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综合 | 刃龙

这个短篇小说集,是我很早以前就有想法进行创作的,现在终于开始了。这个系列的主题是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龙与女孩

龙与心系列短篇小说集 by 刃龙

2020-8-25 20:08

 【应要求发布证明文字 该文字用于起点发布小说验证。 】

    从前有个女孩,她很喜欢龙,直到父母被龙杀死。

  1.

  “喂!笨蛋龙!我的肉呢?!像你这么只顾自己吃,一点不考虑雌性的感受,难怪没有母龙喜欢你!哼!”女孩觉得这龙既自私又粗鲁,只顾自己吃,就直接把一坨生肉丢在她面前,一点都不懂得爱护一下女孩子。

  “噗!没有母龙喜欢我?你开什么宇宙玩笑哦,而且你吃生肉吗?你不吃!现在又说我的错。”对于这些责怪,龙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自己对这只女孩算是仁义至尽了,而且它已经为女孩快挠破两个脑袋了。唉……女孩的心思,简直比先祖在龙族秘境里留下的谜团还要复杂奇怪。

  “哎呀呀~我不管我不管,我……我饿了……呜呜呜……我要吃肉!笨龙!蠢龙!大笨蛋!你不是会吐火吗?你烧一下不就熟了吗?”女孩抽抽搭搭地问道。

  “额……嫌我龙息里面带脏口水的是你,不吃生肉的也是你,吵着要吃肉的还是你,你你你,比我以前的孩子难斥候多了!它们一出生就会吃蛋壳,只需要保护几天,就能自己找吃的去了,我真是对你无语了!”龙现在一头黑线,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不管。你把我抓到这里,就要给我吃的!”女孩气得在地上直打滚,傲娇之魂熊熊燃烧。

  “哼!无理取闹!我不管你了,走了!”龙生气地鼓着腮帮子,拍着翅膀装作要飞走的样子。

  “唉……你别走!求,求你别走……”女孩终于大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风雨雷霆,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哭得龙都狠不下心踟躇起来。

  “唔……好啦,别哭了啦,欸欸欸?还哭?乖……别哭了嘛。”龙缓缓俯下身子,用巨大的爪爪摸她的头。

  “唔……不哭,我不哭,笨蛋龙!我……我饿了……”女孩很喜欢龙的大爪掌,虽然外层布满鳞片,但是下面的肉垫摸起来很软,就像是一张宽厚的大床,老是让她想起爸爸妈妈的感觉。

  自从她被抓到这个浮空岛,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其他可以交流的生物了,在这期间,只有这头雄龙和她交流,虽然她憎恨龙,虽然她的父母死于龙类的巨爪之下,但是她也只能靠这头巨龙存活。这头龙,是她最大的敌人,最好的朋友,最珍贵的亲人。

  最后,女孩还是吃了沾了龙口水的肉块,吃相很优雅,女孩直接趴在巨大的肉块上就是一阵撕咬,比饿了十年的豺狼要优雅得多。

  吃完就用龙的大尾巴擦擦嘴,边擦边骂:“笨蛋龙!你是不是好久没有刷牙了?口气这么重,而且口水还有一股咸腥味,真不讲卫生!”

  龙嘴角抽搐,尾巴都被这话吓直了,片语不言。

  靠!我是龙啊!

  刷牙?开玩笑吗?

  我有口气?混蛋这不是强大的龙威吗!

  不讲卫生?我一天洗三次澡而且每次都要把全身洗的毫无污渍!你把我想成什么龙了?真是的……

  然而龙也只敢在心里咒骂,它可不敢再惹这女孩哭了,上次把她搞哭,硬是花了两个小时扮演“飞龙坐骑”才让她开心,女孩还扯着嗓子在层峦叠嶂的大山间一个劲地呐喊,那声音回想起来现在都令龙脑大。

  女孩真是种可怕又麻烦的生物。

  龙最讨厌麻烦,实际上,正是因为讨厌麻烦,它才会逃离人类与龙类的战争,在这个浮空岛生活。可在它最后一次退出战场时,偶然看到了血泊中的女孩,觑见那颤抖向上的手,听到了那句微弱的“爸爸妈妈”,龙的心莫名被触动了一下,那个声音,那么遥远而亲近,回响在龙的心里,从那以后,龙就决定了,它要保护这个女孩。

  每次看到女孩剑拔弩张盛气凌然的眉头,听见女孩狗咬吕洞宾的咒天骂地,感受到女孩对趁自己睡着对自己的“爱护”【尾巴上的牙印就是最好的证据】,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养了一个现世宝。不过,因为是自己的选择,所以无悔,也不会后悔。

  不知不觉已经近了黄昏。

  “喂,吃饱了现在也该玩够了吧,现在该回你的小屋睡觉了吧。”龙看着一直抱着它尾巴耍猫腻的女孩,无奈地说道。沃德天啊!我又不是玩具,这么一直抱着拉拉扯扯好么,欸真没办法。

  “就抱一会,求求你了,就一会,笨蛋龙就一会嘛~”自从父母战亡后,女孩就没有了依靠,龙的一条尾巴就像一条抱枕,一直给女孩温暖,那种温馨的感觉,她也说不出是什么,只是不想要龙离开罢了。

  女孩抬起头,纯朴的大眼里闪着星零,傻傻地问:“那个……笨蛋龙……明天,你还会来的吧?”女孩住在龙为她打造好的木屋里,而龙住在巨大的岩巢里,每天晚餐过后,就是她们分别的时候。

  “会,当然会。”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又强调了一次,“我会的。”

  “真的吗?谢谢你啊!笨蛋龙……”女孩终于松了一口气,连蹦带跳地跑向远方的木屋,轻灵的马尾辫欢快的左摇右摆,像春柳般顺畅。

  女孩渐渐远去的身影,在夕阳下像大波斯菊般美好。而龙则一直驻立在巨石旁,像一位守望的巨人,金色的余晖撒到它金色的皮肤上,也镌刻在它金色的记忆里。

  我喜欢她吗?不,不可能的。她只是个人类。

  而我……也只是一条龙。

  但是,这是我的选择,我不后悔,也不会后悔。

  “明天我还会来的。”

  2.

  第二天,龙果然来了,而且来得很早,连那些报晓的巨禽都没有醒来,但是女孩却醒着。

  女孩笑着扑上来,一把抱住龙的爪爪,说:“笨蛋龙!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龙只是乐呵呵地笑。

  于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她们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参拜神树,据说那颗神树是附近所有生灵的源泉,足有几百米高,树上挂满了幽蓝色的果实,在夜里就是一道旷世奇绝。

  这棵树也被叫做“许愿树”,传说当树上的果实变色时,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但是那个传说太过于久远,久远到千年以前。迄今还没有谁见过这棵树变色。

  即使没有变色,即使不能许愿,龙都会每天来到这棵树下,顶礼膜拜。

  “那个……笨蛋龙,如果这棵许愿树是真的话,你想许什么愿望呢?虽然我觉得这棵树永远也不会变色,但是还是想嘲笑一下你的愿望~你说吧。”女孩任性地坏笑。

  “我啊……可能是,让死去的妻儿都复活吧,然后带着她们前往某个深山老林里面,把下半生过完,那多快活啊。你呢?”

  “我?我啊……想一直让你陪在我身边!永不分离!”

  “呵呵,你的愿望可真简单,既然这样,那我不要之前那个愿望了。”

  “哦?那你想要什么愿望。”

  “嗯……我想想,龙的爪爪拖着下巴,皱紧眉头装出努力思考的模样,“我的愿望就是,你的愿望不要实现,哈哈哈!”

  “讨厌!大坏蛋!大笨蛋!我最讨厌你了!我以后永远也不要见到你!”

  “好了好了,我的小乖乖哦,你可别闹了~喏,吃点东西吧,别饿着。”

  女孩背着龙生闷气,哧溜一下夺过食物,接着依旧鼻孔朝天,直到把食物吃完才平下心来。

  “对了,笨蛋龙,你为什么要参拜这棵树呢?”女孩终于问出了这个憋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因为这棵树很美,让我想起曾经的妻子儿女们。”龙和蔼地笑了。

  女孩能感觉到龙话语中隐藏的悲哀,于是她紧紧抱住龙的大脚爪,亲昵蹭了蹭,说:“笨蛋龙……你别难过了,以后总会更好的。”

  龙无奈一笑。作为高贵的龙族,竟然还会被一个人类女孩安慰吗?要是被那些老对手看到,怕不是要笑掉大牙了。

  “切!难过?我会难过?!我可是龙欸!我可是巨龙欸,凶狠残暴铁血无情十恶不赦罪孽深重的龙欸!”龙嘴上较劲,心里却很受用。

  唉……龙老了,更容易感伤了吗?

  也许……是的吧。

  接下来就是娱乐项目,这也是一天最有意思的部分。

  龙驮着女孩去了维尔纳多的冰湖,一片银装素裹之地,那里有成群的“白绒”【长得像白色小球,全身布满绒毛的小动物】排着队吧唧吧唧地赶集。

  有次女孩指着那些白球说:“笨蛋龙……你看看这些白绒多可爱,你要是有它们一半可爱,我早就爱上你了,你呀,真是……丑死了!”

  女孩边说边抱住龙的脚爪,还要贴紧了让脸蹭蹭。

  “天哪!——我丑?小姐婆您可真幽默啊,你还能找到像我这样帅气逼龙英俊潇洒,头一摇山崩地裂,尾一摆地动山摇,集伟大可爱帅气智慧于一身的巨龙吗?而且我要你爱我干嘛,你看看你,脸长得像窝瓜,身板像苦瓜,腰像大西瓜,腿像乳黄瓜,胸像小雀瓜,要身材没智商,要智商没身材,绝逼是没人要的典型嘛!”龙说话从来都不会觉得羞耻,而且还乐此不疲。有次女孩说:你太不要脸了!龙干净优雅地舔了舔脚板,哼着小曲:“哦?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听不到……”

  女孩一听,愣了,心慌胸闷,气喘吁吁,哇的一声就哭了,梨花带雨:“啊?……我……我真的有那么差劲嘛?呜呜呜……我以前都不知道……”

  龙听了,只有满脸的尴尬。它安慰着女孩的小心脏:“诶嘿?大小姐?千金?心肝宝贝?别哭了好么?你这么丑,哭起来会更丑的。”

  “哇!笨蛋龙!你嘴真臭!都不会安慰一下我吗?我可是女孩欸!”她抱着龙的大脚爪哭哭唧唧的。

  “欸?别哭了嘛,虽然你很丑,但是我绝对不会嫌弃你的啊~”

  女孩不哭了,但泪眼星零:“真……真的吗?”

  “哇!”女孩再一次扑入龙的脚爪隙里面,开心地蹭了蹭,“笨蛋龙,你真好……”

  龙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这女孩,果然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吧,是因为年轻时泡了太多母龙吗?啧啧啧,果然报应来了吗?唉,造孽啊……

  “欸,一直笨蛋龙笨蛋龙的叫,你不累啊?”龙用爪爪摸着女孩的头,女孩很享受。

  “唔……确实欸,这样叫的确不好,那以后,我就不这样叫你了,嗯……以后就叫你‘大笨蛋’吧!”女孩苦思冥想终于把这个称呼挤了出来。

  “噗!朕一点都不笨好吧?而且你不觉得这名字贼难听吗?”

  “不觉得。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女孩依偎在龙的脚掌间,语气越来越微弱甜腻,像是某个小混蛋在撒娇。

  “好啊!既然你叫我大笨蛋,那你就是‘小傻瓜’!”龙得意洋洋地说。

  “哼!大笨蛋!”

  “小傻瓜!”

  “大笨蛋!”

  “小傻瓜!”

  “啊啊啊啊,我不管,你就是我的大笨蛋!”

  “你就是我的小傻瓜。”

  ……

  空气里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于是早晨就那样简单过去了。

  3.

  中午,女孩还是吃着沾着龙口水的肉,还是碎碎念地骂龙又脏又臭。龙早就习以为常了,眼不红心不跳。你爱咋咋地,who cares?

  “大笨蛋,你最喜欢吃什么,我最喜欢吃萝卜,最讨厌龙肉。”女孩调皮一笑。

  “我最讨厌萝卜,最喜欢人肉。”龙耸了耸肩,狡黠一笑,笑里藏刀。

  “哼!那你来吃我啊!”女孩撅起小嘴。

  “哎呀?你这么小,给我塞牙缝都不够呢,而且我要是把你吃了,那不是就没人见证我都伟大与智慧了吗?”龙说着又用爪掌摸了摸女孩的头。

  女孩干脆一把抱住了龙的大脚爪,舒服地靠在上面,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吃完午餐,龙和女孩一起去悬瀑涯,这里是一处几千米高的断崖,涯口有喷涌不断的流水一泻而下,白浪似蛇,砸落下来,激起一波龙卷。

  女孩坐在龙背上,享受飞翔的快感,俯瞰整条瀑布,把这所有的旖旎之色尽收眼底。每每看到惊奇的景色女孩就会激动地一个劲拍龙背,近乎是丧心病狂地尖叫:“大笨蛋!你快看!那个好漂亮哦!哇——那个也好棒!大笨蛋,往左边飞一点,我要看不到了!大笨蛋,你慢点飞,我都要站不稳了!大笨蛋!——”

  龙简直要崩溃了,耳膜每秒震动两百次,《一百二十分贝野妹子狂想曲》果然是噩梦般的存在啊!鞍前马后随叫随到地斥候着,就差拱手相让了。

  “喂,小傻瓜,你就不能消停点,朕虽然身强体壮,但也要要休息啊,你把我当飞行玩偶了?”

  “唔……对不起啊,大笨蛋,我……我只是很喜欢这种飞翔的感觉……你看啊,我们在空中飞翔,自由的空气在双翼间流过,湿润的水汽抚摸着脸庞,阳光不愠不火地洒在我们全身,低头一看,就是整个世界,这难道不是最美妙的事情吗?”女孩天真烂漫地笑着。

  龙顿了顿,不知所言。美吗?确实美。舒适吗?确实舒适。可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快乐的感觉,是因为那些纷繁苦闷的过去吗?也许我,早已丧失了欣赏美的资格,但这个女孩却拥有,她的本身就很美。

  “大笨蛋啊……你说,我要是也能飞那该多好啊,你就不用这么一直驮着我了,多累啊……”女孩在龙背上摊出一个大字,两只小腿欢快地跳跃着。

  龙知道,她想要飞是很正常的,飞行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梦想,但是真正能做到这点的只有巫师。巫师能使用魔法飞行,但是需要消耗魔力。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一出生就能感受到周围的魔力,并把它们转化,供自己使用,但这种能够使用魔力的人却是极少数,因此其在人类中地位相当高贵,被叫做“通灵者”,他们也是对抗龙族的主力军。

  “大笨蛋……如果哪一天我会飞了,你还会要我吗?”女孩略有所思地问。

  龙犹豫了,如果女孩真的会飞了,那么她就是一名巫师了,是龙族最大的敌人,而且女性在巫师中很少见,巫女比一般巫师具有更强大的力量,传说几千年前出现的一位巫女,仅凭一己之力就差点让龙族灭绝。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龙族君主和那名巫女同时消失不见,一切噩梦才结束。

  龙咬了咬牙,回答得很轻:“不要。”

  女孩瞪大了眼睛,嗷嗷乱叫起来:“啊,别啊,大笨蛋……你可不能抛下我!唔……要是大笨蛋不喜欢,那我就不会飞,没错,我永远都不会飞!”女孩笃定决心地说。

  “那样最好。”龙沉闷地叹了一口气。

  那样最好,那样你就不会被其他龙伤害了,那样你就能一直和我在一起了。

  4.

  下午是一天中最悠闲的时候,这次龙和女孩来到萨拉克温泉里泡澡。

  龙极其爱干净,每天必须把自己洗得鳞光闪现才肯罢休,这次也一样。

  龙从来不害臊,当着女孩的面就有滋有味地泡温泉,时不时便溅起一大波水花。

  女孩本来站在岸上,不想泡温泉的,结果被那突如其来的一波水湿了全身,只好无奈地下温泉泡澡了。

  “那个……大笨蛋……你不许看我脱衣服。”女孩撇着嘴嘟哝。

  龙无语地转过身去。我去!我会偷看你一个还没性成熟的人类小毛孩?就算我有恋童癖也不会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吧。

  看到龙真的转过身去,女孩迟疑了一下,在心里谩骂了一句:“大笨蛋……我叫你不看你就真的不看啊……真笨!”

  之后女孩也慢慢泡入温泉中。女孩肤如凝脂,腰若约素,发比绸缎,眸似星河,女孩的美是那种浑然天成,天然去雕饰的美,但是在龙眼里可不感冒。

  不都是人类吗?个子一样矮小,就是皮肤白一点,眼睛大一点罢了。

  女孩泡着泡着向龙游过来,挥了挥手,有些扭扭捏捏地问:“那个……大笨蛋,你背上有些泥,要我帮你洗一下吗?”

  泥!我背上会有泥?不会吧,我每天都洗得很干净的啊!

  龙惊讶地转过身去,直接面对女孩似雪的肌肤,于是将女孩全身看了个遍。

  女孩在巨龙如此直接的注目下,有些不知所措,脸上泛起丝丝红晕,羞羞答答的,那一刻,鸟语花香,微风拂面,暖阳斜照,女孩的娇羞更加楚楚动人。(仅仅是动人,龙对此没有多少感觉)

  女孩骑上了龙背,拿起毛巾在龙背上搓泥。

  那副场景似乎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白嫩的女孩开心地跪坐在金色的龙背上,舒适地替龙搓背。翻腾着热泡的温泉,氤氲缭绕的雾霞,打着呼噜的巨龙,枝头吟唱的鸟儿,都融入到这副美好的巨画里。

  “那个……大笨蛋,你……舒服吗?”女孩扭扭捏捏地问。

  龙把自己的头憋在水里,一个劲的鼓泡,龙最爱这样做,呼啦啦冒出一大股气泡,呼噜呼噜的可好玩了。

  “欸?额……一般般。”龙无聊地继续鼓泡泡。它可对女孩的举动一点不感冒。只不过……现在女孩比以前懂事多了,也令它放心多了。

  “欸?——大笨蛋!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人家好心帮你,你却这么对待我?还真是热脸贴上冷屁股了!”女孩气得脸都红了。

  “哦。”龙只是应了一声,继续咕噜咕噜地吐泡。呵呵呵,现在尝到自作孽的滋味了吧?朕平时那么操劳伺候你,还老是被你骂。现在好了?哼哼哼!

  “那个……大笨蛋,我要是个通灵者,你会离开我吗?”女孩犹豫了很久,终于问了出来。

  “会。”龙的回答不冷不热,却一针见血。

  “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龙的橙色竖瞳直勾勾盯着女孩,女孩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那股陌生而强大的龙的气息。

  这就是龙威吗?

  “没……没什么。”女孩有些慌张地退了几步才稳下脚。“我……我只是不想离开你啊……大笨蛋。”

  “呃。”

  龙也愣住了,一种感觉涌上心头。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就像跨越内心连接的丝线,很奇怪的感觉,仿佛是曾经离去的妻儿,亦或者是曾经的欢声笑语,和那份残存的感动和执着。

  “对啦。”女孩缓缓从巨龙身上爬下来,融入水中,任性地说:“大笨蛋!你刚刚已经把我的身体都看了个遍了,现在你要补偿我,我也要把你的身体看个遍!”

  “噗!——”

  听到这个,龙把吹泡泡的水一并喷了出去。

  “什么情况?要看我高贵的身体?我可是龙欸,强大的龙欸!我可受不了这屈辱。”我勒个去,现在的女孩都这么开放了吗?

  “什么嘛。切~还什么高贵的自尊心啊,欸?不会……”女孩装出吃惊的模样,“你……没有吧?难怪身边没有母龙,不会是真的吧……”

  噗!朕的一世英名就要败坏在这家伙手里了。

  “我可是纯血龙欸!身强体壮那个当然也不差,我没有?开玩笑!”

  “噫……那你怎么不敢展示一下,嘶——你不会……是弯的吧?”女孩故做惊讶地问。

  弯的?靠,这么说也确实做过那种事,不过你这家伙也太皮了吧。

  “想看?可以啊,不过看了之后可别爱上我哦~”龙对自己的魅力一向那么自信。

    五分钟之后……

  “啊!——”女孩发出一声尖叫,拔腿就往回跑。“变态!死变态啊!——好可怕!——”

  “喂!别跑啊!你跑什么!回来!喂!……”

  “唉……果然是被我的英明神武吓跑了吗?算了算了,强大的生物本来就该被仰视~不过害怕到逃走就是你的不对了~嘿嘿。”

  龙对自己的魅力一向那么自信。

  5.

  晚上,又到了要分开的时间了,龙和女孩相聚在许愿树下,幽蓝色的光芒笼罩着一人一龙。

  幽蓝色的果实悬挂在树上,散发出点点流光,宛若萤火虫一般萦绕在四周,如梦似幻。

  “笨蛋龙……你……又要走了吗?”女孩这次比以前问得更加踌躇。大笨蛋!大笨蛋!为什么又要走了呢?

  龙顿了顿,翅膀张开又闭合,纠结地挤出了那个字:“嗯。”说完就想转身离开。

  “等等!你先别走,我……大笨蛋……”女孩低着头,唯唯诺诺。

  “我喜欢你……”

  幽蓝色的荧光在空气中曼舞,蛐蛐的聒鸣分外悦耳,女孩的那几句“我喜欢你”轻盈地融入了自然。

  支支吾吾了好大会,女孩才吐露出自己的真心话,然后面红耳赤地看着龙。

  “哦。”龙应了一声,张开了翅膀,准备飞走。

  “等等!你别走!今晚你别走,我想你留下来陪我……”女孩抱住龙的尾巴,泪眼惺忪地看着龙。

  龙沉重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唉,好吧,谁叫朕是英明神武又极具绅士风度的巨龙呢,今晚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这个无理取闹的要求吧~”随即微笑着看着女孩。

  “大笨蛋!你真好!”女孩再次抱住龙的大爪爪。

  于是乎,今晚女孩和龙相互依偎在一起,睡得很香很甜——才怪。这期间,龙和女孩都醒来过。

  先是女孩吵醒,她发现龙睡觉居然会磨牙!难怪不和她一起睡。而且龙的鼻息真的是超大,简直就是两个吨量级别的螺旋炮台,剧烈的龙息吹得女孩都要在地上打滚了。

  在女孩第三次被龙吵醒之后,她实在忍无可忍了,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辣椒”颜料,在龙的背上画了一个超大的“胡萝卜”,女孩知道,龙最讨厌吃萝卜,于是想故意整它一下。

  哼!让你这么吵!打扰我睡觉!毕竟……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睡觉了吧……

  “红辣椒”颜料是魔法颜料的一种,只有“通灵者”才能使用,而且使用了之后,可以几十年不褪色。

  其实,就在今天下午,龙没看到的时候,女孩就发现,自己……会飞了。

  女孩是珍贵的巫女体制。

  画完胡萝卜之后,女孩就哭了,抽抽搭搭的,泣不成声。

  “我……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啊,大笨蛋……你不要抛弃我啊……大笨蛋……你永远是我的大笨蛋啊……”女孩咽呜着进入了梦乡。

  过了一会,龙醒了,它轻轻回头看了眼熟睡的女孩,无奈地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来了吗?”龙能够感觉到,女孩身上那种魔力的波动,绝非寻常人拥有的。而最重要的是方才的红辣椒颜料,虽然会留下可以保存很久的印记,可一旦用在身上,那股疼痛也是刻骨铭心的,就像是在伤口上撒上一丝丝细盐。

  龙忍住了疼痛,让女孩完成了最后一次镌刻,直到女孩睡着。

  我……为什么那么想要保护她?那么不想让她伤心?为什么会那么让她任性?

  我……喜欢这个女孩吗?不,不可能的,她只是个人类。

  而我……也只是一条龙。

  但是,这是我的选择,我不后悔,也不会后悔。

  最后,龙看着怀里熟睡的女孩,轻轻地吟唱起带有催眠效果的龙之歌:

  当残月爱上夜的圆满,

  世界便开始走向黑暗;

  当雪爱上太阳的红艳,

  血泪便开始相互交织;

  啊,伟大的龙啊,

  鼓起翅膀飞翔吧,

  不管前方是星海银河还是万丈深渊,

  不管未来是五彩缤纷还是苍苍茫茫;

  啊,伟大的龙啊,

  亮出獠牙厮杀吧,

  为了种族的延续和爱,

  为了野性的呼唤和恨,

  为了一切的终结和开端。

  ……

  这首歌,龙已经很久没有再唱响了,久到自己都忘了时间。

  尽管不愿意,龙还是流泪了。

  因为……我是一条龙啊。

  从出生起就背负着延续龙族的使命,从出生起就被定义为厮杀的武器,从出生起就是罪恶的象征……从出生起就……不配拥有爱。

  幽蓝色的萤火游走在金色的龙身边,徘徊在那一滴晶莹的泪边。

  龙不想离开女孩,但是它必须这么做,女孩的魔力已经开始外泄了,这些魔力会吸引其他巫师过来,到时候它的浮空岛会被发现,自己的身份也会随之暴露,事情会变得无比复杂糟糕。

  是的,龙从来没有说过,它就是龙族第十九代龙皇——耀。

  耀。这是一个在世界上威名远扬的名字,一个令人类闻风丧胆的名字,曾经屠杀几十万人类的的第十九代龙皇,拥有强大的魔力和体能,是霸主级别的存在。

  但是……耀再强大,也不能复活死者。当它的妻子儿女被那群巫师杀死时,它才发现自己时多么无能。耀离开了龙境,用了大半的魔力制作了这个浮空岛,在决定隐居一辈子的时候,遇到了这个人类女孩。

  女孩是战争的幸存者,耀救了她。

  现如今,龙皇已经被新的乱臣贼子取代,虽然那些老臣还残存一些,但现在的它即使回去也不会有太多拥护,好在龙皇的实力依旧不减当年。

  “抱歉……我必须离开你了。不过……”耀悄悄眯了一下蔚蓝眸子,盯着熟睡的女孩,“再睡一会吧,就多睡一会儿……”

  耀缓缓张开了金色的龙翼,轻轻披在女孩身上。

  “晚上有点冷了,可别着凉了啊。”耀心安地看着女孩。

  “晚安。小傻瓜,我也喜欢你。”耀微笑着闭上了眼。

  星夜,许愿树,龙,女孩,很美。

  6.

  第三天早上,女孩醒了,但龙已经离开。女孩在原地等待,从朝霞万里到余霞成绮,一直饿到晕倒,才开始明白龙不会来了。

  但她相信龙会来的,简单解决伙食之后,她再次来到许愿树下等待。

  花开花落,叶飞叶谢,太阳升起又落下。

  “大笨蛋……你出来啊……你答应不会抛下我的……”女孩憋了半天终于哭了。

  没有回音。

  只有野花和风的琴。

  耀躲在很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一言不语。

  只有靠自己,才会长大。

  耀身边有两只小龙,一黑一白,这是它的守护灵。

  白:“吾皇,去见见她吧,你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开,她会伤心死的。”

  黑:“我尊敬的王,如果你现在出现,只会让她更伤心。”

  白:“吾皇,不要听黑子胡说,你爱着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也爱你,你现在只需要去稍微露个面,那个女孩就会很开心的。”

  黑:“王,不要听白子乱讲,您是伟大的龙王,而她是龙族最大的敌人,她是个巫女。”

  白:“可是啊,吾皇!你不要自己骗自己了,你明明爱着那个女孩的,爱无关种族,无关年龄,只关乎您的内心。”

  我……真的爱她吗?我……

  黑:“白子你别傻了!我们是龙!她是人,这本身就是无法跨越的沟渠,而且你看看,王的亲龙都是被人类杀的,你还想王去相信人类吗?”

  我……没错,我的妻子儿女都是人类——巫师杀死的,我……我不能忘记血肉之痛,不能忘记种族之苦!

  龙离开了,没有说一句话,不留下一丝痕迹,一带走一片云彩。

  7.

  后来,女孩独自摸索到了一个镇子上,女孩因为是通灵者被无数人尊敬爱戴,再加上她那天生的倾国倾城之貌,受到无数男子追捧。

  传言有个女孩,曾经独自一人在巨龙的爪牙之下活了三年,据说那个女孩长得国色天香,还是个魔力高强的巫女,后来女孩被王子看中了,选为贵妃,王子温柔大方,英姿飒爽,有着无数爱慕者,可王子却只钟爱那个女孩。

  女孩很奇怪。

  成为了贵妃,本可以享受山珍海味,却总是什么都吃不下,她老是说:“这顿饭不是我喜欢的味道,这里没有他的味道。”

  女孩在大庭广众之下吃相很优雅,可当她独处的时候,就会狼吞虎咽地撕扯那些肉块,有次被仆人目睹,她淡淡地说:“我只是有些怀旧了。”

  女孩刚开始很喜欢胡萝卜,吃什么都要加胡萝卜,可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就不吃了,仆人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摇了摇头,咬着唇:“他不喜欢吃萝卜。”

  王子很爱女孩,不管是女孩的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可是每次王子想要接近女孩的时候,女孩都会下意识避开。王子问:你不喜欢我吗?女孩苦苦摇着头。

  “我已经有喜欢的那个他了……”

  “不管是不是我能触及的……”

  “他是谁?他有我这么强壮帅气吗?有我这么多的财富吗?有我这么爱你吗?”

  “你有的他没有,他有的你没有……”

  ……

  后来女孩迎来了王子与她的婚礼。王子在全天下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席,邀请最盛大的乐团,召开了最豪华的庆典。

  人们的欢声歌唱中,女孩头着白头纱,坐在铺满樱花的红席上,心里默念着:“大笨蛋啊,你快来啊,不然我就要被抢走了啊,你出来啊,你明明就爱我的,你不要骗自己了!”

  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沟渠里,一头金色的巨龙蹲伏着,正偷窥着这场婚礼。

  不知道为什么,当它看到王子牵着女孩的手,轻吻一下时,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吃醋了?怎么会……我可是……龙皇啊……

  躲在暗地里默默觊觎的龙皇啊。

  突然,一名巫师大喊起来:“公主小心!附近有龙的气息!”

  女孩双眼亮了,急切地东张西望。

  感觉!——是那种感觉!那种做梦都想要的感觉!

  女孩飞了起来,再也不顾什么王妃的形象了。她近乎是哭着大喊:“大笨蛋!你出来啊!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出来啊……你出来。你……永远是我的大笨蛋啊……”

  空中,白色婚纱飘荡,女孩的长发在风中摇摆,粉色樱花飞舞,婚礼大金钟敲响,人群纷纷祈祷祝愿——女孩遇到了最爱她也是最适合她的人,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也许……我不该出现吧。

  “大笨蛋!大笨蛋……你出来啊!我知道你在……你一直都在!你就是不肯出来见我……”

  龙停住了离开的步伐。

  我真的……不敢见她吗?每次都为了一己之私来偷偷看看她,而她永远都看不到我。

  【当残月爱上夜的圆满,

  世界便开始走向黑暗;

  当雪爱上太阳的红艳,

  血泪便开始相互交织;

  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但我是龙皇,整个龙族最强大的领袖。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是你让我明白了生活中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让我重新面对生活。

  你知道吗?从我离开你的那一天我就想清楚了,我不该自己沉沦,不该抛弃种族隐居在空岛上,后来我回到了龙境,与那里的乱臣贼子展开了一场大战,终于,我杀死了大部分的心怀鬼胎之辈,得到了自己的一方势力。现在,我唯一的敌人就是那条黑龙了,只要打败了它,我就能重新带领龙族走向复兴了。

  那时候,我们再见面吧。

  【啊,伟大的龙啊,

  亮出獠牙厮杀吧,

  为了种族的延续和爱,

  为了野性的呼唤和恨,

  为了一切的终结和开端。

  女孩在哭泣,她哭泣的样子很可怜。一丝丝蓝色的魔力在她身上跳动着,像是精灵在舞蹈。女孩的魔力已经很强大了。

  “果然会飞了呢,你飞起来真美啊。”

  ……

  “那么,就这样离开吧。”

  樱花飞舞,像梦一般美。

  因为是我的选择,所以无悔,也不会后悔。

  我走了。

  8.

  女孩结婚了。

  每天王子都会为女孩准备最浪漫的约会,最精致的美食,他带着女孩去游历最美丽的地方,尽管他不会飞,但是可以看着女孩飞。

  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女孩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拥有这么爱她的王子。

  有天女孩问王子:“你为什么爱我?”

  王子不假思索地回答:“天啊,你居然会问我这个问题,你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人了,你比我还要优秀,你是那么漂亮,一举一动动人优雅,你拥有强大的魔力,是极其优秀的通灵者,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好!”

  “仅仅……是因为这些吗?”

  “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够了。”回答很轻。

  ……

  “我明白了。”

  9.

  女孩一直期待着龙的消息,希望能再次遇到龙,直到有一天,王子病了。

  王子的病是不治之症,国王在全天下散布邀约,只要谁能救下王子,就奖赏黄金万两。

  各种医师都对此无计可施,直到一位巫师说只有用龙的“胸头鳞”煮成汤才能救好王子的病。胸头鳞是龙最重要的一部分,失去了它龙的心脏会失去保护,魔力也会大打折扣。而且巫师还说,只有皇室血统龙的胸头鳞才有这个效果。

  于是号角声吹响,红帆拉起,“讨伐巨龙,拯救王子”的口号气壮山河。

  女孩也去了,作为巫师的总指挥,参与了这场“伟大”的屠龙之战。

  可是战争才开始几天,人类军队就损失惨重,民众苦不堪言,国王不是昏君,明白这种因小失大的行为是不理智的,于是退回了军队。

  但那天……女孩带了一片金色的龙鳞回来。

  龙鳞很大很美,比金子还要闪闪发光,比钻石还要纯净。

  女孩抱着鳞片一直哭。

  还记得那场战争中,人类损失惨重,就在败军之际,一道金光乍现,那片还带着龙血的胸头鳞稳稳落在了女孩手中。

  是鳞,是血,何尝不是心?

  再后来,巫师把龙鳞煮成汤熬给王子喝,王子喝了很高兴,一下子精神饱满,气壮如牛,还要去带着女孩打猎,那次王子耍得可开心了!

  第二天,王子死了。

  根本没有救王子的药,什么胸头鳞煮成汤,全都是用来骗人的。

  那群巫师早就知道,和女孩在一起的巨龙就是第十九代龙皇——耀。于是以王子重病为理由,利用女孩去得到耀的胸头鳞,这样巫师能够杀死耀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也能免除一大祸患。

  王子死了,女孩的心,也死了。

  王子死后,女孩的地位一跌再跌,没有人再去那么爱她,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王妃变成了卑微下贱的巫女。

  她在巫女中极其优秀,被老祭司极其重视。她刻苦钻研了各种魔咒,也尝试了很多禁咒,像死灵魔法、夺魂魔法……有次当她问到禁术【时之咒】时,大祭司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孩子,你以后可能会很强大,但即使是你也无法抵抗那个魔法,使用了那个魔法,就是与时间为敌,你会失去所有的年华,只留下苍白稀疏的记忆。”

  本来女孩还抱有的一丝希望也被浇灭。

  再后来,女孩参与了人龙之战。她总是站在最前线,用强大的魔力参与厮杀,斩断那些弱小龙类的首级。

  女孩认为,只要努力去杀死这些龙,耀一定会生气的,耀一定会伤心难过,一定会出现过来杀了自己。

  “一定会出现过来杀了自己”这样多好啊,女孩想。重要的不是“过来杀了自己”,而是“一定会出现”。

  耀从来没有出现,事实上,一点关于耀的消息都没有。

  幸运的是,有天女孩在洗澡时,突然听到其他巫师传来了耀的消息。

  巫师手舞足蹈,抱着水晶球兴奋得停不下来:

  耀的气息,没有了。

  耀死了。

  10.

  不相信!女孩绝不相信!

  “不可能的!绝对是假的!你可是耀啊,最强大的龙皇耀啊!你怎么会死了呢?你怎么能死了呢?你……还没说你爱我啊……怎么能死了呢……”女孩由怒喝变成了抽噎。

  没有回答。

  四周很安静,只有野花和风的琴。

  女孩独自一人前往龙境,一路上她不断挥霍自己的魔法,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魔力居然这么强大。

  女孩打败了许多巨龙,一路杀向龙的寝宫。

  在那龙的宝座上,盘踞着一条巨大的黑龙,目光如炬,杀意泛滥。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来找耀。”

  “哈哈哈,你来晚了,它已经死了!”黑龙毫无遮拦。

  “不,还没死!我能感觉到,耀刚刚还在这里存在过。”女孩的感知变得无比敏锐。

  黑龙也被这敏锐的洞察力惊了一下,旋即冷笑道:“是啊,它刚刚被我打败,然后连渣都不剩就被我封印了。没有胸头鳞,还想和我斗?简直是痴龙说梦。”

  女孩终于受不了了,她曾经做过几千几万种猜测,最不愿相信的就是,这是耀的胸头鳞。

  “哦,对啦,你看看这个……”黑龙张开翅膀,黑色的魔力凝聚成一面镜子。

  镜子中波光流转,最后稳定下来,是耀。

  “啧啧啧,你看看耀有多傻,看看看看,它全身都是血欸,刚刚和我打完一场,伤口还没愈合,就拔自己的胸头鳞。啧啧啧,没有胸头鳞的耀简直就是个废物!”

  耀趴在地上,全身不能动弹,金色的外表是那么帅气,和蔼的眼神中充满了温馨。它受伤了,无奈地倒在地上,尾巴摊成一条毛毛虫。

  接下来,耀伸出了金色的龙爪,轻轻卡在自己胸头鳞之上,用力地撕扯起来,女孩甚至能听到血与肉的撕裂声,胸头鳞本来就不是普通鳞片,更像是龙的骨头,而耀做的就是强行拔出自己的骨头。

  女孩能听到耀那痛彻心扉的龙吟,甚至能感受到耀那骨肉分离的苦。

  “大笨蛋!大笨蛋……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是龙皇啊,为什么要献出自己的胸头鳞呢?”

  “啧啧啧,因为它爱你啊,它还想要去救你,真是可笑!哈哈哈。”黑龙得瑟地大笑着。

  救我?

  一瞬间,女孩全都明白了。

  从王子生病开始,所有人就都宣称是王妃病了,需要龙鳞来医治,就是为了让耀心甘情愿献出龙鳞。

  再想想曾经女孩多次上战场,杀死那些巨龙,耀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女孩现在很需要一枚龙鳞,一枚皇室血统的龙鳞,所以……

  是我错了吗?大笨蛋……

  大笨蛋……

  大

  笨

  蛋

  !

  哭吗?哭有什么用?耀已经不在了。

  我曾经以为我对龙简直恨之入骨,因为它们杀死了我的父母,让我成为一个孤儿,直到我遇到了耀,我的大笨蛋。

  可我……为什么这么想哭呢?明明知道泪水不会有任何用处,明明知道这一切都太晚了,明明知道……

  “小傻瓜,我爱你。”

  啊?声音很轻,但女孩还是听到了,是大笨蛋的声音,是耀的声音。

  是那句女孩幻想了一辈子的话。

  就是这句话,把女孩的心突然击碎了,泪水如同开闸堤坝般倾泄而出。

  大笨蛋啊……你还在吗?

  女孩突然想到既然是封印,就一定有解开的办法,于是她立马止住了泪水,眼神变得凶厉起来,质问黑龙:“耀去哪里了?”

  黑龙没有说话,只是调动了所有的龙族近卫攻向女孩。

  女孩强的可怕,黑龙甚至看到了她身上流动的魔力,像燃烧的火焰,这也是黑龙第一次遇见如此强大的巫师。

  按照史书的记载,能凝聚出魔力实体的巫师,都是天生的魔灵体制,有记载的迄今为止只有一人,就是曾经差点毁灭了整个龙族的巫女。

  女孩只是一摆手,周遭的巨龙就化为尸骸。

  蓝色的萤火焚烧着寝宫。

  最后关头,黑龙说出了耀的封印之地。

  就在后院里,地上有几千个魔法阵,每个阵眼都具有封印功能,不知道耀在哪个阵眼里面。

  女孩放过了黑龙,她现在不想杀它,那是在玷污自己的手。

  只是……面对地上几千个魔法阵和上万个阵眼,现在想要找到耀谈何容易。

  女孩开始仔细寻找。

  耀到底还是生死未卜,女孩一边寻找一边回忆——曾经的耀啊,她从来都不知道是龙皇,在她面前就只是个自恋又毒舌的暖大叔。

  她又想起自己早早起床,等着耀的来到。

  想起耀龙涎的味道。

  想起耀闷着头吹泡泡的样子。

  想起耀温柔的大爪爪。

  “好了好了,我的小乖乖哦,你可别闹了~喏,吃点东西吧,别饿着。”

  “欸?别哭了嘛,虽然你很丑,但是我绝对不会嫌弃你的啊~”

  “你就是我的小傻瓜。”

  “想看?可以啊,不过看了之后可别爱上我哦~”

  “小傻瓜,我爱你。”

  “我最讨厌萝卜,最喜欢人肉。”

  ……

  胡萝卜!对啦!还有胡萝卜!红辣椒是魔法颜料,会有魔法痕迹的!

  女孩仔细感受周围的魔力元素,寻找自己使用过的魔力。

  很快,女孩找到了!在一个极其微小的阵眼里,要是单纯地寻找,可能永远也找不到。

  “大笨蛋,你马上就能出来了!”

  女孩把全部的魔力灌输到魔法阵之中,想使用魔力强行破除封印。

  黑龙见风使舵,伺机而动。

  天空被乌云遮盖,大地在颤动,树木开始倒塌,地底的熔岩开始迸出火花,汩汩流动的,是地狱的呼唤。

  这么强大的魔力,简直就像是一整个巫师团队在掀风作雨。

  终于,魔法阵被破开,那金色的虚影渐渐成形。

  巨龙耀终于被释放出来了。

  女孩开心地扑了上去,抱住耀的大爪爪,那场景似曾相识:“大笨蛋,我来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耀能感受到,眼前的女孩已经不是曾经的女孩了,现在的她全身流动的魔力,简直和那棵许愿树相匹敌。

  “小傻瓜……真的是你吗?”耀有些不敢相信,用爪爪摸了摸女孩的头。

  “真的是你啊……我。”

  铮——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利剑从女孩眼前飞过,不偏不倚直插入耀的心脏,因为没有胸头鳞,耀的心脏被直接射穿,殷红的血液汩汩外流。

  话还没有说完……

  期待了好久的大笨蛋……

  女孩愤怒地转过身来,看到了满脸坏笑的黑龙。

  恨!这怎么能不恨!

  “去死吧!”女孩只是挥了一下手,黑龙连同整座宫陵瞬间被搅为齑粉。

  女孩飞到耀的眼前,想用治疗魔法替耀治疗,耀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魔法不是万能的,我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我可能要去见我的家人了吧……”

  “不!大笨蛋!你不能走!从你离开那天起我就想好了,我以后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因为……你是我的……大笨蛋啊!”

  耀开心地笑了:“谢谢,我……”

  没等耀把话说完,女孩抱住了耀的嘴巴,深情地吻了上去。

  耀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

  ……

  然后,缓缓地,慢慢地,耀闭上了眼睛。

  耀离开了,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空气中似乎响起那陌生而熟悉的旋律:

  当残月爱上夜的圆满,

  世界便开始走向黑暗;

  当雪爱上太阳的红艳,

  血泪便开始相互交织;

  啊,伟大的龙啊,

  鼓起翅膀飞翔吧,

  不管前方是星海银河还是万丈深渊,

  不管未来是五彩缤纷还是苍苍茫茫;

  啊,伟大的龙啊,

  亮出獠牙厮杀吧,

  为了种族的延续和爱,

  为了野性的呼唤和恨,

  为了一切的终结和开端。

  这是结局?还是开端?

  女孩想起老巫师对她说的话:“孩子,你以后可能会很强大,但即使是你也无法抵抗那个魔法,使用了那个魔法,就是与时间为敌,你会失去所有的年华,只留下苍白稀疏的记忆。”

  “禁术*时之咒!”

  12.

  不知道等待了多少年,从杨絮绵绵到大雪纷飞,从小芽长成大树,从河流变成壕沟,她再也没有见过耀了。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女孩,使用了禁术的她早已失去了容华,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骨瘦如柴的老人,这是她和时间为敌的代价。

  尽管使用了时之咒,尽管时间倒流,回到了从前,但是从原点开始,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耀在最后一次战斗之后,在战场上没有遇到女孩,没有用魔力建造浮空岛,也没有每天早上参拜去许愿树,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它似乎真的躲到某个深山老林里面了。

  她已经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来到小镇的她没有名气,没有王子喜欢她,只有孤独。

  她不知道这样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是什么,过去从原点开始改变,向后延伸的,是没有尽头的未来。

  不知道在树下等待了多久,就那样默默驻立,就那样苦苦期待,已然去了十几个春秋。

  许愿树还是那样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还是那样的幽静而美丽。

  只是偶尔低头,就能回忆起曾经快乐的时光,一龙一人,相依在树下,相互取暖。

  “如果……能够再见到耀就好了……”

  女孩抬头仰望着满天星辰。

  突然,她看到许愿树幽蓝色的果实开始绽开,里面金色的种子露出,像蒲公英一般飘飞四散,天空成了一片荧光花海。

  这是……

  传说当树上的果实变色时,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难道说……

  女孩慌张地回头,看到了一头金色的巨龙。

  “你好……请问你是?”耀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老婆婆,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它能感觉到她身上强大的魔力,直觉告诉她,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老婆婆微笑地坐了下来,在树下升起了一堆篝火。

  “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耀对吧?”她微笑地问道。

  “没错,请问你是?”耀更加疑惑了,这个老婆婆怎么会知道它的名字?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嗯……”她犹豫了很久,不知道从哪里讲起。

  最终老婆婆洋溢起幸福的笑容,说:

  “从前有个女孩,她很喜欢龙,直到父母被龙杀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