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结 学院 番外,节日庆典 番外,角色故事——曜日 番外,角色故事——哈克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六章 黑暗年代的记忆

龙族位面 by 神龙曜日

2019-2-9 23:41

食堂龙老师最近总有些心神不宁的。

自从黑暗时代落幕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是一种四周被强者环绕的感觉。

强者?这个时代的强者?

噗。

食堂龙老师轻笑了一声,在这个神话就是顶峰的时代,他真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无知“强者”就认为神话是顶峰而沾沾自喜。

在规则管制下,他把实力死死的压在圣域上位,而他实际的神位,早已位临主神。

不过这时候就算他出去说自己是主神,别的龙也只会当他喝多了......

谁能想到,最一开始作为把这个学院彻底毁掉的自己,居然担任起了学院的保护者,真是责任弄龙啊,说真的,他可以点都不想担下这责任,龙王的责任。

毕竟,任何一个龙王的转世,都有足够的资格和能力进来吧,这样才能更好的聚集。

他在注意到了两个龙,一个叫做哈克的小家伙,另一个是叫做曜日的小家伙。

哈克是因为他的运气实在是有些太好了,而且,就算从他的层次来看,都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可能自己不是主修命运,气运,预言这些法则的缘故吧。

至于曜日,他总感觉到一股融合的感觉。

混沌龙王吗?

不过这些年他对混沌龙王的转世猜了上百次也没对......

算了,这些小事情,倒也没什么要紧的。

现在的幼龙真是和平安稳啊,哪像我们当年。

吃的都找不到,安全也没有保障,就算睡觉也不踏实。

毕竟,当年的学校可......

老师无奈的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外面小龙嬉闹的声音传入,这在以前,是完全无法想象的,黑暗时代,为什么被称为黑暗时代......

在他觉醒前的回忆,不断的涌现,涌上脑海......

却又沉沉睡去。

(分割线)

(在这里插入科普一个世界观知识,义肢问题,可能有很多龙奇怪,为什么我,右前爪能带义肢,而左前爪却不能。其实并不是因为钱,或者其他问题,而是操控问题,虽然生命系的神经法阵已经发展到顶峰,但是面对非生命物体,也只能做到一个大关节的控制,再往下的就几乎无法控制了,就算有也是神级以上。也就是说即使我的左前爪带上义肢,也只能控制义肢肘部而已,之下的关节是无法有效控制的。所以即使装上了也毫无意义,并且这种技术缺陷元纪就存在了,一直到现在都难以解决,或许后期可以吧。)

“醒来!今天可是入学的第一天,坚决不能迟到!起来!巴洛!”威严的声音响起。

“哥哥?”食堂龙老师揉了揉眼睛,不,现在应该叫他巴洛了。

“快点起来,去!到操场集合!跑起来!”巴洛还没有完全缓好久被拉着跑到了操场。

龙族学院,开创者是激进派的巨龙领袖,诺斯。

诺斯是一个手段非常残忍的巨龙,完全可以用的上残暴统治四个字。

虽然诺斯最后失败了,但是他的很多行为都影响到了后世的龙族。

比如在诺斯占上风时期的龙族学院,虽然外界更喜欢称之为。

幼龙刑场。

在诺斯统治下的龙族,大族拥有自己的聚集地中心,但是只有两种幼龙会送到学院,天才和庸才。

每一届都会送进了近300名幼龙,但是毕业的只有不到30个......

诺斯主张重罚,尤其是身体上的惩罚。

诺斯曾经说过:“有什么比将来能拿起武器对准我们的幼龙更可怕的呢?”

因而将四十多个敌对势力(诺尔)的幼龙四肢齐根砍掉。

并且将俘虏的敌对方幼龙统统这样处理再送回去。

或许这也是诺斯失败的原因之一吧,过于残暴。

他根本没有挨到幼龙长大,就已然失败。

但是,后来他才知道诺斯如此残暴其实还有别的目的......

但是那是后话。

学院也是如此,而且更加残酷。

任何行为的失败,或者错误额,都会招来最严厉的刑罚。

巴洛被拉到操场上,老师当着他们的面将一个幼龙的尸体运走,据说是发狂的幼龙。

为什么这里的龙会疯掉发狂,学院没有解释,仅仅只说过可能是竞争过于激烈,而失去理智发疯发狂的幼龙,只有死路一条。

着这里,死龙是十分常见的事情,任务,错误,宝物,甚至名次,都足以让这里的幼龙死于他龙但是手上,甚至是自己的同学。

但是学院每年依旧能招满150名学员,为何?

因为学员有一种让幼龙们趋之若鹜的药剂,一种神药,能够提升自己潜力,没错,就是那种天生的潜力。

而且对所有的学院都会定期发放!名次越高,药剂越好!更好的药剂,能获得更好的效果!

这里能够将庸才变成天才,只要你能踩着别的龙的上去。

“今天,是你们来的第一天,所以这种药剂,是一视同仁的发放量!”老师恶狠狠的盯着所有的幼龙,将这种药剂丢到所有幼龙面前。

每一个幼龙都欣喜若狂的喝掉,早已忘记刚刚发疯而死的幼龙的恐惧,包括他的哥哥。

但是,巴洛第一次拿到这种药剂的时候,却没有喝。

他的心里一直有一股声音让他别喝,甚至他都知道这个东西弊大于利!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在犹豫中,他打开了药机,一股淡淡的龙血味道。

他决定追随自己的本心。

“放心吧弟弟,我变强了来保护你。”

“恩?呜!”食堂龙老师突然清醒:“呜,还这么早,我还以为要去准备饭了呢。真是龙老了,总是爱忍不住回忆呢,食堂......当时那个年代,哪有食堂......”

是啊,当时那个时代,哪里有食堂?

幼龙都是自己捕猎,自己找食物,他至今仍记得他的哥哥在入学三个月之后宛如变了一个龙一样, 开始嗜血,麻木,暴躁,嫌弃他的弱小,并且在一次捕猎中将他打伤,然后扬长而去,让他差点丧命。

而他却从未改变,衣食住行几乎一致的哥哥为什么会如同变了个龙?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没有喝过药剂!他猜到了药剂的副作用,即使没有证据,他的心里早有答案......

而他的哥哥,却在学院内,癫狂的发疯,胡乱攻击一切,在它面前被老师杀掉......

“不!不!不!不要回忆起这些!”食堂老师突然捂住脑袋,洞穴里雷电噼啪作响,轻松的将土地犁成了千沟万壑,这还是他早已自己偷偷布置了一个了法阵,超越神话阶级的法阵......

在法师塔的音龙副校长突然没有眉头一皱,随即看向金龙校长,后者面无表情的继续看着魔法书。

是自己的错觉吗?还是,神力?

洞穴的闪电缓缓熄灭,地上几乎出现了一道龙血的小河,源头,是老师紧握的右前爪。

“如果,如果我继续回忆,我会,我会忍不住将这个地方彻底的毁掉!!”食堂龙老师慢慢的抬起头,红色充血的眼睛,布满了压抑的暴怒。

“这个曾经,葬送幼龙的墓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