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随笔

综合 | 白寒

这只白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被打死x】

龙之初音 白龙的那些事 角色故事:红炽 角色故事:尼尔 角色故事:娜乌 角色故事:金琮 角色故事:海莉亚 世界观补完 特别篇合集 世界外的那些朋友们 角色档案:本家 角色档案:世界内非本家 角色档案:世界外 真·随笔——白龙家那些事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次元来客-天线篇【上】

白龙随笔 by 白寒

2019-2-13 15:40

【啊♂,终于轮到可爱的天线们了么233~——来自吸线线的大白(划去)】


对于几乎所有生物而言,一片终年白雪皑皑,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呼口气变成一团冰渣子,隔三岔五就是一场冰风暴的贫瘠大陆绝对不是一个适合繁衍生息的地方

至少在正常的情况下,不会有哪个种族闲的蛋疼从相对温暖的亚寒带阔叶林搬迁到这么一片真·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里虽然不是生命的禁区,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容易活下去的地方

除非……这个种族当时真的要混到头了

战争,一场席卷了整个世界几乎所有智慧种族的旷世大战

战火毁灭了一个又一个的栖息地,把一个又一个种族赶出了他们的安乐窝

在这场无情的战火中,要么转身与敌人死磕,要么踏上逃亡的漫漫长路……


有那么一只队伍,在近千年前,踏上了这片位于世界的尽头——天寒地冻的大陆

漫长的时光过去,当年逃难至此的可怜家伙们早已站稳了脚跟,建立了自己的新家园,收拢逃亡的族员

并且在数百年前就开始努力反攻,向那些侵略者讨回自己失去的家园

到现在,大部分失地都已经收回,大部分族员也都回归了自己原本的家园

但这里并没有被荒废,而是变成了一片隐秘的试验场

比如前方冰谷中一大片灰黑色的钢铁结构,稍稍露出了头角


冷硬的钢铁,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建筑物:发射塔、库房、塔吊、指令塔……

这些主体上覆盖了厚厚一层积雪的建筑物,围绕着一大片露天的试验场地

雪花落下,丝丝水汽从试验场地上飘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地下加热着这里并保持地面上的干爽

因为一场可能会改变目前战争胶着局面的试验,即将要开始了

一台橙白两色涂装的巨大机械龙正在静静的趴在场地中央,无数管道和线缆从机械龙装甲间隙内的各处接口延伸出来,向着指令塔以及场地上停放的其他设备延伸过去

而一大群白色小龙则在那些设备和机械巨龙之间跑来跑去

有的在对各处液压系统在做最后检查,有的在挥舞着红蓝两色小旗对着攀在机械龙躯体上的其他同事给予反馈

后者正在诊断半小时前出现的一个躯体控制上的异常

这些白色小龙们,就是当初那些逃难者的后裔了

因近一千两百年前被一块裹挟了混沌模因的陨石污染的缘故,猴子,猪猡,还有狗熊们觉醒并且发动了一次以‘从恶龙手中夺取更多生存空间’为口号的圣战

那块陨石中的污染,不仅仅给予了那三族以智慧和更加强壮灵活的躯体,更多的还有各种不可名状的力量

于是,席卷了整个世界的种族大战正式开启


而当年生活在亚寒带的Skyline或者也叫天线一族,也就是刚才那些白色小龙们被迫继续南迁来到这一片极寒的大陆上

在这场战争中作为一种无法使用魔法的小型龙,天线们的战斗力天生……的确有点不够看

所以这些小家伙们就开始研究如何利用外力来放大自己的力量:MPAS

也就是刚才试验场中趴着的机械巨龙,应运而生

最早这些一百多米的大块头是用来构筑掩体和维修大型设备的,后来随着战事吃紧,大家伙们也被拉上了战场


虽然动作缓慢但是力大无穷,不知疼痛疲倦,并且有着相当程度的防御力,使得这些大家伙们成为了拆堡垒的一把好手

在对付巨熊武士这种皮糙肉厚的巨型单位的时候有奇效

在战争的压力下,MPAS也在一代一代的迭代进化

目前试验场里面趴着的那一台,已经是第四代的技术验证机了,编号MK-X-P4

这台验证机搭载了最新研发的短程定向跳跃系统可以让这个近万吨的大家伙从原地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数百米开外

在战场上无论是保命还是突袭,这个能力足够让MPAS的战斗力上升整整一个台阶

如果这一次试验成功,短程定向跳跃系统就正式进入了小规模实机测试阶段

这意味着前线胶着了很久的战线,可能终于要松动了


对于今天的测试,小龙们自然非常的在意

不过离测试场地二十公里以外,一群猪猡们也非常在意

几天前,短程跳跃装置空载运行的时候爆发的空间波动和能量泄露

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试验场里面要有大动作

而这些被称为猪猡的直立猪头怪虽然肌肉发达五大三粗,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个体都肌肉完全长进脑子里,所以还是存在那么机智聪明的家伙……

自然,他们也有自己的打算

“远处的试验场里面很明显在试验一种超级武器,若是我们能摸进去夺下那个东西然后干死那些小白蜥蜴,我们也不用这么憋屈的窝在这冷冰冰的山洞里面了!”

一只獠牙特别突出的猪猡这么想着拍了拍身上的积雪走向山洞深处

山洞里面赫然是一个堆满了物资的仓库

只不过大部分箱子都已经被打开,吃饱了靠在箱子上打呼噜的猪猡随处可见

听见这位领袖走进来刻意加重的脚步声,那些猪猡们一个个都慌张的爬了起来后排着参差不齐的队伍站好

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被这位猪猡领袖目光扫到的猪猡们赶忙挺起了胸膛并且努力收了收肚子

可惜,吃的太饱的肚子没那么容易收进去

某只猪猡稍微松懈了一下,扣住肚子上装甲片的绳索就一下子断开,装甲片嘭铛一声落在地上,甚至还弹跳了两下

看见这一幕的猪猡领袖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跟想要把这个家伙提出去宰了的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跳上了堆积在一起的空箱子

“兄弟们!我们都来自同一个荣耀的母亲!但是——那些邪恶的大蜥蜴们用罪恶的爪牙,在不断玷污着我们未出生前,母亲就为我们准备好的土地!这些异端必须死!终有一天,圣战会获得最终的胜利!现在,就在我们北方不到20公里的地方,有一群懦弱的小蜥蜴!它们和那些丑陋的怪物,流着一样的血!兄弟们!告诉我!我们要不要诛杀这些渺小的罪恶?!”

“要!!!”

“我们要不要抢回本属于我们的地方,收回本属于我们的食物?!”

“要!!!!”

“我们要不要夺回本属于我们的暖和床铺?!”

“愿意随我讨伐那些小蜥蜴的!拿上你们的武器,带好你们的口粮,随我走!!!”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这里是黑岩基地,LBAK30F3K9,汇报情况-”

“LBAK30F3K9收到,猪猡有点不安分,正在准备迎击,over。”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附近监听哨天线的掌握之中,此时这只天线也很尽职的向后方发送了信息


十几分钟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茫茫白雪之中跃进了试验场外围的一个小小哨站

稍后,一只尾巴上有一圈黑色标记的白色小龙出现在了哨站的地堡内

扫视一圈,除了在哨塔上放哨的以外,哨站内其他天线们都在这里烤火取暖

看见来者脸上那从左脸横贯鼻子到右脸的狰狞伤疤,几只明显年轻而且略有些稚嫩的小家伙明显不太自在

“回来了,头,怎么样?”

还是另一只稍年长些的天线先搭上了话

“预计半小时后接敌,一个猪猡长带着一个半连队的猪猡过来了。”

抖了抖身上的积雪,这只刚从监听哨位回来的疤脸天线面无表情的说出了相当糟糕的情况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外围哨站,只有六只天线在这里

而且有三个家伙都还只在训练场里面打过靶子的新兵……


听到这个消息,呆在哨站里面的天线们几乎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外面暂时白茫茫一片的雪原

不过被疤脸锐利的目光扫过,立刻又正过头来。

“你们三个。”

疤脸天线指了指刚才问话的那只天线和另外两个新兵

“你带着他们两个,操作哨所顶部的那门战防炮。”

随后又转向了另外一边

“你们俩,拿上装备跟我走。”

被叫住的两个新兵一脸的懵逼,不情愿的跟了上去


这种情况难道不是应该后撤呼叫支援么,为什么这个临时调过来的家伙这么自信?

但是疑惑归疑惑,但是看在这个家伙是上司的份儿上,两个新兵还是跟着前面那个身影迈进了雪地里


哨所顶部,三只天线努力的清理积雪,其下被油布遮盖的东西,渐渐显露了出来

揭开油布,正是一台哨戒炮

“愣着干什么?!快去搬炮弹,还有去清理射界!”

老兵在通讯频道里面大吼的同时自己也在检查炮机运作状况

这东西就是眼下能不能守住这里,最主要的依靠了

战斗中任何机械故障都是非常致命的


两个新兵边干着活,嘴上也没闲着

毕竟突然空降一个指挥官而且是那种自己跑出去监视敌情的,并不多见

自然,八卦之魂也就熊熊燃起

可惜的是搜遍记忆,也没有任何印象


至于连接上天天线们的集体无线网络?

拜托,这里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偏僻哨站

连最近的通讯塔,都在五公里以外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这里还有一个长辈呢


所以等到清理完射界,搬来了数千发炮弹并且给自己挖好了掩体,两个新兵还是忍不住好奇,戳了戳老兵

“头,你说那个疤脸怪是个什么来头?”

正在校准瞄具的老兵差点一个没站稳跌了下去,扑扇几下翅膀恢复了平衡后瞪大了眼睛,目光来回在两个龙小鬼大的新兵蛋子面前扫过:疤脸怪是个什么鬼?

“咳咳……他可不是什么疤脸怪,虽然他脸上的伤疤看起来确实蛮可怕的…… 但是你们知道对面那些猪猡怎么叫他么?他们,叫他‘斯图卡’【Strum-Ka】,也就是尖啸暴雪。”

老兵顿了顿

“他是一个传奇,活着的那种。从整个种族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在战斗,从那时起-到现在,各种重要的战斗一个没落下,非常擅长给敌人惊喜,弄得那些猪猡都认得他了。所以才退到我们这里,当我们的临时指挥官。别叫他疤脸怪,这不是一个应该给予英雄的称呼。”


老兵还想说什么,突如其来的通讯打断了他的话

同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呼喊声也在提醒他:敌人已经非常接近了


“三发,方位280,距离700!”

老兵摇动炮机,等炮口朝向了预定方位便狠狠的拉下了拉手

三发明亮的炮弹划过弧线,砸进了正在整队准备冲锋的猪猡当中

指令并没有就此停下

很显然,那个煞星一定在距离猪猡非常近的地方,在引导炮击

不然以现在视界里全部是被炸起的飞雪的情况下什么都看不见,更别说报出距离和方位了


“正在确定空间开口,空间屏障撞击警报,位置03-07。”

“辅助锅炉待机,主锅炉出力45%,二号储能槽充能35%……”

“定向跳跃系统已完成初始化。”

“跃迁路线确定-”

在黑岩基地,试验场上面的各种设备已经全部撤离到了场地的边缘

之前负责检查和调试MPAS的天线们也都躲进了地下掩体,等待测试正式开始

场地中央,MPAS背部和腹部开启了几块大型的装甲板,内部竖起来一片又一片的鳍状物,那是定向跳跃系统的空间干涉头

现在,那些原本灰白色的设备逐渐染上了一层夹杂着白色光点的妖异蓝光

“等会,45%?短距离跃迁用不了那么高能级!关闭主锅炉,在一号二号储能槽之间启用平衡。”

“明白!”

锅炉舱里面一只天线顺序拉下了几个开关

随着一阵奇怪的响声过后,二号储能槽的能量指数逐渐回落到了20%

“激活空间稳定器。”

此时MPAS的腹部侧面一些狭长的开口出现了,这些本来被遮盖住的,就是定向跳跃系统的空间稳定板

这些设备已经在全功率运作,发出一种持续不断的低频嗡嗡声

“驾驶舱封闭完成,充能就绪,准备开始跃迁!”

“3----”

“2---”

“1--”

“启动——”

伴随一道骤然亮起的白色光芒,巨大的机械龙瞬间消失不见

只有地面上留下的大量的高温烧灼痕迹仿佛在诉说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哨所外,战斗依然在继续

天线们依靠哨戒炮暂时挡住了猪猡们的冲锋,但是等到猪猡们拿出了一体浇筑的硕大沉重精钢盾牌,一步一步稳妥的向前推进的时候,哨所级别的哨戒炮那可怜的37mm榴弹基本上就没辙了

看着猪猡们挥舞着大斧跟着举着盾牌的同伴身后朝着哨所一步一步的逼近,两个趴在掩体里面的新兵快要吓哭了

这两个小家伙都是几十年前才破壳,对于三族联军的唯一印象,就是天线网络中的那些战斗记录和打靶训练时候的猪猡靶子

可靶子不会这么气势汹汹的举着大斧和盾牌,脚步沉重,一副要吃了自己一样的逼近过来啊!


咯吱-咯吱-

而此时,穿梭于高维空间中的机甲内部正不断传出响声

“奇怪,不应该有这种动静,情况?”

“机体完整度95%,能量供应正常,误差0.031,还有3……等等,能量供应开始低落,50%,25%!”

“跃迁失败了?!”

“还没有老大!现在机体依旧在穿梭过程中,目的地已经不确定!”

“见鬼的空转,尝试重启主锅炉-先稳住机体路线!”

驾驶舱内,两只天线用吃奶的力气拉着操纵杆,试图将因为动力不足严重偏离预计跃迁路线的机甲扳回正道


“趴下,准备承受冲击。”

依然是冷淡到了极点,听起来就非常面无表情的通讯

但是在两个新兵听起来简直是天籁

于是他们一下子趴在了掩体里面,小爪子紧紧捂住脑袋,心中默念‘马上就好,猪猡死光光’的同时一边仔细聆听外面有什么声音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轰鸣声似乎从什么很高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好像远处在打雷一样

但是声音越来越密集,震撼程度越来越强

大地在不断的颤抖,突如其来的高速气流在掩体洞口刮过,发出呼啸的声音

两个新兵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吸出去一样,但总归是咬着牙死死抓住了掩体底部特意挖出来的沟槽

然后,天瞬间黑了

滚滚而来的积雪瞬间掩埋了这个小小哨所,随之而来的冲击也差点让躲在掩体里面的天线们当场晕过去

弹震一般的恍惚中,两个新兵感觉头顶的积雪有些松动

随后自己就被不知道谁一把从积雪下面拉了出来

等视线稍微稳定一些,就看见刚才随着‘疤脸’离开迎敌的同伴,正很放松的在对着自己做鬼脸

“雪崩不可能把它们都杀死,赶紧出来列阵,准备打靶。”

亲眼看着一场危机消弭于无形,三只新兵天线被这个空降下来的临时指挥官直接刷到了崇拜声望,屁颠屁颠的趴好后张嘴对准刚才掩埋了猪猡们的地方

果然,几十秒以后,一只大手颤巍巍的从雪下伸了出来

直接遭受雪崩冲击的猪猡们晕的要比天线们彻底多了,被压在下面的基本是没戏

不过那些队列后方的猪猡们被埋的相对较浅,而强悍的身体素质让它们没那么容易被缺氧和寒冷杀死

现在,终于晕乎乎的爬了出来

看起来像是刚从坟地爬出来的僵尸一般


啪!

噗通-

爆头,应声倒地,并且再也爬不起来了


不远处的临时挖掘的掩体内,天线们交替喷吐着龙息

毕竟是小家伙,龙息自然没有那些巨龙们仿佛能毁灭一切的气势

从威力上来说,更加像是某种没有后效的全威力步枪弹,穿透力挺强

只要命中就是一个眼儿,但打不到要害就没那么容易致死

所以天线们并不会把这种天赋能力作为主要战斗手段

现在这种情况,对接连爬起来的晕乎乎家伙排队枪毙还是没啥问题的


“那是什么?”

一只正在休息恢复体力的新兵突然揪了揪另一只的尾巴,指了指天边那一大片蓝白色光晕

光晕越来越近,等天线们终于发现那一片蓝白光晕中那若隐若现的一小片橙色,才发现事情不妙


好像是……天杀的MPAS测试机?!

而且……正在朝着这边坠落!


“进掩体——快!”

老兵在通讯频道大吼的同时,自己也一个翻滚滚进了掩体

新兵们也从呆滞中恍然大醒,然后手忙脚乱地各自找掩护……


除了最小的那个

看着坠落过来的蓝白光晕都已经彻底吓傻了,就这么呆乎乎的站着

瞳孔中映出的那一点橙色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

已经躲在掩体里的斯图卡快速清点下成员后突然发现:怎么还有一个蠢蛋在外面?!

天空已经看不见了,周围的一切都已经罩上了妖异的蓝光


来不及了!


“见鬼的,傻站着干什么——快给我进去!”

但斯图卡依然从掩体里弹出来一把冲过去,用尽全身力气在那个还傻乎乎站着的天线屁股上用力一脚,踢进不远的散兵坑

蓝光一闪而过,MPAS在撞击地面的最后一刻终于跃迁成功

同时,也带着斯图卡消失了……


‘世界是相互联系的,一个个体永远不会凭空消失。’——德雷菲希尔


“咕-叽-师傅……已经12点了!”

冰海的白寒巢穴里日常响起了小白们催促懒散白龙起床的叫声

“嗯……啊才12点,再让本龙睡会。”

而主龙,那只正散发咸鱼咸气息的大毛团白龙正从左侧躺变成右侧躺

看样子指望他上午按时起床是不怎么现实的事……

于是小白们就组团自己出去摸鱼了


噗通-

被小家伙们切开的冰洞里溅起水花


啪啪啪-

“抓到啦咕叽!”

小白们叼着尾巴甩得啪啪作响的鱼美滋滋聚到一起

“咕叽咕叽~看,有流星~”

某一只小白抬起头

冰海少有好天气下的蓝紫天空中,一道道细小的蓝白光划过

“流星咕叽?契城的天气预报没说有流星雨咕叽……”

“咕叽,看,那里有一颗好大的!”

另一只小白指了指跟在流星雨后那颗拖着长长尾迹,散发出耀眼蓝白光的大个子流星

“咕叽,好像……往这边过来了哦!”

“快逃咕叽!”

发现情况不对的小白们丢下嘴里的鱼哄地逃走

不一会就是那颗流星撞击在雪原上的震荡和隆隆巨响


“嗯?【察觉】打雷了吗?”

远在巢穴里睡觉的白寒被外头的动静惊醒,耳朵支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小白们?’

于是白寒试图通过灵魂联系与小家伙们确认情况

‘咕叽?师傅?’

‘流星!流星撞到地上了咕叽!’

‘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咕叽!’

“流星?”

白寒皱眉

原龙的感知告诉自己,天空中之前有异常的空间门开启

‘在附近观察一下,别靠太近,我一会就到。’

给小家伙们提个醒,白寒走出巢穴展翅飞向天空


“咳咳……没死?命大。”

被跃迁能量场卷进来的斯图卡摇了摇脑袋上的积雪爬起来

按理说从高维空间经历的跃迁光爆而且还是没保护的情况下,啥活物都该死透了才对

再加上从近万米高空坠落而下直接砸在不知厚度有多少的坚硬冰层上……

小家伙能够毫发无伤不得不说也是幸运女神眷顾了

“菜鸟,这里是斯图卡,收到请回答。”

试图用角来联络其他几只,却得不到回应

‘唉……’

斯图卡用自己类似于氧炔焰的吐息切开了受撞击变形的MPAS座舱,发现了两只因为冲击晕过去了的天线

随后继续深入,把在轮机舱里面的那只天线也拖了出来


联系不上其他天线,一起穿梭过来的三个同伴也失去意识

虽然这只老油条见过更糟的情况,但现在还远远不算太糟

至少周围并没有发现是否存在错乱的规则或者是被这些东西异化了的家伙

嗯……以及捕食者


“咕叽,是从没见到的机甲?”

“咕叽,是从没见到的龙龙?”

“咕叽,是异位面生物吗?”

不过斯图卡不知道的是,就在离他50米不到的位置,三只偷偷摸过来了的小白正趴在雪地里偷偷观察

‘确定是异次元龙类,给我一个正脸看看。’

距地千米之上,白寒压制了自己的魔力反应,借由与小白的灵魂连接和自己的视力以及高度进行侦查


‘好的师傅~’

一只小白轻爪轻脚地爬到接近10米的位置

不过他没想到,斯图卡敏锐的直觉直接在下一个转头就发现了他

“咕…叽?”

“!”

四目相对,湖蓝色的圆瞳和冰蓝色的竖瞳目光交会

“待着别动!我警告你!不要过来!”

斯图卡意识到,自己发生了A类接触

近距离目击到非本位面龙类


‘怎么办师傅,被他发现了哦……’

‘哈啊,这都能发现?挺厉害的……在那别动,我来了-’

呼啦——

双翼铺展,狂暴的气流席卷着积雪飞扬而起

于是带着巨大的风压,白寒直接连气势都不收起,哗地高速落地

“潜行技巧有待提高。”

“!”

这下,斯图卡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