芩灵

战争 | 天使龙教会⛪

时光易逝,五百年前正邪大战,踏江山纵横,看遍英雄豪杰。 岁月匆匆留不住,世事寥寥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真实身份

芩灵 by 天使龙教会⛪

2020-8-10 03:29

  第一章·芩灵山

励志要当旅行家(其二)

     


    黑暗来袭……「林霉」被瞬间笼罩,小屋内部和巨龙一同消失在黑幕之中,「林霉」不禁大叫:“怎么回事?你要干什么?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林雷」在暗中摸索,希望找到一面墙——贴墙走可以使龙更有安全感。然而「林霉」却踩到了几片硬硬的东西,以爪垫的触感判断,这是金币。作为一条巨龙,「林梅」当然对此类触感烂熟于心。他下意识低头,「林霉」出乎意料的发现,他居然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这几枚金币安静的躺在石头地板上。桑荫未移,只待「林霉」抬起头时,他已然回归到那个他朝夕共处的山洞里——他的小窝。

    “活见鬼!得换个家了!”「林霉」恐惧不已,“哎,悔不该总是研究这些类东西呀。”“小家伙~我还没走呢。”又是那个声音,那个触动了「林霉」脑海中恐惧之弦的声音。「林霉」惊诧于自己的平静,似乎自己已经适应了。他转过头来,瞪大着龙眸,倒要看这庐山真面目。“这就是鬼呀!”「林雷」惊呼,“真得搬家啦!”面前的这只龙,姑且称之为龙吧,他堆在山洞的角落里,既像黑雾又像黑影,阳光从山洞外面射进来,却在其身周被吸收掉,形成诡异的昏暗。

    “我就是鬼——这儿的幽灵。我死在这里,带着那时记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鬼龙缓缓站起,像是一坨影子缓慢地塑成了龙的形状。“哎我去!还承认了~”「林霉」面色如土,大哭着说,“我还是头幼龙啊……别附我的身,也别偷我的魂,更别找我做替身啊!”“你这家伙表情丰富,确定只是幼龙?”鬼龙调侃道。“我表情丰富,不是我的错呀……谁叫我总读书啊。”「林霉」抹了抹泪水,继续说,“历史读多啦,龙自然也就沧桑了。”“噗哈哈……你这小家伙有点意思,我喜欢。”鬼龙忍俊不禁。“你别中意我啊!我还想活着……呃……”「林霉」哭的有些猛,禁不住打起嗝来。

    “你见过我了吧?”鬼龙话锋一转,黑洞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甚是吓龙,“就是我生前的样子……”“看见了……求你放过我……”「林霉」哼哼唧唧,连轴三下鼻子,方继续说道,“我是只好龙,我也没杀过生,肉都是我领的,你放过我,我就吃素积德……”“龙不吃肉怎么活?我不要你的命……我是想让你成为旅行家。”鬼龙先是戏谑的笑了笑,而后郑重地讲道,“我是鬼魂,不能离开我的寄身物太远……所以我想让你带着我到处走走,我想再看看这个世界……我还有夙愿未了。”“所以你阴魂不散……我劝你放下执着……”「林霉」停止了哭泣,把尾巴伸到自己面前,抬爪指向套在上面的黄金首饰——刻满了代表某种含义的花纹,他顿了顿说,“还有……你寄身于此吧?我还奇怪这个为什么突然带在我身上。”“一听没危险了就开始皮,不过很聪明。”鬼龙甩甩尾巴,对着「林雷」耸耸肩,肯定了其判断。“我可是知识分子”「林霉」骄傲的说,“他们在玩物丧志时,我可是‘十五颂六甲,四十读百家’呢。”“既然这样……顺便一提,你喜欢听我说说那段历史吗?”鬼龙展开龙翼,抖了抖身子,没有理会「林霉」的回应,开始了他的讲述,“曾经芩灵山只有兽族……”


    是的,那个时候芩龙不在这里,所有的龙都住在「衔天帝国」——把天都含在嘴里的帝国。那时还有龙族们共同认可的龙皇,后来帝国倒了,被一群喊着要自由要权利的龙族推倒了。公认的龙皇没了,国家就分裂了。大部分龙族都是有自己想法的,而且他们有能力去实现它,没了统一的思想,国复安在?这时,一部分龙族希望重建封建帝制,另一部分要求进行共和治理,就是由一群龙代替一只龙管理国家。事与愿违,与那些真诚的革命者预料相反,他们的共和,办事效率不及以往,内部斗争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愈演愈烈。寻根问底,他们不过是借助科技的更迭才成功的——因为一群精英总比单个皇帝点子更多,对于科技的发展更有利。后来由于过多的精英只顾享受,个个都过着皇帝般的生活,使得部分龙族心灰意冷,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家乡去建立自己的栖居地。芩龙就是那个时候来到芩灵山的,芩龙的祖先是一位立国武将,他带领者他的跟随者们来到了芩灵山定居。因为这里不但景色怡龙,而且食物充足——原住民就是食物。这时芩龙族只能算是一个部落,没有系统的管理体制。而后,世界战争爆发了,共和制也垮了,右派与左派开始了长达600年的斗争。所有的种族都被迫拿起武器,参与这场明明是龙族内部斗争的闹剧。“寰宇何事,只成龙门私计?”此言一语中的啊!血雨腥风之中,一个个不同种族的国家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天亦有情,苍生哀嚎之际,一个新的思想体制诞生了!它团结了一切亡国的苦命生灵,建立了唯一一个可以有效消除个体间、种族间隔阂的新生国家。“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仅仅成立不到十二年,它的子民就打赢了看似实力悬殊的抗魔卫国之战。这个国家的建立与辉煌深深震撼了龙族——史上第一个非龙族打败龙族的国家,左派巨龙纷纷效仿建立相应政权,终于迅速地结束了这场战争。

         

    “我知道的!那个国家叫「共维特社会主义大联邦」!是由「共维党」这个国际共产党领导的嘛。现在还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据说哪里有人类、精灵和兽人之类的各种各样的种族呢!”「林霉」接茬道,“我们也是共产党领导的呢。”“咱们是个修正主义泛滥的国家,还哪有什么共产党?”鬼龙似乎很在意,语气加重了许多,“把原本同样被发动起来的兽族党员都吃掉了,还抢走普通兽族的参政权利,哪里有什么无产阶级治理呢?只有资产阶级专政。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可是我们还是集体管理呀!资源都由党政府统一管理分配呀!”「林霉」十分不解,便开口询问,“这是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你看看你的小窝,有这么多金币对吧。”鬼龙指了指地上的几枚金币,又看向那一堆金币,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不是私有财产?这么多金币在个体手中,还有什么共产可言?”“货币在这里没有价值,我也花不了啊?”「林霉」仍然一头雾水。“首先,金币是钱,不是那种被政府赋予价值的货币,那种货币只能代表钱。其次,为什么不同样给予兽族们金币呢?”鬼龙冷哼道。“因为兽族们不需要睡在金币上啊!”「林霉」茫然地望着鬼龙,他根本不理解鬼龙的意思。“你若是离开这里需不需要带上金币?”鬼龙反问道。“当然要带了,其他种族认金币呀!”「林霉」坦然应答。“那你若需要金币呢?”鬼龙进一步引导。“直接去金库拿,因为我是芩龙。”「林霉」平淡地说。“那兽族要离开这里呢?”鬼龙继续问。“他们需要申请资金,待芩龙们……不是,是政府开会同意了,就行……”「林霉」似乎明白了什么。“如今,兽族还敢去找芩龙?直接就当成零嘴吃掉了。”鬼龙愤愤不平地说,“芩龙们掌握财富和大部分生产资料并对弱势的兽族进行高压统治,这不是资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敢问,鬼龙大哥何方神圣?”「林霉」试探着问。“鄙龙「耿离雷」。”鬼龙行礼并回答。

    “你……您是开国总领「耿离慝特」?对不起,对不起,小龙有眼无珠,言语多轻谩,请您恕罪……”「林霉」立即趴下,收拢翅膀,拱尾低头,以示对「慝特」的尊重。“小家伙,你怎么能如此轻信他龙之言呢?”「慝特」打趣道。“那个黄金首饰里的法雷能量十分剧烈,而且同属法雷一脉的我也用的上,这也是我感到尾巴异常却没有查看的原因。”「林雷」把头低的更低了,小声恭敬的讲,“您说自己是「耿离雷」,肯定没错,这种强烈的自然力必然属于那个伟大的法雷修行者,伟大的引路龙,伟大的共产主义者,伟大的领袖……”“起来吧孩子,我已经逝去了,我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世界将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一代。”「慝特」摇摇头,讲道:“他们净教你们这些名号了?唉,终究是赢了战争,变了颜色。当年那位巨人就说‘剥削者未必是巨龙,但巨龙是天生的剥削者’。那时,我还努力证明最富有正义感的芩龙不会背叛他的群众……导师就是导师,我还需要继续学习。”

    “小家伙,请问你什么姓名?”「慝特」问道。“小龙叫「林霉」,学的是「离天雷」。”「林霉」仍然不敢抬头,毕恭毕敬地回应。「慝特」慨叹道:“你很优秀啊,「林雷」。你是「星空芩龙」啊,希望你永远记得我们「星空芩龙」的誓言——吾愿将吾生奉于芩山,数护信吾之兽族,不辞辛苦劳累,乃至付出性命不可令于敌友间失一毛发。敌族犯顺者屠之,同族犯禁者亦戮之,已报天地之厚,国家之德,众兽之恩……”“以效神祇之义,祖师之道,众生之心。今以誓下,若有违背,速从发落,无怨无悔。”「林霉」听到了「慝特」的抽泣之声,触动之余,也好似能微微体会到这位历史巨擘的悲壮,便不知不觉中跟随背诵誓愿。

    「星空芩龙」是一支被兽族崇拜的芩龙修行者队伍,从小便在「芩灵山宫」中学习修行,以便日后与恶魔对抗保护世界的秩序。而其中「潸」字族是「星空芩龙」中最有权势的一脉,他们天生灵力就超出同辈,而且悟性极高,与魔龙的对抗中曾出现的6大龙族高手里,「潸」字族就占了4个。可惜日中则昃,在那龙族第二次全族范围的内战之中,「潸」字族中出了个叫「文灵」的极其出色的修士,他就是日后的魔龙王,如今的「光穹龙衔天合众国」第一总统。「文灵」将自己的「潸」字同族悉数斩杀,「慝特」作为曾经「文灵」的师弟,竞也被其重伤。此后,芩龙和芩山众兽族联合「共维联邦」一同将「光穹魔龙」打退,便形成了如今两级争斗不休的世界格局。「光穹魔龙」是响应「龙统派」号召聚集在一起的,前身是右翼龙族,其中各色龙种都有,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异常强大”,也正是因为比一般的龙(龙就很强了)强很多,他们就荒诞地认为自己可以不接受任何法律规则的束缚,可以自由随意的享受龙生,不去考虑他人的感受,他们时常纵容自己的恶行恶念,不愿反思自己,更不愿同情那些相对弱小的生物。 不过,魔王也是他们之中选举出来的,这群恶魔居然也懂得民主选举。


    “你是否愿意带我去那边的世界?”「慝特」拭去泪水,问询并征求「林霉」的意见。“太好了,这是我的荣幸!”「林霉」迅即起身回答,此刻看向这团“影子龙”,好似发生了些许变化——由原来的吸收光华变成了发散光辉,尽管彼光茫「林霉」未必观察的到——但那一定是伟大的光。“你不必担心耽误修行,我会把我修行的法雷术「霓雳雷霆」授予你的。”「慝特」对「林霉」做出承诺。「林霉」强忍心中的激动——毕竟那是法雷的最高秘术,当下几乎失传了。“那,我们第一站去哪里呢?”「林雷」兴奋地说,龙尾在身后不停摆动。“去伟大的「共维联邦」。”「慝特」没有丝毫犹豫。“真是不出乎龙意料呢。”「林霉」让「慝特」携上几大块黄金,爬向洞口,准备起飞,“主席大人,请允许我献丑为您表演完美规避空中守卫巡逻的节目。”“「林雷」,你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猜到了我能以这个形态携带物品进入震阳木镯中。”「慝特」抓过「林霉」指示的金块,闪现一刻,在原地消失一刹,再出现时爪中已无金块。“只有我能够使它内部形成空间,在你面前它不过是个可以借用能量的器皿罢了。”「慝特」对着「林霉」笑了笑,视线温柔地扫过金镯子,略微停顿道,“这不是金子,而是共鸣龙的家乡中的一种树髓做成的。这个镯子是一只共鸣龙送给我的……礼物。由于我曾把自身的能量储存了一部分在里面,所以我才能以这种形态居住在其中,也许等这个意识消散了,这个内部的空间就会消失吧!”「林霉」在一边乖巧的听着,没有发言。“「林雷」,我看你也很疲惫了,咱们休息到晚上再出发吧!”「慝特」和颜悦色地对着「林霉」说到。「林霉」点了点头,爬回到金币堆旁,趴下来闭上了双眼。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曾几何时,月亮开始了她的晚间工作。月光娇弱,只能照进半个洞穴,「慝特」趴在洞口,望向星空,若有所思。皓白的月光将这团黑影龙涂上了淡淡的蓝色。“朠,你看那天边的月亮,和你身上的光一样朦胧啊!”“靁,你的鳞片在月光下也发光呢,一闪一闪的!”“你和月亮一般的洁白无瑕,我看到月亮就想起你……”“那你一定要做我唯一的星星哦……”「慝特」泫然欲泣,却被身后的异响打断。「林霉」晃了晃脑袋,缓缓从金币堆中爬起来,舒展龙翼,略带慵懒地问:“咱们现在出发?”“好吧!那我先进到镯子里!”「慝特」消失在原地。“芩龙开路!一路顺风!”「林霉」又如往日般活泼开朗,他振翅高飞,冲向远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龙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