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结 学院 番外,节日庆典 番外,角色故事——曜日 番外,角色故事——哈克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章 改变命运的见面

龙族位面 by 神龙曜日

2019-2-4 21:04

“这是谁?不过肯定不是我的族龙。”盯着下面的海峡,我心中充满了疑惑:“外族的龙这么来到这里的?”

游过来的?这里的海水不是生命禁区吗?而且居然没有被丝毫发现的迹象?

看他的身长,貌似是青少年龙?未成年龙能从一个生命禁区游过来?现在马上就去报告看守的龙比较好吧。

但是一个突然闪过的想法让我放弃了寻找看守的龙报告。

毕竟从这里过来,肯定是体力和魔力都消耗殆尽了吧,虽然是青少年龙,但是我也能轻而易举的击败一个体力不支的家伙吧。

这样的话,老弟就不用每天跟那些说我**的龙斗嘴了吧。

说干就干,我悄悄的出了洞,在对方不离开我的视线的情况下我偷偷窥视,看看他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分割线)

龙族的眼睛能够做到夜视,更何况这坠龙海峡四散的光芒根本不需要夜视就能看清周围了。上岸后的曜日略微调整了一下自身的散发气息做到和周围环境几乎一致,然后径直朝着目标的山洞所在的悬崖走了过去。

一边走着,曜日一边目测估算着目标洞口的高度和应该怎么进去,洞口距离悬崖底部的海滩大概有二十米高,为了避免被发现不能飞上去,低阶龙族飞行轨迹覆盖太大,很容易越出死角范围。不能飞,但是龙族也不擅长这种攀爬行动,想要不冒险使用魔法又这样不被发现就进入洞穴,在成年具有变成龙人状态或者达到神话能给踏空而行之前还真有些难度。

来到悬崖底部后,曜日看准方向,后爪在地上狠狠一蹬整个龙贴着峭壁跳了起来,距离洞口还有三四米的时候曜日蓄势以待的弹跳达到了最高点,他开始向下坠落了,但也就在这时候收在背上的翅膀猛然张开,一下子减缓了下坠的势头,并且狠狠一拍在空中二次发力,紧贴着悬崖继续向上滑行。

二次发力曜日为了把控方向避免冲出死角掩盖区域,这唯一的一次振翅也不敢太用力,因此半身冲到了洞口的时候就张开翅膀减去了向上的冲势前半身趁着发力短暂的停顿一下扑进了洞口,后半身没能直接进来在洞口磕了一下,所幸没弄出什么动静,应该不会被发现。

(分割线)

“居然是一个洞穴。”我不经感叹他对这里地势的属性度居然比我还高。思考了一下,毕竟离着他很远,我也判断不了他到底受伤了没有,但是到了隐蔽的洞穴目的就是疗伤或者回复吧。

我决定赌一把,趁他还没有恢复抓个现行。

曜日在洞穴里,拿出了大量消音和切割的卷轴,这种极其基础低效率的卷轴几乎没有任何波动,但是数量可以弥补效率问题,就是成本太高了。

突然曜日停止了布置。他轻而易举的发现了一个目标在“悄悄的”靠近。

“这种移动别说是需要探测,哪怕是野兽都能跑的发现然后远远的好吗,真是的,难道是这个族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熊孩子吗,真不走运,被这种毫无实战经验和训练的龙发现了。”

曜日缓缓的收起东西,把自己藏于洞穴的阴暗面,倾听着声音判断我的信息。

“五十岁以下的幼龙,但是走路方式很奇特,移动中夹杂着金属的声音?应该没有看护的成年龙在附近。”曜日诡异的自言自语:“幼龙啊,还好不是成年龙,但是不知道身上有没有遇到生命危险就发出信号的玩意,如果有的话还不能轻易的把它打昏或者弄晕了......是不是能把它骗的乖乖的?”

不过骗乖的方式曜日自己都不相信能成功,但是没什么好办法的他只能试一试了。实在不行了就打昏了赶紧撤到海里。

我缓缓的靠近洞穴,心中却是越靠近越紧张。

明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进去了,为什么现在一点气息都没有呢,更别说声音和气味了。难道是把自己隐藏起来了?

如果是小心翼翼的隐藏的话,对方肯定及其虚弱了,这是个好机会。

洞穴在悬崖上,我狠狠的一个起跳,扇动翅膀,尽量快速的半飞半滑翔了进去。(这个年龄的龙族还不能很好的掌握飞行。)

慢慢的走进洞穴,我仔细的观察着周围,一旦情况不好我就赶紧跑或者呼救。

洞穴里面空无一物。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稍稍放松:“或许是我没发现的情况下走了吧,真不走运。”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背后上方的气流不对了起来。

完蛋了!

我被一股巨力狠狠的按在地上,捂住了嘴巴。

稍微感受一下就能发现,对方充实的魔力和体力表示他跟本没有受伤之类的,金色的鳞片外加羽翼表明根本和我就不是同族。

我这样无论是呼救还是逃跑都做不到啊!完了,我根本打不过正常状态的青少年龙。

“居然是一个残废......残疾幼龙?”

这个混蛋龙居然干骂我残废?!

“我就说为什么听到了金属的声音。”他看着我,目光里了没有恶意,当然也没什么善意。

“小子,你先别激动,听我说,我没有任何恶意来到这里,也没有想要做什么对你种族不利的事情,这一点我可以我的真名立誓。”

这种誓言是不能随便乱立的,任何有点常识的龙都不会这样说谎,那就证明了他说的是真话。

“但是!如果你在我松开了你有任何呼救或者逃跑的行为,我会立刻把你打昏!”

喂喂喂!你说好的打昏为什么要做抹脖子的动作啊!

吓得我浑身一抖,虽然在对方手上,简明扼要的说就是乖乖的就没事对吧。

看在对方也不是个恶龙的感觉上,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选择暂时乖巧。

他放开了我,我也有原则的没有呼救。

“你是哪里的龙?”我问了一句。

“我是龙崖的龙。”

听到这句话我彻底放心了,龙崖是龙族有名的和平主义者,我的性命算是无忧了。

“你要做什么?”我还是很奇怪他在做什么事情。

“我需要一些你们这里的多元素混合矿石,俗称彩虹矿石。”一边说他一边拿着消音卷轴和切割卷轴开采:“所以在我开采完之前请你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

“.....!”太过分了!居然被当成了龙质!

安安静静的待在他身边看他机械般的开采,我倒是无聊的很。反正我也不想逃走,而且就算大声呼救在这消音魔法中也没用。

“你叫什么?”我问

“曜日。”

然后我们俩就沉默了很久。

“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他突然的开口,在我都觉得无聊的时候:“即使是正常断肢只要有肢体就能接上,而且你这么小,天生的吗?”

“你看这种刀削断面像天生的吗?”我没好气的用金属爪指着左侧肩膀说。

“那你是怎么被砍掉的。”他倒是说的轻松,虽然没有同情的口气,但是让龙很不爽。

“有必要告诉你吗?”

“是没必要,我只是好奇而已。”他倒是淡定,就像是像没事的闲聊,好似我们很熟悉一般。

我狠狠的吸了几口气,还是简单的说出了原因。

他倒是没表示什么,也没说什么,更没有多余的同情或者幸灾乐祸的表露,让我对他的好感不由提升了一点。

反正什么事情做,我和他就开始了没营养的闲聊。

不过我却忘了我是偷跑出来的。

就在我和他闲聊的时候,老弟发现了我不见了,于是就跑到了我爸那里。

如在平时,大动干戈的找我,最多也就是把找到的我训一顿,但是这一次可不一样,还有个“小奸细”在这里。

用法阵全力探测的情况,轻而易举的就发现了这种异样的用卷轴的轻微魔力波动,虽然平时会忽略过去,但是在这种刻意寻找的探测下,就如同黑夜的明灯一样醒目了。

就在这时。

“好了你走吧。”和曜日闲聊了半天的我,突然相互觉得对方也挺不错的,有些龙就是这样大大咧咧,我也没计较他抓我当“龙质”。

“终于结束了,有缘再见啊。”我说完了就飞速离开了山洞想要往营地赶。

没想到我刚出山洞没多远就发现了成年龙搜寻了过来,暗叫不好的我顺势躲在了附近。

曜日的想法也很简单,就算我在快呼救,成年龙也不可能在几秒钟内来到,但是没想到一走出去。

“站住!不许动!”刚一出洞曜日就发现自己被一群成年龙围住了。

就算曜日在冷静,被这些成年龙围住他也有些慌。就算他可以进入坠龙海峡逃跑,但是毕竟还有段距离,这段距离足够被成年龙追上抓住。

“未成年的小龙?”

“他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

“神圣巨龙一族?”(很小声。)

我偷听着他们的话语,在几个围住的龙中,我还发现了老爸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族哪怕是面对幼龙也好似准备出手,难道龙谷的龙就像他们所说的是所以龙族中最淡漠的龙族?

我觉得我可以帮助曜日一下。

我跑了出去,准备挡在他们之间,因为反正同族也不会伤害到我。

(分割线)

在坠龙海峡的水里,我只能感觉到周围全是混沌和压迫,这不是早就知道普通的水,我也觉得仿佛全身的骨头都会被压碎......

不能呼吸,没有一点点的浮力,全身一点点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右眼火辣辣的疼,龙血直流。

我的父亲,他居然用魔法刃,朝着我......

他居然想要杀了我吗?......

他居然把我推向坠龙海峡......

就因为我是个残废吗?......

如果我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可能我不会跑出去挡在他们之间......

要死了,不行了......

在失去意识前,我好像看到了谁......拉住了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