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综合 | 刃龙

这个短篇小说集,是我很早以前就有想法进行创作的,现在终于开始了。这个系列的主题是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30天,他和他的龙

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by 刃龙

2020-8-25 20:34

1.

“孩子还能活多久?”

“最多只能三十天。”

“已经……确定了吗?”

“是的。请节哀。”

窗外传来熙熙囔囔的人群声,一根黑色羽毛随风落到死亡证书上。他的手止不住颤抖,在家属栏上签上了字。

外面下雨了。

 

2.

滴滴滴……电话响了。

“诶,你真的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死了就死了呗,反正我的人生那么无趣,成绩不好,大家都对我很失望,也没什么兴趣爱好,做什么事都不成功……总之,糟透了。上天给我一次机会,就是一次涅槃吧。”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好久。

“喂?还在吗?”男孩追问。

“嗯,没事了,希望你能好好生活。”

“谢谢。”

随着电话的挂断,男孩把擦干眼泪的手纸、曾经引以为傲的画作、甚至喜欢的龙模型一并扔进了垃圾桶。

他在哭。

 

3.

“真的可以让我出这么远的门吗?你们之前都不让我这么做的。”男孩瞪着父母。

“当然了,一起玩玩多好啊,咱们一家人很少这么聚在一起了。”

“后山的许愿池那里,听说很灵验,今晚还有难得一见的流星雨呢~”

……

“可我不想和你们一起去。”

“为什么?”

“我想一个人静静。”男孩露出了微笑。

父母沉默了几秒,最后换上了无奈的笑容。

男孩走远了,微弱的声音也隐匿在空气里:

“我不想你们看到我哭。”

 

4.

夜里的许愿池来了很多人,买卖摊上处处诠释着纸醉金迷。男孩避开了人群,来到了一处隐蔽的长椅,那里后面是一处高崖,可以俯瞰后山全景。

夜里,没有流星,只有雨。

男孩湿了一身,却不想避雨。

作为龙控的他突然想到,如果有龙可以保护他就好了。

妄想是徒然的,无力的他冒雨行走,随手捡起地上的坏帐篷避雨。

突然一只尾巴扯住了他的帐篷。

那是一只小黑龙。

 

5.

“喂!这是我先发现的帐篷!你一声不作就抢走,也太不龙道了吧!”

“我是人。”男孩冷淡说道。“等等!你不是人!”

 “废话,我是龙啊。”

“龙为什么会说话?”

“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

“龙为什么要避雨?”

“因为我不喜欢雨水。”

男孩看着龙,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闷了好久都没说话。

“帐篷,给你。”

男孩把帐篷扔了过去。

“哼!这还差不多。”龙把帐篷卷起来,只露出一个脑袋。

3分钟过去了。

“喂。你。也一起避雨吧?”

男孩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6.

下雨时,男孩和龙说了好多话。

男孩:“你也看过那部《他是龙》吗?里面的男主真的好帅。”

龙:“对啊对啊~我超喜欢~”

“还有《龙之心》里面的龙,都好帅。”

“是啊是啊~”

“可你为什么这么小,又瘦又黑。”男孩鄙夷地撇嘴。

“切!那是电影啊,你能长得像演员一样好看么。”

男孩一想也是。

“你的翅膀在发光诶。”

“是夜光最新款的。”

“我也可以得到吗?”

龙一脸鄙夷:“你还真信。”

 

“你知道微积分吗?”

“龙族必修课第三章。”

“你知道开普勒吗?”

龙愣了两秒。

“一个人类。”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杨雨。”

“诶?!你怎么知道?”

“读心。”黑龙的一对金色大眼发着光。

“那你叫什么名字?”

龙沉默了很久,最后直说了一个字。

“倪。”

“真是奇怪的名字……”

“你妈生你的时候给你起了个名字,你有办法拒绝吗?!”

“也是哦。”

“那你……”

“你好烦!”

“哦。”

龙投来了鄙夷的眼神。

“我想走了。”

龙刚刚说完这句话,雨停了。

“等等……”男孩发言了。

“你……能陪陪我吗?”

 

7.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全都要。”

男孩眯着眼睛看着手里长长的一串票据,看着面前的牛肉,鸡腿,火锅,拉面,鲤鱼等一系列食物,擦了擦额上的汗。

“诶!爽快!你要是早说有这么多东西可以吃,我早就跟你来了。”

“你饭量真大。”

“饭量?这东西提供的能量都不能支撑我走两步路。”

“那你为什么要吃?”

龙呲牙一笑:“因为味道好。”

男孩擦了擦冷汗。

 

8.

“就是这里了。”

男孩打开了房门,进入了朴实的小屋。

“你是说,只要我住在这里,就能每天给我提供好吃的美食……还有……”龙金色眼睛发着光。“还有,保证我身体不被雨淋,保证没有其他人发现我,保证……”

 

在龙说完第42个保证的时候,男孩擦了擦汗。

自己是不是说得有点过头了。

“是!简而言之你就是在这里和我住下了。”

龙歪了歪头,然后趴在床上。

“这是……”男孩愣了两秒。

龙拍了拍床。“给朕侍寝。”

男孩:……

 

9.

晚上。

“话说,我睡不着。”

龙眯着眼睛。

“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睡不着导致精神不好,消费欲望降低,父母给我的钱就会变少,这样能帮你买到的美食就会变少了。”

龙瞪着金色大眼睛。

“有道理。”

“所以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开心点的。”

“从前有一只黑龙,抓到了一个人类,并且把他的心给撕开了。”

“真开心。我更不想睡觉了。”

 

龙沉默了好久。才吐出一句听不懂的话:“是啊……真开心。”

 

男孩指了指龙的翅膀。

“翅膀上的光变弱了诶。”

“因为没吃饱。”

“那你吃什么才能补充能量呢?”

“吃人。”

 

男孩愣了一会。

“要不……”男孩勒起胳膊,“你咬……”

龙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男孩:

“你真傻。开玩笑的。哈。哈。哈。哈。”

男孩:……

 

突然,男孩随意问了一句:

“你有父母吗?”

龙背过身去,一言不发。

 

10.

第二天。

“原来你还可以隐形!”

“当然了,不这样我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吃东西。”

“你三句话离不开一个吃诶。”

“因为我是一个吃货嘛。”

“为什么你说的这么义正言辞。”

“和你有关系吗?”

 

男孩坐在早餐桌旁,看着父母给自己夹菜,隐形的黑龙过一会用尾巴勾一道菜,过一会又勾一道,如此往复。

就那样,龙把各种美食都尝了个遍。

 

中午休息的时候,龙隐形进入了父母的房间,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男孩的房间。

“怎么了?”男孩问。

“听说……你要死了?”

男孩望着窗外,阳光明媚,小鸟叽喳。

“移植性骨瘤,晚期。”

此刻,一根白色羽毛从窗外,轻轻落在了男孩颤抖的额头上。

 

11.

下午。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因为我知道你心里在想我。”

“我……你这样随便偷看我的内心,我岂不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当然。”

“你能说得不要这么直接吗?”

“当~~~然~~~”

男孩扶额。“我不是这个意思。”

 

男孩不知为何,今天下午,他很想回小学看看,现在他已经是高中了,却在小学里面留下了很多念想。

 

他走过小学教室,听到了孩子们正在齐声朗读: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听到这个,男孩愣住了。

“你怎么不走了?”龙抬起头看着男孩,却看到男孩的眼睛湿润了。

 

12.

男孩来到教室,曾经的老师已经苍老了面容,却依旧能把他骂得狗血喷头,每个孩子都活力四射,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彰显着生命的活力。

 

“你在遗憾。”龙说话了。

“我没有。”

“你并没有那样美好的过去,所以你在羡慕,还有嫉妒。”

“你闭嘴。”

“我只是说出了你内心的真实想法。”

“有时候……你真的很讨人厌啊……”

“那是!”

“你混蛋!”男孩回过头,把隐形的龙一把抱在怀里。

龙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13.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哥哥从小就努力学习……获得了……每次都能……你们一定要向他学习啊。”

老师拽着男孩的胳膊,站在讲台上,对着下面一群娃娃夸夸其谈。

男孩却无动于衷。

老师揪了一下男孩。“你说点话啊。”

男孩尬笑着摸了摸头,他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如鲠在喉。

 

我的人生真的优秀吗?还是只是单调的重复,做着他们想要的生活?

 

这些孩子……真可爱啊。

 

男孩什么话都没说,一连摆手,奔下了讲台,冲出了教室,身后传来一连串的呼喊声。

 

男孩停在了一处林荫下,树上的黑龙瞪着金色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在逃避。”

“要你管!”

男孩转头回到家里,上了锁。

 

14.

那一天里,男孩再也没有看到龙了。尽管他想了很多方法想要找到龙,但是龙似乎真的消失了。

 

第三天.

男孩来到了神社旁,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祈福的人,男孩从旁边拿了一块祈福牌,盯着牌子看了很久,最后写下:

希望倪可以获得属于自己的快乐。

 

临走的时候,男孩本想躲在树林中小便,却听到了倪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

“额,那个字我写的不是很好看。”

“为什么不为你自己祈福呢?”

男孩停顿了几秒。

“因为我不想认输。”

 

龙的眼睛发出璀璨的金色。

“你合格了。”

“什么?”男孩有些惊讶。

“做我的守护者吧。”

“那是什么?”男孩追问。

“跟我来。”龙转头就往后飞。

“等等我!”男孩一路急追。

突然,龙停下来,回头看着男孩。

“先把裤子拉上。”

 

15.

“你看到了什么?”

龙站在岸边,指着平静的水面里清晰的倒影。

“我的倒影……怎么会……”

“和我的翅膀一样一样,都有蓝色的光。”

“这是什么?”

“……说明我们有缘。”

“这就有缘了?”

“没错。”

“那我要做什么?”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守护者。”

“我要怎么做?滴血?画结界?”

倪递过去一个手机。

“登录这个网站,注册,编号14+d,点击申请,成为我的守护者。”

男孩:……

 

“完成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闭上眼睛。

听……是哀嚎的声音。”

男孩皱了皱眉,的确有一阵刺耳的哀嚎传入耳中。

“这是?”

“上一个守护者的哀嚎。他的心被我爸撕开了。”

没等男孩回过神,倪就飞向森林深处。

 

16.

夜晚,倪晚上九点才从窗户钻进二楼的房间里。男孩在等它。

“你去干嘛了。怎么身上还有伤。”

“去做了不得不做的事情。”

一人一龙一阵沉默。

 

“你好像一直有什么事瞒着我。”男孩盯着倪。

“你不也一样。”

“你不是可以读心吗?”

“内心深处,你自我欺骗的事,我没法读取。”

“自我欺骗……”

“嗯。”

又一阵沉默。

 

突然,倪开口了。

“你怨恨你的生活吗?”

“不恨。”

“你在撒谎。”

“真的不恨。”

“你害怕死亡吗?”

“不怕。”

“你害怕迷茫吗?”

“不怕。”

“你快乐吗?”

沉默。良久的沉默。

“我不知道。”

“傻瓜。”

倪迎了上来,张开翅膀,把男孩抱在怀里。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

 

 

17.

“真的……要这样吗?”

“听我的没错,龙从没做错过。如果他到时候不愿意,就把他的裤腿脱下来。”

“可是要我把他的那东西,浸入到水里……”

“不要担心,到时候他会很舒服的,不会拒绝的。”

“唔……可我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第一次有点……难以启齿。”

“就这样了!”

“好吧……”男孩撇过脸去。

 

男孩开始了行动。

 

夜晚。

男孩端着沉甸甸的脚盆来到父母房间。

“爸爸……妈妈……我想给你们洗一次脚。”

“孩子……”

那一夜,父母哭了又笑了。

“终于懂事了……”

“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我还老是对你们生气……是我不对……”

 

龙躲在床帘后面,看到那温暖的一幕,流下了默然的泪水。

 

当男孩回到房间时,倪在房间里等他。

“我看到你在给父母洗脚的时候,我看到你差点哭了哦,真没用,这点小事就哭。”

“因为我以前从没做过……”

“好啦,现在你知道什么叫快乐了吗?”

男孩没有回答。

“你现在只剩下27天了。时间不会等你,愿意和我一起追寻快乐吗?”

男孩盯了倪很久。

“不愿意。”

“——才怪。”

龙:“死傲娇。”

 

18.

第四天。

“你开始规划剩下的27天了吗?”

“是的。”

倪抢过男孩手中的规划书。一脸懵逼。“吃饭睡觉打豆豆?撸龙化缘且为人?”

男孩尴尬笑笑,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还想撸我?”龙瞪大了金色眸子。

“不行么?”

“可以,一次一袋薯片。”

“你就这么出卖身体了?”

“废话少说,你想怎么撸?”

 

男孩嘿嘿一笑,指向龙的下腹。

“嗯?……”

男孩步步逼近。

一分钟后。

“靠,我没告诉你我是雌性吗?收起你邪恶的想法。”

男孩苦恼地用枕头遮住羞红的头:“为什么出现的龙会是一条雌性龙啊,雄龙多好啊。”

倪跟着吐槽:“是啊,雄龙多好啊,为什么我就没遇到。”

看着倪花痴的样子,男孩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19.

“面对他。不要躲避。你还记得,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分开的吗?”

“初二的时候。”

“时间把你们的距离拉得很远,曾经的友谊和欢声笑语成为泡影。不是因为你们真的无法好好相处,只是你们都不愿好好相处。”

“那个朋友……自从我那次骗他之后……就再没理过我。后来他去了杭州,一年回来一次,咱们的关系就,没了。”

“试试吧。今天他会回老家,就在隔壁。”

“诶?!”

 

男孩畏缩地敲响了门,却看到了三年未联系过的朋友。

“诶?杨雨?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男孩尴尬挠头。

“最近过得好吗?”

“最近嘛……”

“来来来,大家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吧。”

“诶?我不喝酒。”

“来嘛!”

男孩被拽进房间。

那一天,他们聊了很多,三年了,大家都变化很大,但是却依旧有一种属于挚友的默契,两人开了瓶酒,一边叙旧一边调侃,又像曾经一样做下海誓山盟的约定,直到夕阳透过窗的剪影。

 

夜里,回到家中,男孩发现倪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到底是你在守护我?还是我在守护你呢?”

看着倪熟睡的样子,男孩走上前去,轻轻给她盖好了被子。

“其实,你一点都不坏。”

 

20.

第五天。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弃自己的爱好的?”

“自从初中音乐老师骂我没有音乐天赋之后……就再也没有弹钢琴了。”

“你喜欢弹钢琴吗?”

“不喜欢。我是说……不像原来那么喜欢。”

“你在撒谎。

你明明一直热爱着美妙的音符,只是你不敢面对。”

“我……”

“看,你面前有一架钢琴。”

倪指着商业广场中间用铁索围起来的钢琴,周围人流如潮。

“去试试吧,弹一下钢琴。”

“可是……周围这么多人。”男孩已经急得手心冒汗了。

倪沉默了一会。

“你,还有多少生命呢?”

这一句话直扣心弦,男孩一言不发,走上前去。

“D大调卡农,和声大逆循环。”

不知为何,当男孩手指接触到钢琴键的一瞬间,身体就像触电一样颤抖,接着他开始快速弹奏起来,竟然变成了G大调,但他已经完全沉浸其中,来往的人们纷纷驻足观看。

 

等到男孩弹完,商场里响起一片掌声。一位外国小伙子鼓掌说:“You are brave.”

 

男孩自信地从钢琴座上站起,身姿优雅地向大家鞠了一躬,然后被警察带回警局,关了一晚上。

 

 

21.

第六天。

“去看看那些人吧。他们需要你的关怀。”

“可我总觉得有点虚情假意。”

“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

“好吧。”

 

男孩站在门前犹豫了很久,最后敲响了房门。门开了,里面蹦出来几个毛头小子,有的头发花白,有的缺胳膊少腿,还有的巅巅傻傻顺着墙面转圈。

 

这是孤儿院的弃婴。

 

很快孤儿院的服务人员向男孩解释了这里的状况,每一个都不容乐观,但他们最需要的只是一点陪伴。

 

“哥哥……可以抱抱我吗?”一个小女孩走过来,脸上瘪了一半。

“这是孩子里最小的一个,先天性艾滋病,大家都很排斥她。”

男孩听闻这个,愣在原地。

隐形的倪看着男孩。

“去吧。抱抱她。”

男孩一把抱住小女孩,还抱起来转圈圈,那之后,他们一起吃饭,划船,种树,还在夜晚趴在后院的凉席上看星星。

“哥哥,为什么人们都怕我呢?”

“因为他们畏惧死亡。”

“那哥哥怕吗?”

“怕。”

“哥哥为什么和我一起呢?”

“因为我们都一样。”男孩和倪齐声说道。

 

夜里,男孩和大家道别。

“哥哥,这个给你。”

小女孩笑着递给男孩一根彩色羽毛,即使在黑夜里,也是五彩斑斓。

倪看着男孩,用尾巴拍了拍他的脸:

“傻子,又伤心了不是?给我开心起来,听到没有。”

“我就不能有点情感吗?像你一样不哭不笑?我又不是龙。”

倪没有说话。

“有时候我只是觉得……”

“嗯。”

“也许我们本就不一样。”

“或许吧。”

 

 

22.

第七天。

“这个也……太大了吧?”

“风筝不大怎么带你飞起来?”

“我也不想飞起来啊……”

“你在撒谎。”

“……”

 

田野上,一具十米大的巨大木制风筝停立着。周围许多人都端详着这巨大的艺术品。

男孩擦汗:“你哪里来的这东西。”

“要你管。话说,你不想上去吗?”

“我不想。”

“我不?想。

OK我懂你意思。”

“不——”

 

风筝起飞了,巨大的风压吹得草木颤动,龙叼着缰绳,极速飞行起来。

“救命!我要死了。”

“悠着点,别挣扎,摔下去就真死了。”

“可我被绑着也半死不活了啊!”

“别说了。看下面。”

“诶——”

 

高空俯瞰,翠山碧流之中零星散落着白色建筑群,仿若青潭里的珍珠。

“好看吧?”

“嗯……”男孩叹为观止。

“诶等等!你怎么在我身边?你不是在下面咬着绳子吗?”

“要你管。”

“风吹得很凉快啊~”男孩感叹。

“是啊,这可是你儿时的梦想呢……”

“嗯……”

“但也不是那么不切实际。不是吗?”

“嗯……”

 

龙:“如果你可以飞,为何不飞呢?”

“因为现实的重压。”

“但现在你确实飞起来了。”

“这都是你的功劳。”

“嗯,这都是倪的功劳。”

 

 

23.

第八天。

 

“不可能的,那座山高出地平面3000多米,山上长年覆满积雪,我上不去的。”

“不,你可以上去。”

“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

“不,我是在为难你。”

“……”

 

三天时间,第一天爬到1600多米,第二天爬到2800多米,第三天爬到3200米,差一点就能就能触及峰顶,可男孩已经不想努力了,高海拔带来的低压和严寒令他难以动弹。

“才这么点困难,你就要放弃了吗?”

“可是,我们是不借助任何设备,徒步登山的啊!而且这一块还是未开发区,每一阶的难度都很大。”

倪看着男孩,过了好一会才开口: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父母还是让你来到了这里?”

“因为……”

“因为他们尊重你的选择,相信你的能力。”

男孩趴坐在地上,感受到刺骨的寒风钻入脊髓。

“我明白了。”

 

终于,第四天夜里,男孩登上了顶峰,他们的食物早已用完,身上也划出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营帐里,男孩抱着龙取暖。

“为什么你身上这么暖和?”

“因为我发光发热。”

“真是无厘头的理由。”

“生活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

 

男孩问倪:

“有一次爬山过程中我摔倒险些昏迷不醒,你为什么没有救我?等我清醒过来你已经走了好远。”

“我没有理由去等你。”

“还有,我看到你身上的蓝光越来越淡了,你是没能量了吗?”

“我没有理由告诉你。”

“我这么没用,爬点山都不行,你可以丢掉我直接走,为什么还要等我?”

“我没有理由放弃你。”

 

倪:“我们成功爬上了顶峰,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谢谢你,告诉我如何把[不可能]变成[不,可能]。”

那天夜里,男孩在山顶的石头上刻上一行字:倪,我最好的朋友。

 

24.

第12天。

 

“快点!快点!前面的人都让开,病人需要紧急抢救!”

男孩躺在医疗床上,马上就被推入了手术室。

两个小时后,医生擦着汗走出了门。

“孩子怎么样了?”

“骨瘤第二次急剧恶化,这次是保住了命,下一次就不一定了。”

“苦命的娃……”

 

男孩醒来,龙趴在男孩床头,金色眼睛瞪着他。

“你醒了。”

“身上很疼。”

“你已经昏迷一天了。凌晨四点半晚上你要去屋顶看日出,我告诉你看不到你就是不听,结果突然从屋顶栽下去。你的病恶化了。”

“哦,这样啊……哈哈哈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我没事,咱们明天还能看日出。”

“医生说,两天内你不能离开病房。”

男孩有些恼怒:“为什么?!”

“你的身体不允许。”

“可我没事!我明明还能走!”

男孩猛然从床上爬起,刚跑几步就倒了下去。

男孩就那样几次被医生送回病床。

倪看着不安分的男孩,叹了口气: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那要牵扯到很久以前,在我还是一只幼龙的时候。”

 

25.

“那时候你多大?”

“出生后两小时。”

“发生了什么事吗?”

“父亲告诉了我自己的生命界限。也就是死期。”

男孩愣住了。

“也就是……从出生起就知道自己何时死亡吗?”

“是的。”

“那你是怎么做的呢?”

“我计划好了我的龙生,每一步都有条不紊,学习魔法,在学院里取得最好的成绩,和各只龙维持着平淡的关系,是一个很普通的优秀的存在。”

“然后呢?”男孩迫切问。

“有一天我开始质疑了。我明白,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开始独自出门旅行,离开龙境,穿行在人类的城市,风餐露宿。”

“所以你放弃了父母和家庭?”

“不,父母支持我的选择。龙生来是自由的。大家都知道这一点。”

“不是人真好。”

“那为什么需要守护者?”

“因为无聊。”

“守护者不是用来守护什么的吗?”

“守护我们的本心。”

男孩静默。

“什么是本心呢?”

倪用尾巴拉开了床帘,窗外明月高悬。

“就像当你看到月亮之后,期待看到太阳一样。”

“那为什么守护者会被你爸杀死?”

倪沉默了很久。“因为……他和我一样。”

男孩没有追问了。

 

“倪,你有朋友吗?”

“有。”

“他们在哪里?”

“在身边。”

“唔……愿意和我一起看日出吗?就在这个月。”

倪背过身去:“傻瓜。”

“我想通了一件事。”男孩道。

“什么?”

男孩笑了:“我知道你知道。”

 

26.

第14天。

 

“真的决定是它了吗?不是说要去正规宠物店的吗?”

“可是它好可怜。”

“可怜并不是你帮助它的理由。”

“它和你很像。”男孩说完,走上前去,把脏兮兮的流浪猫抱了起来。

“你给他起名什么呢?”

突然,小猫探出脑袋,发出了一声软绵绵的猫叫“喵~”

“就叫喵喵吧。”

“喵。”喵喵爬到倪的头上,倪无可奈何地眯着眼睛,男孩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

男孩把猫咪洗干净了,这是只亮堂堂的白猫。接下来男孩在后院铺了一张席子,把老旧的留声机打开,播放着一曲 阳光与棕榈树。然后一个人,一头黑龙,一只白猫,软绵绵趴在和煦的微风里。时不时喵喵就会爬到倪的头上,倪起先不愿意,后来也接受了,于是去哪里都带着喵喵。

“你好像很喜欢猫诶。”

“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猫这么可爱的动物啊!”

“你也很可爱哦~”

倪背过身去:

“哼,花言巧语。”

“喵~”

猫,人,龙,很暖。

 

27.

第15天。

 

男孩早上起来,却发现倪和喵喵都不在身边,不仅如此,父母也不在家。男孩在家转了一圈,冰箱空空的,早饭也没有做。

 

当男孩再次回到房间时,里面一片漆黑。打开灯,一个大蛋糕放在桌子上,带着彩筒帽的爸爸妈妈兴奋地吹着卷舌。

“雨雨生日快乐!”

男孩这才记起来今天是他生日。刚刚得知噩耗时还想生日这种事早就没有必要了,可现在发生时,却还是感到意外的惊喜。

那天男孩和父母说了很多。

夜里,男孩把剩下的大蛋糕端到倪和喵喵面前。

“一起吃蛋糕吧!”

“不要。”倪闭着眼睛,睁开一只眼,又眯了上去,头上的喵喵伸出爪子一个劲倒腾,就是抓不到,只好发出委屈的声音“喵……”

“好吧,就吃一块。”倪拿了一块蛋糕递给头上的喵喵,喵喵开心地摇尾巴,吃的碎屑掉到了倪嘴里。

男孩看到倪不吃,准备端走蛋糕。

“等等。”

“啥?”

“祝你生日快乐。”倪别过头去。

“哦~谢谢~”

“所以……”倪依旧别着头。

“所以?”

“所以我给了你生日祝福,你应该给我一块蛋糕。”

男孩笑了,把蛋糕放在桌子上:“都是你的!”

“哼!”

 

“诶你别说可真好吃!”

“这是什么?果啤?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啊。”

“再来一瓶!嗝。”

“什么?!……我没醉!醉的是你们!醉的是这个世界!……我清醒得很……呕。”

“唔……没醉……没醉……唔……为什么我就没有生日……”

“老天!不公平!嗝。”

男孩一脸无奈地看着喝醉酒的倪,喵喵也投来了无奈的目光。

“喵~”

 

 

28.

第16天。

 

“你真的要去海边吗?看起来你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倪盯着男孩。

“昨天我做了个梦,梦里喵喵告诉我它想去海边。”

“这也算理由?”

“生活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

 

男孩乘坐高铁花了4个半小时才到海边,倪一直隐形着挂在火车天花板上,出了站,倪才把嘴里的喵喵放出来。

“你居然把喵喵藏在嘴里。”

倪歪头:“可它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喵~”

 

蔚蓝天空下,金色沙滩翻起一层层浪花,银蓝色的海平线把世界划为两半。

“这里,真美啊。”男孩感叹。

倪瞪着眼睛没有说话。

喵喵看着水里蹦出来的鱼,兴奋地叫起来。

“它好像很想吃鱼诶。”

“所以你看我干嘛?”

“你不是会捕鱼吗?”

“……”

 

倪来到海边,又迅速叼了一只鱼回来。

“就一条吗?喵喵吃完了可能还想要。”

倪盯着男孩:“请尊重生命。”

“那你为什么吃那么多。”

“那是尊重食物。”

“就是小气。”

“喵~”

 

天色渐晚,现在回去已经来不及了。男孩找了块林间空地并撑了一顶帐篷,在旁边升了一堆火,并且买来了烤鱼。

“烤好了~咯,你不吃吗?”男孩把鱼送到倪面前。倪一动不动。

“不吃算了,那我吃咯~”男孩和喵喵开心地吃起来。倪一动不动。

突然,倪啪的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倪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倪,你怎么了?”

倪的语气很恬淡:“有点累了。”

“你……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

“好吧……”

倪盯着男孩身后的帐篷看了很久,突然问了一句: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躲在帐篷里面呢。那时候你真傻。”

倪背过身去,露出一个微笑:“现在也是。”

 

过了好久。

“有个问题,杨雨,如果你能活下去,你会怎么过呢?”

“过最简单而平凡的生活,珍惜微小的感动。”

“嗯……”

男孩又补充了一句:“和你在一起。”

倪想说什么,却憋了回去。

“你开心就好咯。”

倪的声音里面,分明带着开心。

 

29.

第17天。

 

暴雨。倾盆的暴雨。

倪和男孩还有喵喵躲在帐篷里不敢出来,那场景像极了曾经的那一幕。只是多了一只温暖的喵喵。

突然,龙冲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带来了几只鱼,还有野果。

“你没事吧?外面这么大雨还为我们找来食物。”

“我怎么可能有事。”倪金色的大眼睛发着光。

倪说完话便蜷缩在帐篷角落,男孩看到,在倪的背后,有一根湿润的绿色羽毛。

 

回家路上。

“啊切。”

“诶?龙也会打喷嚏吗?”

“不行么?”

“我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

“我又不是神。”

 

回到家里,男孩兴致勃勃把自己发生的事情讲给父母听,父母每次都听得额头冒汗,他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倪则躺在男孩的床上看书,额上趴着一只喵。

等到男孩回到房间。

“诶?你在看我的书……那本是……”

“嗯哼。”

男孩涨红了脸。

“不就是你买的龙族R18同志本子么?”

“哇!你还说出来。”男孩盯着倪。

“切——”

 

三分钟后。

男孩和倪一起躺在床上,床上摆满了各种龙族的本子。一龙一人对着这些本子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没想到你是个腐龙啊~”

“雄龙加雄龙什么的,最好了~”

“喵……”喵喵发出了看不懂,无辜又无奈的声音。

 

30.

第18天。

 

“没想到,你还能变大!”

男孩看着后院中的倪,此时她已经变成三米大,透明的身体若隐若现。

“体型控制是龙族的必修课。”

“那你可以载我飞吗?”

“不可以。”

“为什么?”

“那样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哼!”

“死傲娇。”

“你才是!”

 

今天上午男孩心血来潮竟然开始写了一套数学高考试卷。

倪咬着笔头趴在桌子边看着男孩:“都快死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摧残自己?”

“我不想认输。”男孩指着手机,那是高中班长小红发来的消息:现在你还会写吗?不如来比比吧!

 

下午班长竟然主动来到了男孩家里,还带来了各种小礼物,一个下午男孩和班长有说有笑,还在一起打了会电玩。

临走前,连男孩父母都在啧啧叹息:说班长真是个漂亮的女孩,人长得美心里也好。

 

晚上男孩想睡觉时,却发现倪不在了。

床头放着一张纸条:

时间过得很快,这些天,有你的日子很开心。你已经恢复到正常生活的轨道上了,希望你能善待世界,也被世界善待。

 

31.

第19天。

“别急,慢慢说,你说的那只龙,是什么样子的?”

心理医生面色平静地循循善诱着。

“她是那种很可爱的存在,是西方龙的形体,全身黑色,肚皮是一块灰色的,金色眼睛,普通情况下身体大概……这么长。”男孩比划着。

父母守在房间外满脸愁容。

“你确定她存在吗?而不是幻想?”

“当然!当然……”男孩突然想起来,他对于倪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不知道她喜欢去什么地方,以至于没法寻找,没有给她拍过照片,以至于不好描述,她全天几乎都隐形着,也没有谁知道她的存在,除了那只喵喵。

“嗯……听完你的这些,我觉得你应该休息一下,你已经一宿没睡了,无论是如何寻找,体力才是第一步。”

“好吧……”男孩说完便倒了下去。

 

32.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调用了市区中可用的监控摄像,并没有发现您说的龙的存在。”

“那……”

“那一定是您孩子的幻想。”

 

自从倪离开后,男孩开始魂不守舍的,整天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将手中收集的羽毛翻来覆去数了又数,又总是盯着床发呆。

倪就好像真的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在他眼里,无论做什么,都会想起倪的身影:吃饭,睡觉,喝水,步行……接下来的三天里,他的身体变得很差,总是会一个劲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每天睡觉都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死死攥紧他的心脏,然后把他拖入到一阵深不见底的黑海。

夜里,他不小心翻到了狄金森的诗:

“假如我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但太阳已使我心中的荒凉,变成更新的荒凉。”

男孩在夜晚盯着月亮看了很久,他想起了倪曾经说过的话:本心就是当你看到月亮之后,期待看到太阳一样。

可他已经不想再看到太阳。他突然觉得,其实倪才是他的守护者吧。

这么想着,他拿起了铮亮的水果刀,勒起胳膊,闭上了眼睛。

 

33.

“傻瓜,你还真想寻死啊。”

男孩手里的水果刀掉在地上。

倪,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还没带我去看日出呢,你还不许死。”倪一本正经地盯着他。

“倪……”男孩一把抱住倪,哭得稀里哗啦。

 

“你的病情已经恶化了,按道理我本应该离开你,看着你正常死亡,但我还是忍不住,所以回来看你了。

而且,你见过我父亲了吧?就在梦里。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在骗你。”

男孩强忍着眼泪问:“什么事?”

倪咽了一口唾沫:

“其实,我曾经告诉你我的过去,都是假的。

我帮你只是我可怜你。

可怜人类这样卑微的生物。

还有,你没发现这几天喵喵不见了吗?

被我吃了,味道根本没法和人类的烤鸡腿相提并论。

你以为我真的把你当做朋友过吗?

别开玩笑了。

你肯定疑惑我为什么要救你吧?

挣扎——我只是想看到你在我的玩弄下挣扎。

你肯定不会想到,生命的最后,会活在这样一只龙的欺骗下吧?

但是很抱歉,我就是这样。”

倪说完这些,拍着翅膀飞出了房间,她的翅膀在滴血。

 

 

34.

第22天。

 

男孩很早就穿好了精致的礼服,来到了储物间。他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把放在柜子里面那架废弃的钢琴拿出来拼好,清洗,擦灰。

接下来他在钢琴面前坐了下来,轻轻弹了一首《离别》。

男孩一边弹奏,一边自言自语着。

“倪,其实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对不对?

你一刻也没有放弃我。

就算你昨天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也全都认了,我本就是一个卑微的人类,没有你那样的力量和觉悟,但是很谢谢你,教会我很多。你告诉我何为追随梦想,何为面对现实,何为努力奋斗,你告诉我要保持善意,让我自己决定生活的理由。

无论你内心如何看我,我始终都无比感激你。

而且我知道……你还在在乎我。”

在男孩说完最后一个字,恰好与最后一个钢琴键音发生了重叠。

突然,一滴晶莹的露滴到男孩的脸颊上。

男孩慢慢抬起头,看到一只黑龙倒挂在天花板上,泪水在脸上冲出了两道沟壑。

 

35.

第23天。

 

倪张开嘴巴,一只小白猫钻了出来。

“我就知道我离开后你肯定心神不定,养不好喵喵,所以随身携带着。”

“你真好。”

“傻瓜。”

 

男孩的病情持续加重,经常会有幻听幻视发生。

而倪则一直守护在他身边,一言不发,静静伫立。

男孩会经常做着某件事而突然睡着,而倪也不去叫醒他,只是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等待男孩醒来。

生命的最后几天,男孩反倒想开了,不想去接触什么金碧辉煌,亦或者走遍大好河川,尝遍天下美食,亦或者造福人类,留下世间经典。他只想和爱的人静静呆在一起。

每天早上,刷刷牙,然后趴在窗前晒太阳,把衣服搓搓洗洗,自己下厨做一点魔鬼料理,给老爸老妈捶捶背聊聊天,在自家后院里种一些说不上名的植物,只是看着它们每天长一点就很有感触。遇到谁都问一声好,看到垃圾随身帮忙扔垃圾桶里。吃饭很慢,走路很慢,仿佛一切都拉上了慢镜头,每一天都很平淡。倪从来没有催过男孩,她只是一直守护在他身边,做他的眼睛,他的拐杖。

男孩每天都会写下日记,然后把一天中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来回读给倪听,倪只是眯着眼睛倾听,什么话也不说。

时间过得很快。

终于,在这个月的月底,男孩倒下了。

他奄奄一息,眼睛没法睁开,只有手指时不时轻微颤抖一下。

“倪……还在吗?”

“在呢,一直都在。”

“我父母还在吗?”

“大家都在。”

“倪……能把我带走吗?”

“为什么?现在你还躺在病床上啊。”

“父母……看到我这样……会伤心。”

“我明白了。”

 

36.

“我现在……在哪里?”

“天空的顶端。感受到了吗?有风在吹拂你的全身。”

“我们……在飞吗?”

“是啊,下面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看日出。”

“对不起……答应你这个月去看日出的,可是今天已经月底了,而且天已经黑了。”

“你许下的诺言,也就是我的诺言,有我在,绝不会失约。我们现在正在地球日界线上,越过这条线,按照地球计日法,我们还在这个月里。”

“追逐……时间吗?”

“看。是太阳。”

男孩极其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深蓝色的海洋之上,是橘色的波浪,金色的霞晕,红色的太阳,墨色的天空。世界是五彩缤纷的。

“好美……”

“好了,现在闭上眼睛吧,我们继续飞吧。”

“嗯……”男孩微笑着趴在倪身上。

倪朝着朝阳,拍动着翅膀,身体融入到了红日的影子里。

倪轻声歌唱着:

“我们都畏惧严寒,因此我们抱团取暖……”

就那样,倪飞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1598358580559913.jpg

 

37.

后记:

后来我醒来时,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昏迷了30天,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

医疗团队首次通过脑波控制分辨和杀死人类的癌细胞,我是唯一成功案例。这期间很多人来看望我,醒来之后也有许多记者采访我。

他们问我在接受脑波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想到了什么事情,我把所有的故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很快这个故事被翻拍成了电影,名字叫做《30天:他和他的龙》。

 

只是倪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再也不见。

病好后,我开始变得积极起来,目标明确,而且把梦中的许多事情变成了现实。很多朋友都说我变了,变得更加自信,宽容,而且温柔。

很快我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之后进入了一所不错的公司每天努力工作,后来也和高中班长小红结了婚,生活美满幸福,只是我偶尔还是会想到那只傲娇龙。

你已成为昨天,而我已步入明天。感谢你曾来过,即使只是个过客。

 

38.

后记:

2019年10月21日,我的几个朋友向我炫耀他们爬上了3000多米的高峰,而且是最顶端。但他吐槽说,竟然有人曾经到达过那里,还在一块石头上刻了字,我问他是什么字,他故作神秘地笑了,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看到照片的一瞬间,我的心扑通狂跳。

那一行字是:

倪,我最好的朋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