能找个好工作,我所有的计划都落了空。那台照相机坏了也没钱修,后来干脆往杂物堆里一抛,去哪了都不知道。仔细想想,磨灭我梦想的,也是惨淡的现实啊。

今天是父亲节,但我却迟迟不敢打电话。正当这时,电话铃响了,是爸爸打来的,我的手悬在空中,却仿若凝滞。小龙在我面前转来转去,最后吐槽:“你倒是按下去啊,有那么纠结吗?”

最后,我还是接了电话。

“喂?儿子……在外工作有着落了吗?”

苍老的声音像寒鸦,关心中带着殷切的期盼。爸中风后,便瘫痪在床,连说话都有些困难。听着电话那一头的慰问,我如鲠在喉。不知何时,我已经感受不到家中的温暖了,更多是压力和不公。或许人长大了,就不再恋家了?我不知道。亲人依旧是亲人,但我还是我吗?

工作……到现在都没找到什么体面工作,最近为了给小龙准备伙食,存款也没了。上班下班一去一回坐地铁四个小时,午休都没有,工资一月五千,只能说够吃。

小龙似乎发现了什么,绕到我身后,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上的音乐《No fear in my heart》,把声音调到最大。那是电影《冈仁波齐》的主题曲。讲的是十一位满怀希望的朝圣徒各自怀揣希望,前往神山冈仁波齐的故事。

我立马明白了它的意思。

“爸爸!父亲节快乐啊,我过得很好,现在工作已经稳定下来了,这会正忙着和朋友在KTV唱歌呢!晚些打给您啊!”

我挂断了电话,身子一软,整个人陷到了棉被里。

对不起啊……爸爸。是我没用。

渐渐的,我感觉眼角有些湿润。

小龙轻轻趴在我怀里,舔舐着我的眼睛,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摆动着。

低沉的歌声在旁边响起:

你在躲避什么……

你在挽留什么……

你想取悦谁呢……

6.

那天过后,我又开始认真找工作。受挫很多,许多公司开口就是211学历以上,虽然经过一天的奔波,但回家还能见到小龙懒洋洋的坐在床上,晃荡着小爪子说:“欢迎回来!”

我与小龙之间,似乎有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默契。有时候觉得像是朋友,有时候像是兄弟,但更多时候,像是家人。

有一天我大学一个玩得很好的女同学路过此地,地方太偏僻,深夜了没地方住,我便把她带回了我的薄舍,小龙一瞅见有外人来,立马躲进了天花板的破洞里,偶尔从洞口看我几眼。那天她睡床,我打地铺,小龙一直都没出来。

傍晚十分,我尿意上来了,正准备起身解决一下,却发现那只墨绿色的小面条安安静静蜷在我的怀里。哈哈,是怕我着凉了吗?

那天送走同学后,我给小龙解释了无数遍我真的对那女生的没意思。但小龙就是不信,两只小爪子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家大白菜被母猪拱走了,呜呜……”

你才白菜呢。你全家都是白菜。多好的白菜啊,给我来一打。

7.

仔细算算,打拼也快半年了。终于找着了个打字员的工作,家里却传来了噩耗。父亲的病恶化了,正急需用钱,积蓄都腾空了。医生打电话给我,很关切地说:该准备后事了。

我坐在地上,翻看着全家福和旅行日志,小龙也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用爪子指着相册,照猫画虎的,竖起两只爪指比了一个“V”,我笑了。拿着手机给我俩来了一个合影。“你脸真大。”小龙毫不留情地吐槽。“难过的时候就像肿了一样哦。”

有吗……哈哈,或许有吧。我开始在家里翻找老旧的唱片,放起来我曾经最喜欢的歌,摇头摆脑地听着。我还特地买了两瓶啤酒,我一瓶雪花,小龙那瓶加冰的。一叠花生米,我俩分着吃,边吃边骂着老天不公平。

我笑着问:“你不是拒绝垃圾食品吗?”

小龙答:“酒可不是垃圾食品!而且……”它打了个响嗝,两腮带着晕,“我,陪你。”

可恶……太撩了吧。我把它紧紧抱在怀里,蹭它的绒毛,那里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

正当我俩把酒尽欢时,手机响了。白白晃晃的短信刺得我眼睛疼,上面生生写着几个打字:很是抱歉啊,最近公司裁员,而你业绩也不太好,所以明天你就不用来了吧,钱已经打到你卡里了。

我呆呆看着这短信,哈哈笑出声。转身又去楼下买了一箱啤酒,喝!今天不喝醉,我誓不为人!

小龙没有说什么,只是陪我喝,看着我喝得上吐下泻,最后不省人事。夜里,我难受地睡不着,不得不催吐醒酒。最后胆汁也吐干净了,便躺在床上,就像老爸一样摊着。

小龙的躯干缠绕着我的胳膊,给我带来阵阵暖意。

“辛苦了。”

辛苦……了?我有什么辛苦的。不就是起早摸黑,不就是家里人生死未卜,不就是远走他乡,不就是……

怎么回事……怎么又哭了呢。说好不哭的啊,男子汉哭什么哭,父亲的消息传来,辞退的消息传来,我都没哭。怎么就一句“辛苦了”就哭了呢。一定是这毛茸茸的尾巴挠得眼睛痒了,一定是……

正当我倔强地扭过头,却发现一滴热泪低落在我的脖颈上。

是小龙,它的眼泪。

我啊……真没用,竟然会让主子哭了呢。

8.

父亲的病终是耗完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我却不敢回家,不敢面对亲戚的质问,不敢说自己一事无成,不想承认自己当初独自打拼,拒绝家里找来的关系是错的,我甚至什么都不想做,只是静静地发呆。

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时常心跳急速,眼前发白。而我又经常拒绝饮食,终于有一天,我晕倒在床。我就那样缩成一团,像个待哺的婴儿。病了多好啊,我想,是我不够努力吗?不是。只是因为我病了,所以没法努力了。躺在床上多好啊,蒙上被子,这个世界都与我无关了,不是吗?

这么想着,我把头埋进了被子,却看到了一脸天真的小龙。它蓝色的眼睛像是水晶球,有一阵碧海般的轻灵。

是啊……就算蒙上被子可以挡住全世界,却也挡不住你。

因为,你在我心里。

9.

在小龙的迫切催促下,我终于还是挺起了腰板,去医院做了检查。可这结果出来时,我眼睛黑了一圈。可真就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呗——遗传性心脏病。

这是种罕见的疾病,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发作,而到了我这个年龄段,疾病已经进入完全期了,听医生说是隔代遗传,所以虽然我父母没有病史,但是外婆那一辈确实有。

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回了家,小龙在等我。

“怎么样?”它随口问道。

“没什么大事,心脏病晚期。”我随口答道。

“哦,这样啊。”它似乎沉默了一会。而后我没理他,走到床边,趴了下去。

对于一个探险爱好者来说,这意味着我的下半生终究与探险无缘,我的梦想——攀登冈仁波齐峰,也该落下帷幕了。

那天,我肘在窗台上看着太阳落下,又看到满天繁星。本以为可以好好发作一下文艺青年特有的无病呻吟,却刚好发了病,若不是救心丸吞得及时,可能真就一命呜呼了。晚上,我老老实实躺床上,尽早休息,养病要紧。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觉得我的人生不该如此。如果人死了,生命可以重来吗?呵呵,我什么时候也开始思考这种哲学话题了,大概是……太绝望了吧。最终我坐起身,走到了阳台上,任寒风吹拂全身。

“你还是很想去冈仁波齐吧?”小龙看着我。

“不想了,一点都不想。”我叹了一口气。

“我陪你一起去。”

“没机会了……没机会了……”我摆摆手,径直走进里屋,摊上了床。

一整晚我都没睡好。半睡半醒间,我看到一道刺眼的白光。我勉为其难地睁开眼睛之后,竟然看到小龙嘴里叼着一把锃亮的水果刀,正站在床头盯着我。

我心一怔。难道是看我不能服侍它了,就想铲除我?

“啊……只是想给你削个苹果。”它撒谎的时候,我一眼就能看穿。但我没有追问,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变得更警惕了。

之后的几天里,我常常有一个奇怪的梦:我从高空直线坠落,噗通撞进水里。大量的水钻进了我的肺腑,让我无法呼吸。

在那样痛苦的梦中,我每一次都试图逃脱或者醒来,但我发现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

直到一天夜里,我挣扎着醒来,却看到了那一对亮晶晶的眼睛。软软的鼻子贴着我的人中,一股腥香的气味在我鼻孔里荡开,接着便是感觉舌头被搅拌,似乎有什么液体顺着喉管进入我的身体。

这是……小龙的舌头与我的舌头交合在一起,似乎在喂我什么东西。

我一把推开了它,疑惑、愤怒和恐惧交织在一起。

“你在喂我什么?!”

它没有说话,只是翕动的鼻子发出一丝抽搭的声响。

冥冥之中,我有种感觉,它是嫌弃我了吧。希望我早点死掉,或者在死前好好利用一下我这一具躯体。不是说“龙性本淫”吗?小龙还从没发情过呢。怕不是想要与我交欢?这就是所谓的主子吗?真有你的。

“是……龙涎。”它唯唯诺诺的,一幅任人宰割的模样。

龙涎吗……这种东西怎么会有用?一想到我在喝它的涎水,我就犯恶心,胃里一阵翻腾。

“以后别再喂我这些东西了!恶心!”不知道为啥,绝望的时候。就忘了考虑它的感受,把它的一切付出当成理所应当。

“那就喝药!好好吃药会好的。我不允许我的仆人一直病恹恹的。”它坚定地把爪子握成小拳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最终盖上被子,转过身睡下了。

10.

后来,不知道小龙从哪里搞来了一处药方,说是中西混合的。里面有几味我认识,像是丹参、当归、柏子仁,虽是治疗心脏病的中药,但我这种病,基本无解了。

可小龙每天都会端着一个青花瓷碗给我喂药,我要是不吃,他就在旁边骂骂咧咧。不知何时,它竟然穿上了我曾为它制作的“龙袍”,可能是为了哄我开心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奇怪的是,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我的病开始一天天好转,从心动过速到心率不齐,到后来逐渐平稳。

就在我感觉心跳完全稳定时,小龙不见了。

我找遍了我能想到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打电话向我的朋友们求助,但它就是消失了,无影无踪。找了半个月未果,我也算是放弃了。

或许……是我太废物了吧。废物到主子都嫌弃我了。只是偶然间打开手机相册,还能看到曾经的照片,小龙比着一个“V”与我一起傻笑着。果然脸很大呢,就像肿了一样。

十五号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惊奇地告诉我我根本没有心脏问题,她又查询了病史,最后才震惊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小龙走了。与之一同传来的,还有父亲离世的消息。

嗯……该回家了。我从租间里整理出要带的东西,轻装上路。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我参加了父亲的葬礼,这一次,我没有哭。或许父亲有过和我一样的想法,或许……死去,才是一种解脱呢?

火化父亲的尸骨后,我时常会发呆,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思考着父亲曾经说过的话——谁不想活着呢?只是有些人不能活着,早死早超生,家里也能解脱。

呵,说得多轻描淡写啊。在这个贫穷的农家里,父亲承受了太多。或许,这份责任,也该我担起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突然想捕捉下这美丽的一幕,冲到房里,从背包里掏出了那台坏掉的照相机。这机器非常不稳定,总是自动按下快门,或者半天打不开。回想起来,还是在原来租间的卫生间里面翻到的。这么说起来……曾经的自己,真是糟糕啊。

正当我举起相机,靠近右眼,准备摁下快门时,看到了不经意的一幕——

那是一只小龙,后肢着地,身子卷在一把座椅上,前肢握着一把锃亮的水果刀,那刀上沾满了金色的液体。而小龙的胸脯、腰部都是细长的伤口,渗透着金色的液体。这是……龙血?继续往下看,那是一个青花瓷碗,里面盛着金色的血液。

照片里,夕阳透过窗口照在小龙的身上,就像一尊金雕。

一股莫名的恐惧迎上我的心头。小龙曾经之所以穿上“龙袍”,就是为了不让我看到伤口吗?

那我曾经吃下的药……就是小龙?

我……吃了它?!

可怕的念头在我头脑中冲撞,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小龙现在……还活着吗?

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脑海中炸响:“以后我会还你的,唔,一定会。”

可恶! 你还给我,可我遭不住啊!

正在这时,手机铃响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响起,令我心头一震。

我突然想起来了,对啊……我还有梦,还有冈仁波齐,小龙说过,它会陪我一起去。说不定它已经去了呢?或许它只是在等我!

11.

我翻山越岭,来到了西藏。那里有着蓝天白云,有草坪和马儿,还有巍峨的冰山。神山冈仁波齐,海拔6638米,世界十大名山之一。印度教认为这座山为湿婆的寓所,是世界的中心。据说绕着山转10圈,可以洗脱人一生的罪孽,换来幸福的救赎。那么小龙,你会原谅我吗?

冈仁波齐.jpg

登山之旅十分漫长,为了登上山顶,我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训练。我们一路登山,一路扎营,交流着来此的目的,大部分登山者,都是虔诚的朝圣者。但我不是,有人问我,我只是说,要去会面某个神秘的存在。

终于,在那个晴空朗朗的正午,我登上了冈仁波齐峰顶。看着那白雪皑皑的山坡,恍然间有一种天地皆大我独小的悲凉。我站在峰顶的岩峦上,举起了双手,做成喇叭状,深吸了一口气,卯足劲大声喊道:

“小龙——”

周围人都惊了一下,在这里大声呼喊容易引起雪崩,这是来此之前强调了无数次的事情,但我显然没说过我会遵守。很快一个壮汉两拳擂倒了我,我趴在雪地上,脸上红了一片。

我在等它,但它没有来。

我默默打开了手机,熟悉的曲子开始奏响:

能不能 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 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 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 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那才是我

那才是我

那个发光的

那个会飞的

Yo buddy

 

这样也好。事情不会有完美的结局。谁说小龙没有来呢?小龙的血肉都在我的身体里,小龙完全与我融为一体了。

天空层层叠叠的白云轻轻飘荡,看起来,像是一条小龙。

如果还有来生,我也要你,做我的龙主子。

 

END

By 刃龙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