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拾肆、刚刚好

金龙之声 by 墨龙莫

2019-10-4 14:47

写在前面:

亲爱的读者,你们好!

好久不见,老金龙在困苦的九月以及十一假期里赶出了一篇质量堪忧的约稿……在此向大家先祝一声国庆快乐!

很抱歉啦,因为学业繁忙写文的时间被严重挤压,质量也有所下降,实在是对不住各位……

这次带来的短篇是对爱情与幸福的一次小小辨析,希望各位能从中获得些许启发~

爱情的幸福当然不需要多么感天动地,多么举世皆知。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简单单,让爱浸润生活每一点滴便是最好的幸福表达。

那段歌词很感人:
带你攀过崇山越过海洋心愿并不小
和你等待日出迎接日落听来多美妙
我们的存在多渺小其实都不重要
所有快乐
因为你给
我的幸福
刚刚好。

总有黑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彼此就是黑暗里的光,为对方打一盏灯,走了多远,就照了多长。

最终青鸟飞过,换来的,是更加深情的模样……

愿你能与相爱之人平安度过,愿你们能够成为所爱之人的太阳。

本文取材自那英《我的幸福刚刚好》

图片来源
第一张:DeviantArt JoHoesArt
第二张:DeviantArt Fyrrea


海龙站在那儿,出神地盯着漆黑的檀木家门,感觉自己的脚底即将失去重心,整条龙就要径直摔进虚无之中。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扭过头看向公寓过道窗外那被午夜黑幕覆盖的城市,除了失落和疲惫以外,别无他想。

算了,就这么站在这儿有什么用呢?没有能让龙感到激动的事情发生的生活早就磨灭了欣赏平常之景的心情。赶紧开门回家,把身上因为熬夜赶稿没打理而分泌出的许多粘液冲干净,然后好好地钻进被窝睡他个天昏地暗……

然后再接着毫无目的,毫无希望地赶稿,艰难维持她那看似伟大却戏如小丑的梦想——成为一名散文作家。

塞恩斯伸出双爪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颊,希望自己爪心柔软而略显粗糙的肉垫的揉动能暂时驱赶从天黑就开始纠缠她的困倦。

不过,也是熬夜习惯了,小小的疲惫对这条长期加班加点赶稿挣稿酬的海龙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从挎包里翻出即将没电的手机,摁开——

11:04 。

他应该已经睡了吧……毕竟电气工程这个行业虽说看起来清闲,但一天的维护也并不是说完成就完成的,而且劳累和危险常常相伴。记得去年有一次,中午接到电网局电话说让她到医院里面来一趟——电火花中度烧伤。

于是雌龙不顾早退的惩罚危险,什么都没带,径直跳进海龙专用水行道,赶到他身边。

塞恩斯没哭,他哭了。

“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只是粗心没检查干湿度,伤得不重。你赶快回去吧,不然稿子写不完会挨批的……”

她听了他的话,及时赶上了交稿时间。那篇散文写得不错,赢了个小奖。

……

“啪嗒。”

门开了,但客厅的灯依旧亮着。

“沃卡罗?”

塞恩斯把沾满自己体表粘液的海龙专用挎包轻轻放在玄关的凹槽里,然后脱下鞋子,让自己生着柔软肉垫的爪子着地,蹑手蹑脚摸进房里。

客厅里没有龙,电视也关着,只是因为那几盏依旧明亮的灯为这一块不算大的空间带去了些许温度。

塞恩斯又试着呼唤了一声自己伴侣的名字,但,除了玄关凹槽里发出的水流自动冲洗挎包的“哗哗”细响,并没有任何回应。

火龙一般不会这样让房间里的灯一直亮着,一直坚持龙走灯灭——唉,职业病,习惯了电网的工作回到家就会把各种与电有关的东西打理得有条不紊。

所以……现在你在哪儿呢?她有点紧张。

“呼噜……”

噢,睡着了?

“这家伙……”塞恩斯小声嘀咕着推开半掩的卧室门,不出所料看到了自己那“可爱”的另一半。只不过姿势有点不雅观,整条龙就这么四仰八叉、一丝不挂地瘫倒在床上,脑袋一半枕着她平常睡的那块枕头,一半悬在半空中。还好这家伙睡觉不流口水,不用担心那些火龙分泌出的具有潜在可燃性的唾液撒得到处都是。

海龙不自觉地长呼一口气,随即又感到一阵羞愧——只是因为房间里的灯没关就可以把她吓成这样。这很可能是沃卡罗一片好心为自己留的灯,怕晚上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磕着碰着了……

啊,天呐,我这是怎么了!

塞恩斯一点都不愿意纠结自己跟沃卡罗关系的现状——每当猜想或者看到火龙傻乎乎地为自己做什么的时候,她都会觉得一种莫名的幼稚涌上心头。海龙不是那种好高骛远,喜爱纸醉金迷的家伙,只是……

“唔……”火龙小声地发出梦呓,从仰躺着的状态翻身侧了过来。

只是她觉得……或者说是希望,理想中的爱情总该有些轰轰烈烈,震撼龙心的地方吧?

到现在为止,她们的感情历程走得一帆风顺,完全没有那些电视剧电影里或是小说中讲的那么跌宕起伏,吵散泪合;也更没有如此车祸失忆,鸟枪换炮之类的奇异情节。

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塞恩斯已经忘了——她们是如何认识,如何对彼此产生好感,如何鉴别真心,如何结为连理。

22岁结婚,到如今29岁,雌龙对过往那永不复追的年岁里,模糊一团中,只认得伴侣时不时的憨憨言论。

“没关系,我可以坚持。”

“你去忙你的,今天的家务都交给我。”

“嘿嘿,今天早上我在过道里面捡到了一个钱包……嗯……有一股海龙的气息。你说是谁的呢?”

“这有什么嘛,大不了再写一篇啦……没有稿酬?我给你稿酬。”

塞恩斯当然知道这看起来很天真,但她每每依偎在沃卡罗怀里入眠,或是和他互相嬉闹挠爪子胳肢窝,甚至是偶尔进行雌雄欢交之事时,都会遐想那龙们追寻的美好如何如何。

她当然深爱着占有欲强但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我的沃卡罗,也从未质疑过这段已经经过7年风雨的情谊。

只不过塞恩斯是个理想主义者,是条固执地追求自己文学梦想的雌龙。

文学这个领域,一方面看中才能、一方面看重机遇、另一方面还需要灵活转换的理性和感性。

“可惜我总是活在自己的白日梦里……”

塞恩斯自言自语地感叹道。

明天就是十一假期,沃卡罗早早地下班回家——不知道是要忙着干什么。下午的时候,正在城另一边自己编辑部的书房里欢心等待放假的塞恩斯就接到了火龙打来的电话。那头,沃卡罗激动得像个孩子一样,跟他千叮咛万嘱咐国庆一定要抽时间好好休息,写东西的事情先暂时放一边。

“所以……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海龙装作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刻意提高了声调。

“呃,没,没这个意思……我是说……嗯……你还是早点回来嘛,”火龙扭扭捏捏地,欲言又止。

“好好好,受不了你……今天多半不会再有什么事,所以我应该可以在6点前把特辑选材做完,准时收工。”

“嗯嗯!明白!”沃卡罗快活地应了两声,便忙不停地挂断了电话。

塞恩斯将糊满粘液的衣服全部脱下整理好堆进洗衣盆里,准备在睡觉前把自己冲洗干净然后好好地补个觉,明天再好好地规划一下自己后面会谈的事宜。

“嘿嘿……”

海龙转过身来,看见睡着的火龙正咧开嘴憨憨地笑着——不知,是做了怎样的美梦呢……

啊,不!

塞恩斯的内心又被那名叫愧疚的情绪挤满,像灌洪一般即将倾泄喷涌,剥夺她那因为劳累和过度幻想而脆弱的理智。

海龙干脆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看火龙,快步把自己失尽了灵巧与干劲的躯壳拖入浴室,希望能够让可怜的肉身少受一会儿站立困乏之苦——然后早早擦干晶莹的水珠,静静钻进散发着温热的怀抱里,平凡地结束这一天,迎接下一个平凡无奇的假期,再然后……

唔!怎么护理用品都自己跑出来了整整齐齐摆在浴池旁边了?

塞恩斯点了点数,全都是她平时常用的海龙护理品——里面甚至还有她开心地放假时才会用的海葵青瓜混合香型沐浴露!

“哗啦哗啦——”

池子里的水温还将就,就是稍微有点冷了,多半接好也有一两个小时了。

钻进池底的海龙翻了个身,盯着那波荡涌坠的池水上方,泛动橙光的灯,似乎觉得那一池子水的所有热度都在一点一点、毫不吝啬地钻进鳞片与身体各处的缝隙,温柔的水流也在柔和而有节律地轻掻着爪心的敏感肉垫。

每当这个时候,那水面上方就会不合时宜而又恰到好处地出现一颗火红色的脑袋。

……

“喂?亲爱的,怎么了?”沃卡罗依旧很兴奋,而且电话那头似乎还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撞击声。

“噢,你在……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嘿嘿,只是家里有点乱,稍微收拾收拾啦。”

“我不是昨天才把房间和客厅弄了一遍吗?而且就算是脏了也让我来行吧,每次你都会弄出很多‘附加任务’来。”

“嘛,没事的,我会小心滴。”

“唉,拿你没办法……”塞恩斯无奈地抚着额头,但嘴角上扬的弧度表明了她有另外高兴的事,“你愿意做就做吧,我今天晚上要自己加会儿班。”

很显然,沃卡罗高昂的情绪一下子就落到了谷底,但还是用只有伴侣听的出来真实感情的语气回问道:“怎……怎么了?责编不会又让你强行加班吧?还是……”

“诶诶诶,闭上你的臭嘴,我现在主动加班当然是好事啦!”

“比如?”

“比如一位出版大佬看上了我的文笔,跟责编说我可以发掘发掘,也许能够在散文圈混出点名堂。”

“啊!这样啊!”火龙神经质一般地吼了一声,把塞恩斯震得差点直接把爪机甩到了书桌上。

“沃卡罗!”她恼怒地对着爪机低声斥道。

“抱歉抱歉……我确实是有点激动,太为你高兴了。”

哼,谁听不出来你那极度不爽的小情绪?

“行啦行啦,你自己去收拾吧——既然如此主动——我就先挂了,一会儿争取尽早回来,乖啊。”海龙无奈地把还想多哔哔两句的伴侣打住,随便搪塞了几句便挂断电话、打开电脑、翻找灵感备忘录、准备构思……

塞恩斯差点在浴池里睡着了!

总是爱走神,想东想西的她经常就是因为自己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思绪而耽搁很多事情,像这样“差点”还算好的,以前有好几次都是直接在浴池里一觉睡到天亮,直到火龙跳下水来把沉在池底与周公游乐的她抱出来擦干后再一把扔在床上摔醒。

于是海龙赶紧钻出水面,闭上颈侧的龙鳃,三下五除二擦干水,睡衣什么的都懒得再穿——眼皮打架太猛烈,真的撑不住了,好累!

可是,当塞恩斯轻轻躺进火龙的怀抱里时,一直纠缠她的睡意竟难以催龙入眠。气急败坏的海龙翻了个身,面朝着梦正香的伴侣。

沃卡罗还是一副憨憨的睡相,一直都没有变过,纵使他从一条青涩的少年龙变成经历浮沉的壮年龙,也丝毫没有改变褪去强壮成熟的外壳后,那毫不顾忌,天真浪漫的心思。

塞恩斯伸出自己带蹼的爪子,把那大张着的嘴给慢慢合上,防止明早起来时浑身粘液——不是自己分泌,而是来自伴侣的硫磺味助燃剂。

可能是太过激动吧……海龙枕着沃卡罗粗壮的左臂,自顾自地想着。毕竟在瓶颈处这么久的努力终于被一位贵人赏识,怎能不期待而又紧张彻夜难眠?

“他给的主题是‘最美的幸福’,需要你这两天完成一个即兴创作,散文、小说都可以。”今天晚些时候,责编下班时专门跑一趟找到书房里的塞恩斯叮嘱道,“后天下午带上纸质稿来工作室见面,一定不要迟到——这件事咱们都很重要,切记。”

于是乎,在书房加班到十点半的海龙——辛辛苦苦,绞尽脑汁,删删改改地写了两三千字,发现自己竟然难以驾驭这个看似极其平常化的主题。费尽心思写出来的半成品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因而,十一点四分站在家门口的她才会如此疲惫。这蓦然出现的机遇,竟有点难以承受。

“嗷!”

翻身的时候,塞恩斯感觉自己的背部压了什么东西,硌得生疼。

从被窝里摸出来一看,一个小巧的笔记本。

封面写着:小沃和小塞的墨山行。

“小沃”和“小塞”是她们俩童年时的乳名。

而“墨山”,是塞恩斯从小到大最想去的地方……只是,那儿离雾都太远了,要翻过很多山,还要度过里海,所以一直都是她藏在心里的愿望,希望以后有结余的收入和一段轻松的时间可以去到那里。

一瞬间,海龙意识到了什么,小心翻开这个已经有很多褶皱的笔记本——她立马转过头去确认沃卡罗真的睡着了——第一页只有一行尽全力写工整的钢笔字:好好计划+努力工作=让小塞开心。

又接着往下翻,第二页便是目录:

一、时间计划

    1.大致时间段;2.出发时间;3.耗时安排;4.返程时间;5.机动时间

二、旅行线路

三、经费预算

    1.交通费用;2.旅馆费用;3.景点门票;4.优惠政策;5.小塞的护理用品

四、准备物品

五、倒计时

这从第一大点到第四大点下来总共有六七十页,每一页都无一例外地写满了字,

有些甚至还配着火龙不入目的爪绘……

“唔……”睡梦中的沃卡罗呢喃着又挪动起来。似乎是感觉到了怀里的海龙,一把把准备翻看第五大点的塞恩斯揽进怀里,还恰似不满地嘟囔了两声。

塞恩斯艰难地把双爪从火龙怀里挣脱出来,但一个不小心把捏在爪子里的笔记本掉在了他的脸上,吓得海龙浑身冒粘液。

“嗯……”

幸好这家伙只是咂巴了一下嘴,哼唧完之后又安静下来。

小心小心再小心,终于把笔记本拈了回来——刚好看到了末页。

上面也有像第一页一样的一小段字。

“今天晚上就要告诉小塞我的计划了!好开心!”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

“小塞的文笔有龙赏识了!但是墨山就……没事,再计划三个月,等春节的时候可以玩得更开心。”

……

“有些事情总是在自然的状态下发生,给我们惊喜,让我们铭记于心。最美的爱情,是找条相互喜欢的龙过完一生,从喜到爱地让他陪你哭逗你笑,同享福共患难。从小房子住进大房子,从两龙世界变成三口之家,并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恩怨情仇,就这样平平静静地把日子过成天长地久。”

坐在书桌对面的老金龙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慢慢地念完文稿中的一小段,嘴角流露出微微笑意,“这……就是你对于爱情的见解,对吗?”

那条怀揣梦想的雌龙轻轻地点头。

“好……很好……”老金龙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有些局促的年轻龙,以及旁边爪子攥得紧紧的玉龙责编,接着问道,“那么,塞恩斯小姐,我给出的题目是‘最美的幸福’,你写的这篇散文有很大的篇幅都去讲了爱情,是否有偏题的嫌疑呢?”

海龙似乎料到了金龙会就此发难,于是稍加思索后回答道:“嗯,莫老师,您说得对,看上去确实是这样……”

老金龙咧开嘴笑了,摆手示意她继续。

“幸福里面是包含着爱情的。而关于爱,首先意味着奉献,意味着把自己心灵的力量献给所爱的人,为所爱的人创造幸福。爱的欢乐寄居于爱之中,享受爱情比唤起爱更加令人幸福。同时呢,爱情不是强扭的,幸福不是天赐的——最适合的彼此,不是一开始的一拍即合,而是愿意在未来漫长岁月中为彼此变成更好的两个人,爱情不存在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有彼此努力,成为适合我们的对方。幸福,其实就是这样,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爱龙给我的关怀,我们之间彼此的互相成长,最简单,却最伟大…… ”

海龙一下子说完这么一大堆话,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再加上紧张,整条龙都快坐不住了。

老金龙也并没有急着答复,而是静静等待塞恩斯缓过神来之后,起身,离开座位,走到夕阳洒满的窗边。

良久,才缓缓道:“短短两天准备得这么充分,想必是真的有感而发了吧?”

“嗯……是的,老师……”

这位“贵人”点了点头,长呼一口气,转身面向两条紧张的年轻龙。

“行,这篇文章当你的卷首语挺不错的。我想出版协会的那几位也应该会欣赏你的文字,毕竟很久没看到这么朴实的孩子了……”

塞恩斯和责编立马起身,双爪紧握,怔怔地看着平静宣布结果的老金龙,当然是难以置信……

“滴滴!滴滴!”

走在街道上,电话突然响了。

“喂?”

“啊,小塞,你终于接电话了!”

“不是说了刚才在面试吗?肯定不能接电话啊。”

“哎呀知道啦,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耽误你呢?你说是吧?”

“行了行了,别腻歪啦,这么急着干嘛呢?”

“呃……我在想,你面试通过了……咱们今晚晚些时候……”

“要干那种事?”

“唔!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诶,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铁憨憨!”

海龙捂住嘴偷偷笑着,然后一本正经地接着说道,“晚些时候好好计划一下去墨山的旅行吧——虽然只有四天,咱们可以直奔主题,坐飞机去,省的路上浪费时间还花钱。”

电话那边沃卡罗又兴奋地想要大吼,不过这次他忍住了。

“嗯嗯!那你快回来啊,今晚我做饭!”

“好,好,你做饭。不过你这家伙看着点,以前抢着做饭哪次不是把爪子割到了就是把烫水撒身上?”

“知道知道,我这次肯定小心,不能坏了小塞的好心情呢。”

“要是再捅娄子就挠你爪子痒痒!”

“嘿嘿,明白明白……”

沃卡罗打了个哈哈,挂断电话,想必是被吓到了——嗯,这条浑身腱子肉的火龙最怕的就是挠痒痒。

塞恩斯抬起头,感觉前天的疲惫困顿与今日的喜悦相比,简直就如梦幻一般——可是这一切不就是他为她带来的幸福吗?如果不是沃卡罗,她又怎么能走到这一步?她又怎么能看到真正的爱情哪里需要什么轰轰烈烈?

生活中不论是向爱的人,还是向爱自己的人表达一种爱意、谢意,会有很多种方式,不会局限于某一天或者某个特殊的日子。只要有心,就可以通过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天、每一个细节传递爱意。

真正的爱应如春雨绵绵润物细无声,而不是夏日暴雨般的倾情。不论是爱生活的每一天、还是爱身边的每一个人,情应如细流暖暖于心。

这就是真正的幸福,刚刚好的幸福。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