芩灵

战争 | 天使龙教会⛪

时光易逝,五百年前正邪大战,踏江山纵横,看遍英雄豪杰。 岁月匆匆留不住,世事寥寥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死神没有假期【暴+血】

芩灵 by 天使龙教会⛪

2020-8-21 13:52

  第二章·芩灵山众生相

向着伟大道路前进(其三)



    “马上就要开打了……我们又要与魔龙开战了,理应省一点粮食……”绿色巨龙用前爪挠了挠脖颈,转头俯瞰紫红色翼狼,眼中的火焰愈加旺盛了,他对着翼狼张开血盆大口,绿色的舌头有如成精的毒藤蔓,泛着热气划过矛矟般的利齿,薄绿色的口腔十分鲜艳夺目,软腭随着巨龙的吐息微微颤动,唾液从腭垂上掉进咽喉,利齿闪烁着寒光,牙尖还向下拉出一条条银丝。“「赵昊郇」同志,请注意一下,闶是我的秘书……”「林甍」试图打断「赵郇」的进食行为。“也是我的食物……”「赵郇」满意地看着面前已然对自己俯首帖耳的翼狼,龙舌在翼狼的脸上狠狠地摩挲着,随即升起长颈,扭过头慢条斯理地说,“我也好饿呀!这几天只吃了一块肉。翼兽不闹……我们有什么理由储备战粮啊……”“你确定这是一个党员该说的话?该有的思想?何况你还是总理、最高委员副主席!”「林甍」有些恼怒,语气十分强硬,“这绝不是党能做出的决定……我要向「赵昊疃」主席报告……这太荒谬了!”“我哥他……主席同意了,委员会议也通过喽……不要问为什么没通知你……我……忘了,哈哈哈哈!”「赵郇」怪笑着应答,又回头看向翼狼,温和的讲,“红闶,你喜欢我的嘴吗?它很是温暖的……一会我会说一些机密……你因盗听国家机密而被处决,这样好吗?”“谢,谢谢您,我……太感谢了……”翼狼吐字不清,眼中的崇拜几乎将晶状体挤破,「闶」伸爪抱住绿龙的龙吻,向前爬去,脸上毛茸茸暖乎乎地毛发快速蹭着绿龙额端坚韧冰凉的鳞片,“终于可以献身给芩龙了……哦!赞扬伟大的芩龙!伟大的共党!伟大的联盟!”紫红色翼狼由于过度激动气喘吁吁,险些暴喑。「红闶」只觉得心头鹿撞,头昏脑涨——强烈的幸福感扑面而来,此生不渝呵!

    「赵郇」不再犹豫,张嘴裹住了翼狼的尾部,巨大的体型差距使绿龙轻松的将整个翼狼吞含在口中,翼狼乖巧的趴在绿龙的舌面上,紧闭双眼享受着潮湿温暖的桑拿浴。绿龙翻转舌头,将翼狼压在舌端之下,翼狼愉悦地嗥叫几声,兴奋地体验着巨龙的舔舐,绿龙再次将翼狼卷上舌中部,龙嘴略微打开,不再动作。翼狼猛然张开双眼,见得数缕光线正透过绿龙微开的齿缝射进这华美的青葱洞府中,此时此刻,面前的“石壁”斑驳陆离,湿润的青绿色壁垒上点缀着些许圆形光芒,远处悬着硕大的“钟乳石”,在深处便是不可明察的墨绿色深渊。翼狼视线上移,开始欣赏起这精致的空腔结构,此时巨龙的口腔如同新制青铜器般的美艳厚重,腭弓缓慢收缩着,软腭上似乎有几条褶皱,翼狼不自觉地转动身体,完全被这稍显古朴典雅的景色吸引住了。硬腭表面只有一层薄薄的水渍,像极了清泉浸润的坚硬孔雀石。翼狼视线下落,洁白的利齿仿佛擎天之柱,高低两排牙齿伴着绿龙的呼吸有规律的张合着,刺眼光线的映衬下显得龙牙只是排列整齐的矮小黑影。「赵郇」心中默念咒决,淡紫色的虹膜变得金黄,眼中的灰黑色火焰也褪作葵金色,翼狼只惊奇地发现巨龙口腔中随处都闪耀漂浮着郁金色的光粉。待「赵郇」默念完毕,绿色芩龙的口腔壁上布满了金黄的发亮符文,配合着深邃的青绿背景,壮观而又肃杀。

    「闶」感到爪下的软垫开始倾斜,便自觉的爬向身后的深谷,又抬头端详了一会儿头顶的可爱小舌,随即便义无反顾地跃进那看不见尽头深渊。「赵郇」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微小的鼓起沿着龙颈滑入胸膛。「赵郇」吐了口气,伸爪按了按腹部,感到有物体进入后,便优美地趴在了办公桌前,气度更加不凡。「林甍」沉默地看着一切……“林,你不必再像老一辈党员那样认真了,我们芩龙可以轻松一点……”「赵郇」打破沉寂,注视着面无表情的紫色芩龙,淡然自若地讲道,“一个团体里,有凶狠的,有慈祥的,有活泼的,有深沉的……当然,也有偏善的,有偏恶的。这就像一盘棋,我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底牌花样更多不是?辩证的看,有善难免有恶……那么为何不让这种坏也掌握在党手中呢?”“那他也得有个党员的样子吧!”「林甍」嗤笑道,“我看哪!咱们越来越不像样了。”“阶级斗争不符合国情啊!那不利于团结。世事无绝对。不过,你不会真相信共维国际吧?”「赵郇」怏怏地盯住「林甍」,双龙愤而对视,难分胜负。绿龙冷哼一声,咧嘴笑道:“他们只希望咱们芩龙听话,因而不断用战争消磨芩龙的力量,使咱们精神疲惫,好加以控制……”“你是来代替我处理这次事故的吧?接着!”「林甍」起身打断绿龙的言语,从前爪上扯下一枚戒指丢向绿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过度追求虚幻抽象的理想,不看重实际局势,左倾冒进思想在作祟啊!”「赵郇」独自在办公桌前吐槽道。


    一日前,芩灵山脉,黑夜。

    “狼大!我们开始不?”一只翼狐含泪询问道,“他们已经偷偷抓捕了许多同伴了!”“狼大,平原那边开始强制拆卸障碍物了!”“我们的同胞被武力驱赶了!”几个刚刚赶来的翼虎报告。狼大看了看周围群情激奋的翼兽,羽毛翅膀突然展开,后爪用力踩在大石块上,前爪踏向空中,张嘴大吼道:“点燃草堆!翼兽必胜!”“打倒芩龙,自由万岁!”一只翼狐紧接着怒吼。“芩龙走开!兽族自治!”一只翼虎仰头怒号。冒着熊熊烈火的火炬被众情鼎沸的翼兽们掷在芩灵山脚下早已堆好的干草上。“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远方的翼兽观察到雨过春笋般迅速生长的浓浓黑烟顶破地平线的情况后——滚滚升腾的黑色烟竹即便在夜晚也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纷纷效仿点燃草堆——法瑞领地上多出了一条逶迤蜿蜒的火焰长蛇,这条冒着滚烫烟尘的火焰怪蛇几乎将半个伊克斯平原包围。


    草原某处。“停下来!不要点火!”一只带着防护装甲的翼虎掀起面罩,大声吼道,“这是咱们大家的家园!不要破坏啊!为什么要闹事放火呢?”“去你的!我们在自己的家园都吃不饱,这鬼地方!”在火墙后面的一只翼狼愤然骂道,拾起一块准备好的碎石,向声源处狠狠砸了过去。火焰那头立刻有兽惨叫哀鸣。“不要向执法人员投掷石头!否则我们将采取必要手段!”这次声音是多个喇叭发出来的。“兄弟们砸死这群芩龙的爪牙!”一只翼狐向对着火墙掷出石块,厉声呼吁大家反抗。“打死臭跟班呀!”“爪牙去死!”“哦吼!”“呼哈!”翼兽们疯狂地投出一块又一块石头,嘴中还喊着各式各样的口号。“如果再进行攻击,我们将依法进行还击。”对面似乎在做最后通牒。“依你妹!吓唬谁?”一只翼狼嘶吼着嘲讽道,前爪用力扔出一块菱形岩石碎块。咻咻咻咻!几道蓝色风刃飞出浓烟,其中一个直接将翼狼的刚举起前爪削断,狼爪带着一条血带飞向翼狼身后,伤口附近的狼毛瞬间殷红一片。其身后写着“求食 求权 求自立”的黑色旗帜也被斩倒在地。翼狼痛苦的握住断口下端,强忍痛苦怒骂道:“可恶的畜生!翼兽和芩龙都将抛弃你们这群蠢货!下地狱去吧!”咻咻咻!更多的风刃袭来,翼狼不慎被斩断了半个脑袋。狼头抛了出去,翼狼的身体跪坐在地,脑袋与爪壁的动脉喷射出几股血泉。翼狼身后是他的一只前爪子和半块头颅。翼狼的三部分都在缓缓扩张的血泊中浸泡着,一条生命就此逝去。

    红炎依旧无情的燃烧着,干草和木材在高温下化为灰烬,噼里啪啦的不停作响,炙热的烟粉在空中飞舞,火星从干柴中向四周蹦离。空气中弥漫着愈加浓郁的刺激性气体,反抗的翼兽们捂着眼睛与鼻子离开原先靠近火蛇的位置。“他们下杀手啦!有狼已经死了!”一只翼狐哭泣道,“他们真要我们死呀!”“是风刃!翼狼族特有的法术!对待自己同族也如此狠心!我们也来反击!”一只翼狼愤慨的吼道,随即念动咒语,许多蓝色光束从翼狼全身脱离,汇聚在翼狼的前爪之上,翼狼用尽全力将蓝色刀刃甩向烟火对面。嗡嗡地,一道寒光飞入火墙消失在浓烟之中。“快躲开!”一只武装的翼狐吼道,双目紧盯着乍然而现的巨大风刃,他骤地扑向空中,左爪将枪械抵在胸前,右爪将防爆盾牌挡向风刃。嘭的一下,翼狐侧身被击中,翻滚着重重落地。“这么巨大的风刃!暴徒太嚣张了,我们不过随便丢了几道而已!他们就起了杀心!”一只带着面罩的翼狼奔向倒地的狐狸,心中窝火愤懑,咬牙切齿的骂道,“兄弟们!我们不需要对暴徒们留手了!打回去!”侧卧在地的翼狐咳出几块鲜血淋漓的肉团,身旁的盾牌向内凹陷,枪械前端的护盖直接弯曲了。一只羽翼被整个削去,蓝色的羽毛被鲜血染成紫红色——命有可能保住,却终身不能飞翔于蓝天白云之间了。

    翼兽们开始互相使用法术进攻,抗议队伍中一只翼虎红着眼眶嚎叫着,丢出四个小火球。正双爪举过头顶努力聚集第五个大火球时,几道绿光逼近,翼虎来不及躲避,便被标枪刺穿。数量庞大的标枪直接湮没了翼虎,一些标枪直直钉入岩石,消失后留下可怖又深邃的窟窿。翼虎倒在草地中,躯体几乎无一完整之处,满身的血洞哧哧地冒着鲜红的液体,翼虎的躯体时而抽搐一下,硕大的尾部因痉挛而抖动。一只武装的翼狼转身躲过风刃,刚要放松心情就感到背部一阵剧痛,随之一股焦糊味席卷而来,翼狼痛的大吼,连忙脱下滚烫战甲,带着背脊的一层皮肉丢在身下,翼狼感到背部火辣辣的疼,他强忍着泪水,低头去捡丢在一旁的防爆盾。乓地一声,翼狼的头盔飞离头颅。迷眩中翼狼回头看向已经被劈的变形的钢盔,滋啦一声,恍惚间翼狼又感到脖子一痒,蓝色的风刃从身体穿出,簌簌地消失在夜色中。此刻瞧向头盔却多出许多洒过去的血点,翼狼闭上眼睛,头颅顺势掉落,骨碌碌滚在头盔旁,颈部切口出涌出大股鲜血,身体随后向侧面倒下……


    「赵郇」在高空中冷冷地观看着草原上的血腥惨剧,摇了摇头。他无意间向北转头,赫然察觉芩灵山脉火光冲天,震惊之余发出震天龙吟,立即加速飞往芩灵山脉。“你们快停下这种违法暴行!没有政府批准的游行行为是非法游行!何况还在放火烧山!”一只灰头土脸的翼狐吼道,伸爪脱下面罩,薅下几根已经烧成黑团的毛发,摆动毛茸茸的前臂指挥身后的翼兽扑灭火焰。“饭都吃不上!还遵什么法!你他妈让我们自己乖乖饿死吗?”一只反抗队伍中的翼虎愤然怒骂。“说的好!芩龙去死!芩龙的爪牙也去死!”一只翼狐附和着大骂。狼大望着怒号嘶吼的同伴,心中却感到莫名的惊悸。希望一切都顺利吧!他静静地为翼兽族祈祷。“咿——嗷!”远方传来震耳欲聋的龙吼声,在场所有翼兽都吓的仰视天空浑身炸毛,可均寻不到声音的主人。轰隆!芩灵山脉燃火的树木纷纷倒地,冒着烈焰的干草木材从山半腰萧萧地滚落。众兽惊慌地紧盯半山腰浓烟弥漫的位置,这个吼声的主人居然有能力使芩灵山脉毒燎虐焰之处被顷刻间偃息如初。

    “谁,负责平息这厢的动乱啊?”灰土浓烟中徐徐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众兽只感到身上好似突然压来一块大石头,难受至极。“是……是我。”那只负责指挥的翼狐咽了咽口水,对着浓烟回复道。“那下次一定要更加迅速地制服暴徒啊!”紧贴翼狐耳边传来相同的声音。“这……”翼狐栗栗危惧,眼球瞪大的要挤出框去。他迂缓地转过头,迎面正对上巨龙黄金色的竖瞳。众兽与翼狐一同寒毛卓竖地立在原地,他们齐齐仰望这坨惊现在前的庞然大物,呆若木鸡而不敢有丝毫多余动作。

    “谁下令点的火呀!”「赵郇」抬起巨大的头颅,扫视着火墙的另一端翼兽。反抗队伍里的翼兽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无形的大手捏住一般,全身的血液难以正常流淌,视线逐渐模糊起来,几只翼兽甚至开始咳血。“是我。”狼大站在石头中央,摆出翼狼进攻的姿势,毫不畏惧地凝睇那绿山般的骇人巨兽。“有意思。而且很精致……桀桀……”「赵郇」闭上眼睛,龙口微张,开始怪笑,黑夜中银白的利齿格外扎眼,让翼兽们看得胆战心惊。忽然,笑声截然而止,绿龙再次隐没在原地,同时横亘在双方之间的火墙瞬间熄灭。众兽又是一脸茫然的四顾左右。“那,你做好被处罚的准备了吗?”狼大听到背后传来绿龙的声音,震惊之余顺势向背后投出一上一下两道凌厉的风刃。

    “真漂亮的动作啊!不怕我,而且有如此柔顺的皮毛……”狼大耳边响起绿龙的慨叹,还未继续发起攻击,便感到天旋地转,仿佛身体被巨木砸压在地。「赵郇」伸爪弹飞风刃,并压下前爪制服了狼大。他仔细端详了大翼狼一会儿,随即发布命令:“采取一切手段在天亮前平息动乱。如有负隅顽抗者,可以使用枪械射击。”话音刚落,绿龙就携着狼大隐没在黑暗之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