芩灵

战争 | 天使龙教会⛪

时光易逝,五百年前正邪大战,踏江山纵横,看遍英雄豪杰。 岁月匆匆留不住,世事寥寥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暴乱前夕

芩灵 by 天使龙教会⛪

2020-8-21 13:44

  第二章·芩灵山众生相

向着伟大道路前进(其二)



    三日前,灵天湖畔,傍晚。

    “我们到底怎样行动?武力斗争还是……”一只翼狼试探着问到。“这群可恶的龙,不知道为什么连上周的生活物资也不发了。狼大,我们这边也是忍了好久了。村子里的狐民都要互相撕咬吞食来缓解饥饿了。”一只翼狐略带愤怒的说。“狼大,带领我们翼虎跟他们拼命好了,他们不也是造反上来的吗?我们翼虎也是忍了这些混账东西好久了。自从领袖去世了,他们好似变了个龙,愈发不在乎我们了。”一只翼虎暴躁的讲到,“反正我们要是活不下去了,就和他们拼命!早晚要被以各种理由吃掉,还不如马革裹尸,为兽除害!”“真是忍不了了!干他丫的!”“芩龙也是巨龙!巨龙就是统治阶级的化身!团结一致,鞭挞他们!”“三大诉求,缺一不可!”“诸位的话,我听明白了!大家都有坚定的信念,狼感激不尽。既然大家都忍耐不下去了,那么我们就要武装斗争!我们翼兽族当年和这群芩龙一同赶走了侵略来犯的魔龙,那我们也有力量赶走这些过去是,现在也是侵略者的芩龙!我们要活在独立自主的,属于我们芩灵翼兽自己的国家!”被兽群围在中心的大翼狼铿锵有力的宣布着,他的目光坚定,怒视着芩灵山的方向。“自由天诰!兽族辉煌!独立翼国!赴死不降!”不知兽群中哪里有兽喊了这么句口号,围绕着大翼狼的翼兽们的激情既被瞬间点燃,他们整齐大吼口号,热泪盈眶,似乎身上的喉咙已经不再属于他们自己,而是属于那个美好光明的翼兽族的未来。


    法瑞领地位于亚利克斯大陆的中央,较凶猛的翼兽多居住在此,相对的,较温顺的食植性翼兽多居住在北潸灵领地。领地中的翼兽比例较大,由是芩龙们聪颖地采用了建立少权式地区政府的措施,即地区政府行政司法权利受中央联邦政府掌控,联邦政府可以直接撤消地区政府的行政职能。法瑞领地中除了生活着芩龙,还有翼虎、翼狼、翼狐三种翼兽。这三种翼兽的生理结构十分类似,只有体型、翼长和面部、爪部存在明显的分别。翼虎的体型偏大,羽翼宽而短,翼二头肌、翼三头肌最为健硕,长短距离的飞行都很在行,面部的胡须短、耳廓小,其掌部宽厚有力,爪子坚硬而大,搏击能力强。翼狼的体型中等,羽翼最长,适合快速的短距离飞行,其面部无胡须、吻部最短,眼睛大、耳廓中等而多毛,爪子尖锐而宽、肉垫厚实。翼狐的体型最小,翼长中等却占体重比例最大,擅于长距离飞行,面部附长胡须,耳廓又大又圆、吻部长,爪子利而小、爪趾圆而小。


    这只被称为狼大的翼狼在兽族中也是少有的俊秀。他是一只身披蓝色色调软毛的体型偏大的翼狼。他的瞳色为淡黄色,一双眸眼炯炯有神,头顶的毛有倒三角状图腾——族群首领的标志。小巧的湛青色兽角安在图腾两边,可爱至极!青藤色的鬃毛附在他的背脊上,一直延伸至尾端的毛蔟。翼狼的尾部长度超过身长的一半,有月牙状花纹对称排列在其上。羽翼丰满,深蓝色的肩羽(与肩相连)和小复羽(翼骨上的)密而厚,淡青的三级飞羽(最靠近躯干)发达,与淡紫的初级(最外侧)、淡蓝的次级(中间)飞羽平分秋色,即羽翼横向分为三段。由此可见,芩灵山上的翼兽和传统意义上的兽有着天冠地屦的差别。他们的外表又神似毛绒绒的龙族,因而外界通常管这些芩灵山上的翼兽称作「毛亚龙」。


    狼大待翼兽们冷静下来,挥挥毛茸茸的狼爪子,后腿发力,倏地蹦向空中,三色的羽翼展开。他徘徊在翼兽们的头顶,声如洪钟:“族属们,我们在三天后,就去联邦政府游行!如果这些芩龙们死不悔改,不肯改正对翼兽的态度的话,我们就发动独立战争!而游行可以为我们后续的行动提供充足的准备时间!诸位先收集树枝、干草之类的易燃物,大石块、粗树桩之类的障碍物,我们在接下来的三天内一定要布置好!此后一切行动我均会派信使通知各位。”听罢,翼兽们立即四散奔走各自完成任务去了。

    狼大仰头嚎叫,声音嘹亮而富有生机,在草原上回荡不绝。这似乎是一种发泄,发泄多年的隐忍和愤恨,又似乎是一种宣战,即对自己也对芩龙。广阔的草原上刮来凌烈寒冷的风,冲散了可以穿云碎石的阵阵狼嚎。它在草地上吹出条条惊涛骇浪,却只能在狼大身上吹出一片片软毛波浪,狼大闭上双眼,扭头避过正面袭来的冷风,心有所思,静谧不语,随后毅然飞往了自己的居住地。


    荥狼村中央的大树屋内,一只黄色毛发的翼狼靠在木质沙发上对着正观看电视节目的比她体型大一圈的蓝色翼狼说:“蓝菱,咱们的儿子最近是不是在组织什么事情啊?最近几周回家太晚了。”“黄祁,你管那么多干嘛?他已经代替我作为新的首领了,他自有打算,已经是个成熟的狼了。”蓝色皮毛的大狼抖了抖耳朵,依旧看着电视中热播的电视剧——带着红袖章的芩龙正语重心长地劝说翼兽们一同反抗魔龙的侵略。嘭!木门突然被推开,狼大缓步走进门来。“混账!怎么又不敲门!”蓝色的大狼头也不回地吼道,“你要注意小节!以后再这个样子你就领导你自己好了!没规矩……”“他爹,孩子这么晚回来就是听你批评的?”黄色的翼狼不满的嚷道,又关心看向门口不知所措的狼大。狼大露出一副窘态,开口便含含糊糊:“父亲、母亲,最近三天我可能回不来了,我在组织翼兽们……干点事情。”“干什么?还不对我们明着说?是要和电视里演的这个一样,组织群众抵抗恶龙呀?”蓝色的翼狼冁然而笑,他的羽翼都跟着节奏抖动起来。“是……”狼大显得十分尴尬,尾巴软软地耷拉在地板上,嘴中小声嘀咕着。“嗯?你说什么?”黄色的翼狼暴起而飞,落在狼大身边,语气多了几分责怪:“你要……带领翼兽造反?”“妈,也不完全是……我只是想示威一下……”狼大赶忙解释,尾巴在地板上滑动着,差点碰倒门口的小木柜。“年轻胡闹呢?你咋不武装夺取政权呢?”蓝狼依旧在看电视,但语气严肃了许多。“如果这次他们还不发粮的话,我们会进行武装斗争的。”狼大煞有其事地说,“现在正在准备阶段。最好能三天后开始行动……”“上头了?年轻就可以胡做非为反抗政府啦?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些芩龙们对待咱们比以前要好的太多了?”蓝色翼狼提高了说话的分贝,打断了狼大的发言。黄色翼狼扭头责备道:“菱!你能不能好好和孩子说?”“咱们的国宪可写着‘一切芩灵生命平等’的,芩龙对咱们好是义务……”狼大试图说服父亲。“世界上哪有真正的平等。某种意义上,芩龙可是保护翼兽的英雄。”蓝色翼狼关掉了电视,依旧只向狼大留下沙发靠椅上的半个背影。“英雄把他的子民当做食物?我们翼兽也是为了国家付出过巨大代价的!”狼大也有了几分火气,泪眼汪汪地望着蓝色翼狼的背影。“你倒想不被吃掉!没了芩龙你就可以逃脱作为小型生物的劫难啦!”蓝色翼狼转头瞪了狼大一眼,回头打开了电视,抖了抖羽翼,缓缓说道:“你没见过几只芩龙吧!其实等你看见了他们真实的样貌,也许就不会这么反感了。”狼大抽泣起来,黄色的翼狼上前握住狼大的前爪,苦口婆心地劝说道:“紫漓!你别和你爸吵了,你年轻,有些东西需要经历才知道。上位者也很不容易,现在我们享有安宁的生活也不是靠这些芩龙吗?”“不可理喻啊!抱璞泣血呵!这世界上不还有仅由人类、精灵、兽人组成的国家吗?你们老一辈首领都什么态度?这如何能使我族兴旺呀!我可以因斗争而被龙吃掉,但不会,也不肯乖乖的爬进他们地狱般的!邪恶的!泛着我同胞血肉腥气的口腔!”狼边大哭边吼着,抽出前爪,推门而出,后爪发力蹬地,飞往狼村郊外。

    “祁!你就惯着他吧!紫漓,你这白眼孩子!你算老……”迅速离去的狼大只听见了父亲开头的几句怒吼,便离开这片伤心地。飞离村庄的他在山地草原的一块巨石后椎心泣血的流泪。狼大感到自己心里有莫大的委屈,身体翻滚抽搐不断,时而展开羽翼用力蹭着嫩草,时而对着巨石又抓又挠,甚至用嘴咬下几朵矮小的野花,嚼烂后吐在地上干咳。狼大仰面朝天,天边星河璀璨,月色如钩,微风拂面,空气清爽。狼大从而感到身心轻松了许多。他不禁心想:妈妈会担心自己吗?自己离开时是否对她太粗鲁了?回去道歉?还是……算了吧。狼大思考片刻,想象父亲发怒的样子出现在眼前,他便决定抗议结束后再回家。最重要的,那两本小红书上的内容还需要回忆几遍——令兽愤怒的第一本,令兽感到希望的第二本……哦!对了!母亲最喜欢灵天湖边的龙血芩兰,自己要记得采几朵。

    此刻的草场上鸦默雀静,狼大歇栖在石头上,天空中月亮形如草镰般尖利,伴随它的星星没有闪烁,茂密的繁星组成了一张大网,笼罩在草原上空,星空的颜色有些偏紫,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绯红鲜艳,数颗流星划过夜空,或快或慢,或停或驻,在绚丽的光彩中留下一道道银痕,好似刀光剑影,弹雨枪林。“繁星珠结网,片月玉为弓。”星网极慢地旋转,仿佛没有等待到令它心满意足的猎物而迟迟不动,它并不为此感到着急,只是一昧地窥伺着,好像胸有成竹,只欠东风了。


    两日前,联邦政府,黄昏。

    一只紫色的巨龙睡眼惺忪,懒洋洋地躺在黄金制成的镶着七彩钻石的巨型沙发上。紫色芩龙用尾巴小心翼翼地卷起面前黄金办公桌上一个精致的黄金雕塑,轻轻地放在胸前,前爪抓住底座,伸到面前仔细地把玩起来。黄金雕像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芩龙,它后爪着地,尾部同样提供支撑点,双翼向下微展,前爪分别握着锤子与镰刀,高高举过头顶,它斜向上怒视着前方,视线穿透锤子镰刀之间的空隙,口中稳稳衔着旗杆,党旗飘荡在龙翼之上。紫色巨龙正陶醉在这个精美的艺术品中,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敲响了。紫龙抖了抖毛茸茸的耳朵,调整身姿飞跃过办公桌,在落地前翻身随爪将雕像掷向办公桌,与其同刻稳稳降落,一气呵成。紫色巨龙落地后舒展身体,顺便回头看了办公桌一眼。“「林瀣甍」长官,您在吗?这里有点紧急情况需要汇报一下。”尽管门外面的声音十分恭敬,但还是令「林甍」挤了挤眼睛。自己昨天工作到凌晨,怎不见得有兽汇报工作呢?非要到有空休息时打扰自己!如此办公,真是吃掉算了。紫龙「林甍」爬到镶金的大门后面,静静地等待着门外的下一步动作。“长官,很抱歉!真的有很紧急的情况……”门外的声音略显急躁,却依旧很克制。“闶,你这么捉急是知道我十分饥饿吗?那就洗干净再进来吧。”「林甍」幽幽地说,眼神里充满了戏谑。“长官我……”门外的家伙打了寒颤,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我……”“进来!”「林甍」打断「闶」的回答,爬走向办公桌后。“是!”一只紫红色的翼狼谨慎地推开门进入办公室,并缓步跟随着「林甍」爬到办公桌前。“闶,有什么赶紧说,浪费我的体力就拿你补充。”「林甍」没好气的说,低头俯视着红色翼狼,伸出蓝色的舌头舔了舔爪尖。“有翼兽疑似组织不明活动……”「闶」缩成一团,仰视着紫龙瑟瑟发抖,“好像要……要造反……”“你是真想被我吃掉!好好说话!”「林甍」将头颅放的更低,龙吻探前靠近红狼,故意将热气吐在翼狼毛茸茸的脸上,随后淡然地问道,“这种重要的事情!唉!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一定是咱们没有及时发粮的缘故……有些村落似乎出现了同族相食的惨案。”「闶」毕恭毕敬地回复紫龙。“明明我让他们发粮了!闹成这样,我很痛心。这几天不必给我送饭了,我需要饿几天。”「林甍」叹了口气,侧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雕像,摇头感慨,“红闶,你不必再配合我而装的楚楚可怜了,你算是跟了我几年。我知道你的内心渴望被芩龙当做食物,但故意瞒报情况而因此获罪被吃掉,这种方式有些太不负责了。你除了是我的秘书,也是一个党员啊!”「闶」紧压着内心的喜悦,颤抖地仰头问:“您决定让我作为您的祭品?”“不,你这次真的很过火,我们毕竟是为了芩山生灵服务的。正如往常一样,我不会吃掉你的。还有……你自行去党检委报告吧。”「林甍」不怒自威,语气略显纠结和无奈。“我没有瞒过您,也没有背叛党员的身份,是……”「闶」神色慌张,双爪扒在桌边,连忙辩解。

    “是我要求的。”一只绿色的芩龙推开金门大步爬进办公室,瞟了一眼蹲坐在一旁翼狼,便面带笑容地对着「林甍」说,“不要怪这只小狼嘛,我命令他不要说,可他还是偷偷汇报了。你还不满足他,唉。我替你好了。”「林甍」厌烦地腹诽不断,宁心静默了一会儿,冲着翼狼开口说到:“红闶,你先出去一下……”“我要吃掉他,他,不必走了。”绿龙打断了「林甍」的指示,淡紫色龙瞳中燃烧着暴戾恣睢的黑灰色火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